第四十九章 我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陈阳板着脸,看着吴天:“你搞开发,就是强拆强赶,暴力胁迫吗?”

吴天一愣:“哥,这话从哪说起?我什么时候干那种事了?”

陈阳用眼神示意站在旁边的钱远程,语气十分冷漠:“这位钱总你认识吗?”

吴天转过头去,钱远程脸色已经比猪肝还难看,强行挤出一个笑容,点头哈腰的道:“吴,吴总好!”

吴天打量了一下周围拿着钢管的一群人,又看看地上坐着的闫亮和旁边神情忐忑的李晓婉,顿时明白了。

“呵呵,有意思!钱总,你带这么多人,是打算要袭击我哥吗?”

钱远程忙不迭的摇头,额头上汗水流出来了:“没有没有!都是误会!我真不知道这位是您哥啊!”

他转身望向陈阳,满脸哀求之色,眼神中透露着深深的懊悔,说话都带着哭腔了:“这位……这位爷!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计较!我跟您赔不是!我跟您这位朋友赔不是!”

说着,钱远程弯下腰,冲着陈阳一躬到底,又转身面向闫亮和李晓婉,也鞠了一躬。

闫亮和李晓婉已经惊呆了,他们心中震撼的同时又十分好奇,这位开着保时捷来的人是谁?为什么钱远程一见到他就怂了?而且看起来,这个人的身份地位,似乎比陈阳要低啊?

陈阳脸色并没有好转,而是冷笑一声:“我之前说,代价你承受不起!你并不相信,现在又说是误会?怎么,我是吴天的哥,这事就是一个误会,我要是一个普通人,这事就不是误会了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钱远程汗如雨下,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陈阳打断了他的话,看向吴天:“不是什么误会,这位钱总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打着世纪金阳的名义,强行赶走这处房子的租户。”

他指指地上坐着的闫亮,说道:“动手打了人,还放狠话要打我。吴天,别人做事我不管,但你世纪金阳开发房产,是不是一直也用这样的手段?”

“怎么会?!”吴天瞪大了眼,脸色十分难看,他转头看向钱远程,眯眼说道:“钱总,你和我们合作也好多年了,是不是经常这么干?难道说,我世纪金阳在外的名声,就一直这么被你败坏吗?”

“不是不是!没有没有!”钱远程连连摆手,肥胖的身体都在摇晃,“吴总!您听我解释,这真的是误会,我是第一次这么干!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了……”

“不必解释了!”吴天冷笑摇了摇头:“我们之间的合作到此为止,正在进行的合作也终止吧!你这样的人我不敢用,也用不起!”

钱远程一下瘫在了地上,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他这些年风生水起,就是因为傍上了世纪金阳这棵大树,虽说鹏程也有其他的业务,跟其他公司有合作,可一旦世纪金阳不再用他,那他的鹏程,马上就会沦落为一家二流建设企业,不,三流都不如!

“吴总!这位爷!”钱远程直接爬到了吴天和陈阳面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这些年发展公司,贷了不少款,您要是终止跟我的合作,我马上就完了!我真的活不下去!我求求你们二位!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们!”

钱远程直接哭了起来,哭的凄惨无比,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胖孩子,看的他的一众手下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之前嚣张无比的光头,此时也是一脸惨状,忧心不已。他平时跟着钱远程,混着一份不错的薪水,出去在外面也人模狗样,很是受人尊崇。要是鹏程完了,那他不过就是一个小混子,谁还能看得起?

陈阳看着钱远程的样子,虽然心中稍有不忍,但却不为所动。

换做以前的他,或许就会过去了。但此时今日,他的心已坚如铁石!钱远程这种人,你看他现在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旦让他重新起势,他还是会出去欺男霸女,不会改的!

吴天唯陈阳马首是瞻,而且他也不满意钱远程用这样的方式动迁,一旦影响到世纪金阳的声誉,那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和损失,绝对是难以估算的。

钱远程在地上大哭无效,光头突然灵机一动,一下子冲到闫亮和李晓婉面前,把俩人吓了一跳。

嘭!啪!啪!啪!

光头一下子跪在地上,然后开始疯狂的扇自己耳光,一边扇一边说道:“大哥大姐!我错了!我不对!我不该动手打你大哥!我求求您大人大量,帮我们说几句好话!您要打要罚,我都认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过来跟大哥大姐道歉!”光头转身冲着身后一众小弟喝骂,小弟们愣了愣神,铛啷啷扔下了手里的钢管铁棍,呼呼啦啦全跪了下来。

“大哥大姐!我们错了!求你们原谅!”一群人跪在地上,就像是喊口号一样集体道歉,这一幕顿时吸引了远处行人的注意,不少人停下好奇的望了过来,伸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闫亮和李晓婉哪见过这种架势,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们此时已经十分听明白了,跟陈阳叫哥这个人,竟然就是世纪金阳的老总!而这位平时不可一世的钱总,此时竟然像狗一样跪在地上求饶。

这帮平时蛮横的不得了的青皮打手们,也跪在自己面前认错!

他们心中既震惊又感慨,还有些慌。

这真要是鹏程的生意黄了,他们固然是不敢对付陈阳,可真要报复他们俩,还不是小菜一碟啊?

闫亮嗓子有些发干,他犹豫的看了陈阳一眼,小心翼翼说道:“陈,陈总……你看这事,要不就,要不就算了吧,行不行?”

“是啊是啊……他们态度挺诚恳的,亮子也没什么事,要不就算了吧……”李晓婉也强笑着,跟陈阳求情。

陈阳看着闫亮的表情,心中一阵心疼。

自己这位同学,当年也是英姿勃发,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可时间和生活磨去了他的棱角,让他变的胆小谨慎,唯唯诺诺。

亮子,我的兄弟,我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