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陈阳本来想拒绝的,他绝不愿意给钱远程这种人机会。

但他读懂了闫亮眼中的哀求之意,以及他看向光头一群人时,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那种恐惧。

贫贱夫妻百事哀,李晓婉之前那么看不起亮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此时却也是小心赔笑,不敢过于得罪钱远程一群人。

普通人面对生活,就是在挣扎前行,每一步都谨小慎微,只是为了活下去。

如果自己不是有个通天的父亲,自己此时的状态,恐怕未必会比闫亮更好吧……

他心中轻轻叹息一声,转头看向钱远程。

“钱总,今天的事,你知道错在哪吗?”

钱远程是老江湖,马上听出了陈阳的话外之意,顿时精神一振,忙不迭的说道:“我知道!我明白!我不该动手打人!我也不该胁迫那个……闫老板!我应该去找房东!陈总,我错了,陈爷!求您给个机会!”

陈阳点点头,道:“行,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但你要明白,你既然和世纪金阳合作,你代表的就不仅仅是鹏程公司的形象。”

他伸手指指闫亮,淡淡道:“你可能觉得他好欺负,但你并不知道他有什么背景,有什么样的朋友!也许你下次欺负的人未必认识我,但有可能人家认识市长,认识大老板,或者有大佬的亲戚朋友!再不济,给你发到网上,找记者曝光一下,你鹏程的形象毁了不要紧,世纪金阳要是因此蒙受损失,能和你善罢甘休?”

钱远程此时才真的有些回过了味来,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他原本只是觉得倒霉,恰好撞到了这位神秘的陈总身上,竟然连吴总都要叫一声“哥”!但此时听陈阳这么一说,顿时十分后怕。

这幸亏遇到的是这位爷,要真是像他说的,遇到了其他某位大佬,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华炎国这些年,一直在严厉打击暴力拆迁,你还如此不知收敛,真的是不知死活。”陈阳看向吴天,神情严肃,“给他一次机会,同时做好监管,以后如果鹏程再有任何越界的行为,绝不轻饶!”

吴天答应一声,对钱远程说道:“钱总,听见没?如果你下次再犯,不光是我世纪金阳不和你合作,我会用一切手段,让你在秦海再也混不下去,你信吗?”

钱远程打了个哆嗦,他当然明白吴天的手段。这位爷在秦海叱咤风云,背景深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对付他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那绝对是手到擒来!

“我发誓!我以后绝不再犯今天的错误!请吴总监督!请陈总监督!”

吴天点点头,用问询的神色看向陈阳。陈阳说道:“先和我朋友去医院,该赔偿赔偿,该给钱给钱。要搬家可以,你出一笔搬家费,把房租结了!”

“是!是!保证让您满意!”钱远程连声答应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结果跪了太久了,一个趔趄又倒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才挣扎着起来,连声吩咐手下扶闫老板去医院检查!

闫亮心中对陈阳的感激达到了顶点,心中的复杂情绪也到了顶点。他的眼眶红了,既是感激陈阳的仗义,又因为自己的弱小而感到羞耻。

陈阳拍拍他的肩膀,温声道:“没事,我陪你一起去!”

去医院检查之后,闫亮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

钱远程带着闫亮,把能做的检查都做了,等同于给他来了一次全面体检。然后又给了两万块的营养费和赔偿金,顺便把所有的租金全部给了。

闫亮和李晓婉十分高兴,回来后一定要留陈阳吃饭,表示感谢。

晚饭在闫亮家吃的,李晓婉虽然看起来性格不太好,但厨艺还挺不错,烧了一大桌子菜,色香味俱全。

“来,陈阳!今天的事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和你嫂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杯酒我们两口子敬你!”

闫亮倒了一满杯,给李晓婉也倒满,两人端起酒,郑重其事的敬陈阳。

陈阳举杯,三人一饮而尽,陈阳说道:“亮子,都是兄弟,你别跟我客气!显得生分!”

一杯酒下肚,闫亮的情绪舒缓了许多,叹息一声,道:“还是你有本事,我是没出息!唉,这么多年,让你嫂子跟着我受苦了。”

李晓婉掐了闫亮一下,“说什么呢!也不怕人家陈阳笑话!知道自己没出息就该努力不是?对了,陈阳,你这么优秀,你老婆一定很幸福!”

陈阳哭笑了一下,道:“我离婚了。”

“啊?”闫亮吃了一惊,“你不是和李嫣结婚了吗?你们俩感情不是一直挺好吗?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小子有钱了,开始有花花肠子了啊?”

陈阳摇摇头:“一言难尽!我肯定不是那种人,你怎么看我呢!”

李晓婉眼珠转了转,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忽然笑着说道:“别提这些扫兴的事了!陈阳这么优秀,肯定好找!要不要嫂子帮你介绍一个啊?”

陈阳嘿的一笑:“多谢嫂子了,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嗨,你瞎操什么心!”闫亮对李晓婉说道:“陈阳这么优秀,还用你介绍对象啊?你认识的女人,能配得上我兄弟吗?”

“说什么呢!我可认识不少好姐妹!人可好了呢,都又漂亮又贤惠!”李晓婉不服气的道。

闫亮大笑:“得了吧,就你那些姐妹,个个都还不如你呢!”

“你什么意思,这是夸我啊还是骂我啊?”李晓婉嗔怪道。

陈阳看着两人拌嘴,莫名的感到一股温馨,他端起酒杯,说道:“亮子,嫂子!我敬你们一杯!希望你们俩情比金坚,永远幸福!”

“感谢感谢!”两人不再拌嘴,笑着和陈阳碰杯。

陈阳和闫亮把酒忆往事,喝到后来,闫亮抱着陈阳大哭,陈阳也情不自禁的落泪。

倒是李晓婉一直十分高兴,几杯酒下肚之后,她有些上头了,脸色红润,看起来颇有三分妩媚姿态。

只是陈阳感觉到事情有点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李晓婉到后来频频和他喝酒,看他的眼神更是古怪的很,好像有点……含情脉脉?

闫亮因为情绪放开了,完全不胜酒力,喝到后来直接醉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阳准备起身告辞,却被李晓婉拦住,一定要再和他喝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