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遇到熟人

“嫂子,真的不能再喝了!”陈阳按住了酒瓶,阻止李晓婉倒酒,“亮子喝多了,你去照顾他一下,我也该走了。”

“别叫我嫂子,叫我小婉……”李晓婉醉眼朦胧,双目如秋水般看着陈阳,“他有什么好照顾的,三杯酒就倒,一点都不像个男人……陈阳,你有本事,有能力,我,我敬你……”

说着,李晓婉伸手去抢酒瓶,直接抓住了陈阳的手。

陈阳心里一惊,急忙松手,酒瓶哗的一下倒了,里面的红酒喷涌而出,倒在了李晓婉的衣服上。

“嫂子,不好意思!抱歉抱歉!”陈阳无奈了,他看着李晓婉身上的酒渍,又不敢伸手去擦,急的汗都留下来了,本有的三分醉意也清醒了。

李晓婉脸色红润,笑眯眯看着陈阳,道:“没关系,你稍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那个,嫂子,我先走了,你们早休息啊……”陈阳转身要走,他感觉李晓婉身上,有股微妙的情绪在酝酿,这情绪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我送送你……”

李晓婉轻晃着走向卧室,关上了门。

陈阳犹豫了一下,大声道:“嫂子,不用送了,我走了!”

他刚走到门口,就听卧室里传来李晓婉一声惊叫,隐约还有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陈阳心里一紧,急忙道:“嫂子,你没事吧?”

李晓婉没有回答,陈阳踌躇了两步,走到客厅看看,闫亮打着呼噜,震天响。

“嫂子?嫂子你怎么了?”陈阳走到卧室门口喊了几声,里面没有回答。

他心里一慌,万一李晓婉摔倒了,受伤怎么办?

“嫂子,嫂子我进来看看啊!”没有办法,陈阳咬了咬牙,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漆黑一片,外面朦胧的灯光映衬的看不清楚,陈阳伸手去开灯,一个身影却忽的一下冲进了他的怀里。

陈阳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去挡,只感觉入手处光滑细腻,脸上更是有混着酒意的热气呼来,就算是再看不清,他也瞬间明白自己摸到了什么!

李晓婉,她竟然冲进了自己怀里!

陈阳脑中就像炸响了一个天雷,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奋力的想要挣脱,李晓婉却像是八爪鱼一样牢牢将他抱紧,陈阳又不敢伸手硬推,生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焦急之下,竟然一时挣脱不开。

李晓婉趴到了陈阳耳朵边,呼气灼热,低声又急促的道:“陈阳,你是个男人!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陈阳全身都绷紧了,他只觉得心中涌上一股怒意,却又不敢大声发火,只能压抑着声音说道:“嫂子,你喝多了,请你自重!”

“我没喝多!那个死鬼喝醉了,不会知道的……”

就在这时,陈阳听到客厅里噗通一声,他心里一紧,咬了咬牙,猛然发力将李晓婉推了出去。

呼噜声又响了起来,陈阳沉默片刻,冷冷道:“亮子是我的兄弟!嫂子,今天的事你喝醉了,我当没发生过!希望你好好对亮子,别伤害他!”

说完这句话,陈阳转身走出卧室,到客厅一看,闫亮从沙发上掉了下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他费了半天劲将闫亮扶到沙发上,找了一件衣服给他盖上,然后走到门口就要离开。

李晓婉已经出来了,她穿着一件睡衣,满脸哀怨的看着陈阳。

陈阳冷冷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开门离开了。

走出楼道之后,被风一吹,陈阳轻轻舒了一口气。

他的心情十分复杂,既难过又生气,还有一些淡淡的哀伤。

李晓婉绝对不是一个好妻子,她今天和自己第一次见面,就能做这样的事情,那么私下里是不是干干净净,恐怕很难说。

他知道李晓婉为什么这么做,闫亮目前的处境,担负不起她的欲望。

他同时也有些感同身受,想到了李嫣。

是否像李晓婉一样,感到自己没有出息,认为未来无望,所以就勾搭了赵磊,想寻找到一份安稳和富足?

人心之贪婪,就像是永远填不满的黑洞。

佛说众生皆苦,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凌风还在外面等着,陈阳让他回去休息,自己打了个车,找了家酒吧坐了下来。

他今晚喝的其实也不算少,却因为心情,还想再喝点。

酒吧是清吧,老板是个单身妈妈,人很漂亮,很热情也很好。据说是学艺术专业的,唱歌很好,自己也兼任酒吧的歌手。

以前陈阳就经常来,和老板也算熟悉。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已经有日子没来了。

女老板正在台上唱歌,看见陈阳,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陈阳举杯,遥遥敬了一下,自斟自饮。

时间还早,客人不多,只有零星几桌,都是一两个人。微有在靠近演唱台的位置,坐着五六个人,有男有女。这群人喝的很嗨,背对着自己坐着一个青年,身影有些熟悉,陈阳打量了两眼,没有多想。

时间渐渐流逝,客人渐渐多了起来,陈阳不知不觉间,又喝了好几瓶啤酒,醉意逐渐上涌了。

女老板唱的歌很好听,今晚又唱的大多是有些怀旧的经典老歌,陈阳感觉很应景,心情慢慢舒畅了。

他打定了主意,要想办法帮一下闫亮,让他的生活状态有所变化,不然就照这个样子下去,他迟早会出问题。

女老板唱完了,过来和陈阳打了个招呼,喝了杯酒,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陈阳觉得差不多了,应该回家了。

嘭!就在他起身之时,忽然听到一声酒瓶爆裂的声响,接着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说话声很大。

“我们赵总让你喝酒,你也敢不给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给你脸了!”

陈阳轻轻皱眉,转头一看。只见女老板站在演唱台旁那桌客人前,脸上有为难之色,正在小心的陪着不是。

一个男青年站着,地上摔碎了一瓶酒,正伸手指着女老板,满脸的桀骜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