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齐家父子

“你就是陈阳?”齐建国略有深意望着陈阳。

经过刚才的插曲,周围的宾客早已经散去。这些人也不再关注这里,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爸爸,你怎么不早点过来!害陈阳被那对姓赵的姐弟这么诽谤!”齐诗兰憋着嘴说道。

“哈哈,你们看来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了。现在就知道帮着陈阳说话!”

被齐建国这么一打趣,任凭齐诗兰再怎么的镇定,此时脸色也瞬间变得通红一片。

女孩的那些心事,虽然还没有得到陈阳的回应,可齐诗兰仍旧对这件事情极为敏感。

“不跟你说了,馨馨我们去那边,让他们两个人聊聊吧。”

还没等张馨反应,齐诗兰就硬拉着她向旁边走去。

“伯父您好。”陈阳礼貌的问了一句。

“嗯,不枉我跟老吴这么多年交情!看来他介绍的人确实不错。”齐建国再次上下打量起陈阳。

“刚才面对赵氏那对姐弟,看你应付自如的样子,我都差点以为你说的都是真的。”

“就冲我跟老吴的关系,如果鸿盛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

很明显的,齐建国已经要出手帮着陈阳应付鸿盛的局面。

独自应对赵氏集团的进攻,可能表面上鸿盛确实不是对手。可如果有了天河商贸的援手,整件事情可就变得容易的多了。

以天河商贸的影响力再加上他的财力,帮助鸿盛度过难关简直轻而易举。

可令齐建国万万没有想到,陈阳接下来的话彻底让他震惊了。

“谢谢伯父,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覆灭赵氏集团的道路上,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一个年轻人此时竟然有这样坚定的语气,而且在齐建国看来,完全感觉不出陈阳有一丝要被吞并的迹象!

难道鸿盛公司还有什么后招?

“不错,不错,我越来越欣赏老吴的眼光。”齐建国继续笑着说道:“他给我推荐的青年才俊,果然有着非一般人的气魄。”

“最近我也听说了鸿盛公司和赵氏集团的纷争,几乎外界所有的传言,都一致认识鸿盛最终会败给赵氏集团。”

“可今天看到你的表现,我突然对鸿盛有点期待。”

陈阳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无奈的低笑了一声:“伯父真的谬赞,我只是对赵氏集团有自己的想法。并不存在什么非一般人的气魄。”

“我跟赵磊还有赵氏集团之间的恩怨,绝对也不仅仅覆灭赵氏集团这么简单。”

齐建国纵横商场也有这么多年的时间,从他白手起家再到成就齐氏集团的辉煌,这中间自然离不开齐建国的真知灼见。

齐建国识人的本事可谓是炉火纯青,看着陈阳这幅样子,齐建国可以断定,陈阳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绝对是认真的!

鸿盛公司虽然在短时间内,可能真的会被赵氏集团打败。可只要有陈阳这样一个领导者的存在,鸿盛公司想要翻身,绝对不是没有机会。

这是齐建国对陈阳的第一眼看法。可如果齐建国真的知道陈阳内心中的想法,恐怕就连齐建国都会感到震惊。

陈阳这么年轻的样子,竟然已经学着算计对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赵思怡虽然掌控赵氏集团这么多年,可是仍旧没能逃过陈阳的算计。

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陈阳这么年轻又是刚刚升任鸿盛董事长,一定会架不住赵氏集团的炮火。

可往往一个人的表现,确实能够隐藏他的真实动机。

就好像现在的陈阳一样,谁也想不到如此稚嫩的脸庞,竟然能完美的设计了赵氏集团。

“爸,找了您一圈,怎么在这里。”齐思远蹲着一杯香槟,很绅士的走了过来。

当同样看到陈阳的时候,齐思远也随声笑了出来:“这就是鸿盛的新任董事长吗,怎么看上出初出茅庐的样子。”

“也难怪鸿盛马上就要被赵氏集团吞并。”

陈阳满脸随意的抬起头:“这位公子是?”

“哦,陈阳,我来给你们介绍。”

“这位就是诗兰的哥哥齐思远,也是我们天河商贸现任的行政总裁。”

陈阳礼貌的伸出手,低声说道:“你好,我叫陈阳。”

“我知道你,刚才可谓是大出风头。”齐思远面无表情的说道:“任凭赵氏姐弟怎么羞辱你,你竟然都能泰然自若。”

“在这一点上,我还挺欣赏你的。”

“但是……即使是全盛时期的鸿盛,跟我们天河商贸比起来,还是要差一大截,你跟我们齐家人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明白我的意思?”

陈阳跟齐诗兰的事情,只不过是老吴跟齐建国私下的商定,齐思远根本还无从得知。

可任凭谁,也能看的出来,齐诗兰和陈阳的关系不一般。

齐家属于秦海市豪门,鸿盛的董事长在齐思远这里,确实根本还不是一个等量级别的。

陈阳沉声笑了笑:“我只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而已,至于他们两姐弟信不信,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而且鸿盛和赵氏的纷争已经进行多年,是时候该有个了断。”

“还有,我跟诗兰只是单纯的好朋友,希望齐公子不要介意。”

陈阳脸上笑容依旧,已经很好的化解了齐思远的问题。

一旁齐建国看着两个年轻人,有点针锋相对的样子,不仅莞尔一笑。

“思远,陈阳是诗兰的朋友,我们就不要过多的干涉了。”

“那边还有几个我多年未见的好友,你跟我来打下招呼吧。”

齐建国率先往前走去,只是路过陈阳面前的时候,对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齐思远轻哼一声,也跟着齐建国走了过去。

这些有钱人果然是把自己的等级看得极为重要。仅仅几个秦海市的豪门家族,就有这这么深的门阀对立。

放眼炎华国上下呢,指不定要攀比成什么样子。

陈阳现在也才真正体会到,仅仅拥有财富和权利是不够的。只有拥有了无数的财富和无上的权利,才是真正站在社会顶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