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带你去个地方

“陈阳,刚才他们两个没有跟你说什么吧?”

齐诗兰看着陈阳独自站在这里,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想想也知道陈阳说不出什么有水准的话。”张馨也走了过来妩媚一笑:“刚才面对赵家姐弟,陈阳的表现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

“可是面对你家那两位,恐怕气势上就要差点了。”

齐诗兰白了张馨一眼,转身浅笑着说道:“你不要介意他们说的!”

“我爸那边应该还好说话一点,可我哥就是个整天标榜自己身份的人,好多话你听听就行,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果然是一家人,就连齐思远刚才说什么,齐诗兰也能猜到个大概。

齐思远刚才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完全没有把陈阳,甚至是鸿盛放在眼里。

“怎么会呢,齐伯父和齐少爷只是对我说了些鼓励的话,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我还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很有品位的人。”

陈阳满脸不在乎的样子,让齐诗兰长吁了一口气。她现在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家人,让陈阳心生一点反感。

反观张馨,正似笑非笑的看着陈阳,脸上写满了不信!

“陈阳,鸿盛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点,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困难,我可以求父亲出手。”

“以天河商贸的资本,解决你跟赵氏姐弟的矛盾,应该不成问题。”

齐诗兰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对陈阳的事情也颇为上心。

“不必了诗兰,刚才伯父已经跟我提过这件事情,被我婉拒。”陈阳低笑一声:“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对付赵氏姐弟我希望只依靠自己的能力!”

三人在这边有说有笑,整个宴会过程都惬意自然。

齐诗兰的生日宴会,总算圆满结束。

虽然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宴会,可陈阳已经对这种互相攀比,门阀严重的活动还是心生了一丝厌恶。

难道上层社会的人,都喜欢这种生活?

上次那个慈善拍卖会,陈阳还没有体会到这么严重的阶级关系。可此时再从齐家走出来,陈阳已经完全对秦海上层社会,产生了改观。

今天众多人的表现,在陈阳眼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几乎所有宾客在知道陈阳的身份后,都是更多关注陈阳接下来的地位,很少有人能关注陈阳究竟在做什么。

鸿盛公司表面上是面临赵氏集团的吞并,可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些。他们在意的是最终谁才是胜利者。

整个上层社会的人,对于弱肉强食这种事情,已经表现的司空见惯。

虽然后来齐建国的出现,让陈阳对这些人稍稍有一些改观。可陈阳明白,之所以齐建国对他另眼相看,无非就是因为有老吴的存在。

没有老吴在其中牵线,恐怕齐建国的态度也不会是这样。说白了齐建国不知道陈阳的底细,但介于老吴的关系,他还是会对陈阳特别关注。

“上层社会的人,果然还是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感觉。”

陈阳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陈总,咱们去哪?”

凌风一直在停车场候着,看到陈阳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步迎了上来。

“去Rose酒吧,那里应该会清净一点。”

凌风并没有多问什么,上车发动车子,随着发动机一声轰鸣,直接扬长而去。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陈阳从业务员直接蜕变成,一个可以翻云覆雨的董事长。虽然他已经极力的适应,再加上努力的成长。

可是以陈阳现在的心性,有些时候确实需要发泄一下。

就好比此时坐在酒吧的吧台上,陈阳已经连喝了五杯龙舌兰。

酒吧中通常年轻人喝的,都是那种果酒加少许烈酒,甚至是低度啤酒,很少有人会去尝试烈酒。

更别说,龙舌兰作为酒吧烈酒之首,更是很少有人会轻易触碰。

“陈先生,您已经喝了不少烈酒,给您换点爽口的鸡尾酒吧?”

调酒师将一杯不知名鸡尾酒退了过来。

陈阳已经有点微醺,嘴角邪邪的翘起:“这点酒算什么,之前我当业务员的时候,没有一斤白酒我都不下桌!”

“再给我来来一轮龙舌兰!”

调酒师不可能违背客人意愿,只能无奈的继续为陈阳倒酒。

“陈阳?”

一阵香风飘过,林莉莉翩然坐在了陈阳旁边。

今天她的打扮有点清新淡雅,一袭淡绿色百褶裙优美曼妙。两条如玉的手臂裸露在空气中,不仅更添加了几分清爽的感觉。

原本就有点较好的面容,略施粉黛,林莉莉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很舒服。

“莉莉小姐,你也坐下来喝一杯?”陈阳眼神微眯,已经有点醉了的迹象。

“我不喝,作为你的朋友,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喝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陈阳摇了摇脑袋,用手按了下额头:“没有的事,我只不过想喝醉一次。”

“最近好多事情围绕着我,难得今天没有人打扰,就让我一醉方休!”

在林莉莉的眼中,陈阳应该是一个身份神秘,而且又实力雄厚的人。但即使是这样的人,也有着自己的烦恼!

当初开这家酒吧,林莉莉的初衷也是为了能够给人一个,可以消遣放松的地方。

可看到陈阳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林莉莉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了!

“陈阳,如果你有心事,我可以试着帮帮你!”林莉莉声音无比温柔:“明天我要去一个地方,或许到了那里,你能有一丝放空心灵的机会。”

“当然了,你这么大的董事长,如果实在没空就算了。”

“作为朋友,我也希望能帮你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之前这么帮我,我也想能在你有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

陈阳侧了侧头,认真看了林莉莉一眼:“谢谢你,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心事。”

“只不过既然你都这么邀请,我如果再驳了你的面子,好像有点不太好。”

“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明天随时找我就行了。”

被林莉莉这么一打搅,陈阳本来还有点微醺的样子,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

双方简答的留下了电话号码,陈阳在酒吧中的买醉之旅,也彻底宣布告终。

这一夜,陈阳睡的特别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