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一通电话

陈阳坐在凉亭里,也能感受到宋院长心里的无奈。

普通人在面对强权势力的时候,不都是一副瞻前顾后的面孔吗。

“小陈啊……”宋院长想了想,勉强一笑:“不管怎么说,我不会让你为了福利院受伤害的,福利院这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放在桌上的手机微微震动起来,响起了一阵充满年代感的手机铃声。

宋院长心里咯噔一下,仿佛猜到了什么一样。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拿起了手机。

“喂……”

离得这么近,陈阳也能看到刚才电话上显示的名字——鹏程建工钱刘鹏。

没错,打电话的正是刚才离去的刘鹏。

“老东西,那个姓陈的小子还在你那吧,叫他接电话!”

宋院长低叹一声,刚要替陈阳找个借口推脱。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陈阳竟然示意他交出电话。

无奈的把电话递给陈阳,宋院长满脸低沉。

“喂,我是陈阳。”

电话那头,传来刘鹏阴冷的声音:“小子,你还挺带种,这种时候还敢接电话。”

“刚才你不是很牛X吗?现在我给你个机会继续装X,你马上来鹏程建工大厦。”

“今天只要你敢来,我绝对让你跪着走出这里。”

陈阳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刘鹏,这就是你想到的报复吗?”

“你们鹏程建工也就这点能耐。”

“我可以去鹏程建工大厦,可话我先放在这,跪着走出鹏程建工大厦,可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电话那头,刘鹏明显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可陈阳没再给他继续追问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刻,刘鹏脸色别提多难看,当着钱远程的面竟然被一个小子这般无视。

原来刘鹏等人回到鹏程建工大厦的之后,径直来到了钱远程的办公室。

“钱大哥,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刘鹏歪着嘴,说话的时候脸都不停抽搐。

钱远程斜靠在办公椅上,旁边仍旧坐着一个妖娆的女人。

“混蛋,又不敲门就进来。”钱远程低吼一声:“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兄弟,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坏了我的好事我照样把你大卸八块!”

刘鹏浑身一个哆嗦,手也从嘴上拿了下来。

“哎呦,刘哥这是怎么了,好像被人抽了一个耳光。”妖娆女人捂嘴轻笑:“秦海市这个地头上,竟然有人敢动刘哥?”

钱远程也发现刘鹏的嘴角青一块紫一块,刚才的怒火蹭的又涨了起来。

“快说,这是怎么回事,竟然有人敢动我兄弟!”

“这不是明摆着抽鹏程建工的脸吗!”

刘鹏低着头,把刚才在福利院的经过说了一遍……

“哼,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敢这么猖狂。”钱远程冷哼一声:“他这可不光抽你的耳光,同样也在抽我钱远程的耳光。”

“如果就这么放任了这小子,以后我们在秦海市还怎么混!”

“竟然还扬言接受我们的报复,这么胆大包天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金丝眼镜男也跟着刘鹏身后,想想刚才自己挨揍的样子,也气不打一处来。

“钱经理,那个小子完全没有把咱们放在眼里。当着我们的面,竟然这么嘲讽鹏程建工!”

“咱们把他抓住,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然后我再把他送到局子里去。”

钱远程眉头轻轻一挑:“那个小子什么来历,你有没有打听清楚?”

“他只说他叫陈阳,让我们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

刘鹏到现在都忘不了陈阳说话时候的表情,那么的目空一切,根本没有一丝的波动。

“给那个院长打电话,让这个叫陈阳的自己滚过来。”

就这样,刘鹏在钱远程面前一顿叫苦,这才有了刚才一点电话对话。

这边,陈阳直接挂断电话,再次让宋院长始料未及。

“小陈……你这是……”宋院长脸色一片煞白,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你不该挂掉他们电话的……这群人无非就是看中了这块地皮。只要我答应了他们,相信他们也不会再为难你。”

林莉莉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当看到陈阳挂断电话后,也疑惑的走了过来。

“院长,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刚才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院长把陈阳挂断刘鹏的电话,再次激怒对方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阳,你不应该这么做的。”林莉莉目光低垂,低声说道:“这件事本来就跟你没有关系,可现在我真怕那些人,不会再跟你善罢甘休。”

“今天我真不应该把你带到这里来。”

陈阳满脸的不在乎:“难道我不出现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来了吗?”

“到时候还不是要威胁宋院长和你,只不过他们不走运,碰到了我。”

宋院长明显对陈阳的安危表示担心。

“小陈,你待会真的要去鹏程建工大厦?”

得到陈阳肯定的点头,宋院长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这样我陪你一起去!”

“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去办公室拿点东西!”

低着头一步步往福利院门口走去,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身影,看上去无比的让人敬畏。

宋院长回办公室要做什么,陈阳自然能猜得到。

他一定不放心陈阳,想要一起去鹏程建工大厦。如果钱远程那边的人,一定要为难陈阳,宋院长肯定会把福利院的地皮直接卖给他们。

这样做的也算报答陈阳刚才挺身而出的行为,至于福利院以后会变成怎么样,院长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院长他……为了福利院付出了很多。”林莉莉眼眶有点朦胧,一直望着宋院长离去的背影:“他没有儿女,一辈子都付出给了福利院。”

“可我们这些人都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陈阳,我知道你有一些背景,如果可以的话,这次希望你能帮帮福利院。”

“算是我求求你,只要这件事能风平浪静的过去,就算做牛做马,我也一定惝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