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给他长记性

陈阳没有想到,林莉莉竟然这么恳求自己。

在陈阳印象中,林莉莉算是一个自立自强的女人。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林莉莉这样的一面。

陈阳对着林莉莉笑了笑,然后一脸随意说道:“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能动的了福利院。”

蓦然的,林莉莉被陈阳看似随意的话震动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林莉莉此刻坚信,只要陈阳说出来的话,他一定能够做到!

没有任何理由,林莉莉就是相信陈阳!

果然不出陈阳所料,宋院长从办公室中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文件袋。

没多问什么,陈阳只对着凌风淡然说道:“去开车吧,我们去一趟鹏程建工大厦。”

车子很快发动,陈阳带着宋院长还有林莉莉一起前往鹏程建工大厦。

鹏程建工大厦,就坐落在秦海市西郊的一处商业中心。

虽然是建筑公司的大厦,但这里俨然被设计成了一幢办公楼的模样。

十六层的建筑高度虽然在秦海市并不算高,可在西郊这片商业中心,也算是一座极为抢眼的地标建筑。

“陈总到了,这里就是鹏程建工大厦。”

凌风把车子稳稳停着大厦正门口,快步走下车打开了车门。

一辆豪华雷克萨斯LM停在大厦正门口,鹏程的几个保安也不敢轻易阻拦。毕竟能坐得起这种车子,可不是一般的富商大款。

“这位先生,欢迎您来鹏程建工,请问您找谁?”

这就是实力的象征,有了这辆雷克萨斯LM在这,就连保安也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刘鹏。”陈阳淡淡说道。

“原来您找刘经理,那请您直接上十二楼吧,他应该在办公室里。”

陈阳等人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就这么堂而皇之走进了大厦电梯。

“想不到他们并没有阻拦我们,相反还对咱们和和气气的。”林莉莉拍了拍胸脯,低声说道:“难道他们转了性,已经要跟我和平解决这件事了?”

陈阳白了林莉莉一眼,苦笑着说了一句:“还不是因为那辆车的缘故。这种车出现在哪里,车里的人都会受到别人的特别照顾。”

“这就是硬实力的象征。”

林莉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之后便紧跟在陈阳身后,不再说话。

相比陈阳和林莉莉的淡然,宋院长看上去就紧张的多了。

他知道现在自己要做什么,这之后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影响到福利院和陈阳。

心里一直做着斗争,宋院长一路都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更加暗淡了。

十三楼到了,凌风率先看到了长长的走廊上,已经站了不少黑衣保安。

这些人分站在走廊两侧,腰间别着橡胶棍。每个人表情都无不严肃,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陈总小心,鹏程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凌风小声提醒到。

随意打量一眼这些人,陈阳嘴角冷冷一掀:“看来刘鹏做好了我们要来的准备。”

顺着楼道的提示,陈阳率先走向最大的那间办公室。

刘鹏仰坐在旋转老板椅上,由于嘴角已经红肿起来,旁边一个艳丽女郎正在拿鸡蛋帮他消肿。

“刘哥,待会那些打你的人来了,一定要让他们好看!”艳丽女郎细声细语。

“敢对刘哥动手的人,秦海市还没有几个呢。”

刘鹏冷哼一声:“这还用你说?钱大哥已经安排了这么多兄弟在外面候着,只要他们敢来,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不过小妖精,你今天这身打扮真的不是在勾引哥哥?”

只听门口位置‘哐啷’一声,办公室大门直接被人从外面推开。

猛然抬头一看,刘鹏刚才的脸色瞬间兴奋起来。

“哈哈,哈哈,姓陈的你还挺带种,没想到你真敢来鹏程建工大厦!”

刘鹏蹭的从凳子上站起来,对着门口位置低吼一声:“外面的人都进来,让这个混蛋今天知道知道,鹏程建工的真正厉害!”

刚刚陈阳等人进来的时候,门外那些保安已经准备妥当。

呼呼啦啦几十个保安涌进办公室,让原本还挺宽阔的空间,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保安们手持着橡胶棍,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看着陈阳等人。

刘鹏一声令下,在场的陈阳等人,都会遭到这些人疯狂报复。

宋院长和林莉莉哪见过这样的阵势!几乎本能的,二人已经慢慢向陈阳身边靠近。

“刘鹏,你说的给我好看,就是让我来鹏程建工,以多欺少?”

陈阳脸色淡漠,仿佛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怎么每次你们出了事情,总是会找几十个人来威胁别人。难道就不能有点新创意?”

刘鹏满脸讥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跟我耍嘴皮子。”

“实话告诉你,今天你刘爷就是要以多欺少,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不仅要把你打个半死,待会我还要让你跪着爬出鹏程建工!”

放肆的狂笑着,刘鹏现在好像都忘记了伤痛,只是沉浸在羞辱陈阳的快感之中。

陈阳对凌风使了个眼色,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慢着,刘经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小陈计较了。”宋院长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缓缓走了出来。

“这是福利院的房产证和所有手续,只要你今天能放了小陈,我愿意跟您钱补偿款合同。”

说着话,宋院长把那个档案袋放在里刘鹏面前。

“老东西,早这样乖乖配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

“可是告诉你,现在晚了!补偿款合同你签不签,这个姓陈的小子都死定了。”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给我刘鹏面子!今天这事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你滚到一边去,惹恼了我待会连你一起打!”

宋院长眼神无比惊恐的看着刘鹏,仿佛还想要说什么。

“宋院长,跟这种人没必要讲道理。”陈阳冷笑一声:“对付他,只能是用最简单暴力的方法。不给他长长记性,以后这种事情一定还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