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这是误会!

刘鹏在自己办公室,竟然还让外人嘲讽。顿时让他觉得颜面扫地。

气急败坏伸手指着陈阳,刘鹏低吼一声:“都给我上,一定要把这混蛋的嘴给我打烂!”

周围的保安们早已经蓄势待发,听到刘鹏的命令,几乎同一时间就要对着陈阳出手。

可如果单轮速度,相信这里所有人都没一个人快,那就是凌风。

刚才一瞬间,还没等这些保安行动,凌风已经闪身,快速靠近刘鹏办公桌位置。

几乎毫不费力一般,凌风单手把刘鹏从面前拽了出来。

好像一个肉球一样,刘鹏就被抛到陈阳脚下。

在场众人无不震惊,仿佛看怪物一般看着凌风。没有人再敢轻易动弹,只是恶狠狠地看着凌风。

“刘鹏,我说过了,对付你用的办法只能简单暴力。”

陈阳蹲下身子,在刘鹏另外一边侧脸上,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啪,啪……

接二连三的耳光应声落下,陈阳在刘鹏的办公室,公然掌掴刘鹏。

“你们这些废物,赶紧上来弄死他!”

刘鹏双手捂着自己的腮颊,近乎咆哮的低吼着。

只不过,这些保安们根本不敢动。

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凌风的眼中隐隐透露出的寒意。刚才单手随意拎出刘鹏,已经让保安们对凌风的手段有所忌惮。

凌风这样的眼神一出现,现场几十个保安竟然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凌风的眼神足以震慑对方心灵。

陈阳终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现在你应该长记性了,记住以后跟别人说话的语气。”

刘鹏已经被打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的盯着陈阳。

场上气氛无比尴尬,明明有几十个保安在场,可刘鹏还是被陈阳狠狠教训了一顿。

站起身来随意晃动了下身形,陈阳伸了伸懒腰。

“好了,你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

“是时候解决下福利院的事了。”

慢慢走到刘鹏刚才的位置,陈阳就在众目睽睽下坐了下来。

“去叫钱远程过来见我,如果五分钟之内,我见不到他,后果自负。”

陈阳端坐在椅子上,缓缓转动背对着众人低声说了一句。

几十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听到刘鹏支支吾吾不停地叫喊,手指还指着天花板位置。这些保安才明白过来,赶紧跑向总经理办公室。

不一会,门口位置便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竟然有人敢来鹏程建工撒野,你们这帮饭桶竟然还让他把刘经理打了,简直就是鹏程建工的耻辱!”

钱远程依旧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走起路来威风凛凛的样子。只不过他那头已经谢了顶的头发,无形中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跟在他身后的仍旧是那个秃头打手。

“小谢,待会见到那个人,无论如何你要把他制服。听说来的几个人里面,有个高手。”

秃头嘴角阴笑一声:“钱大哥你就放心吧,论打架我还没怕过谁。”

几人风风火火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仍旧躺在地上的刘鹏。

这样的情景,瞬间让钱远程火冒三丈。

“你们这帮饭桶,刘经理躺在地上也没人管吗!赶紧把他扶起来!”

可就在众人闻声行动的时候,一个冷傲的身影挡在了他们面前,正是凌风!

“挺有种的,小谢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人。”钱远程随意打量一眼凌风,好像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还是恶狠狠指着他说道。

这边小谢的脸色已经有点难看,并没有直接动手。

目光躲闪的对着钱远程说道:“钱大哥,好像有点不对劲,这个人咱们见过!”

钱远程诧异的撇了一眼小谢:“见过怎么了,在我们的地盘竟然打我的人,不管是谁也要给我个交代!”

“钱经理你想要个什么交代?”陈阳缓缓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道。

当看到陈阳样貌的时候,钱远程身体仿佛过电一般颤抖了一下。

不可置信一般,钱远程还揉了揉眼睛:“陈……陈爷!”

上次二人见面,陈阳已经给钱远程留下了深刻印象。几乎是跪地求饶一般,钱远程才保住了鹏程建工。

心里咯噔一下,钱远程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陈阳已经放过他一次,这次又闹出这样的事情,恐怕就是天王老子来,也保不住鹏程建工!

“我说过了,如果你以后再做出这样的事,我会让你在秦海混不下去。”

钱远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疯狂的抽着自己耳光。

“陈爷,这次的事情是不是有点误会?我这个兄弟应该是哪里得罪了你,这才引来您的不满,希望您给个机会,让我解释一下。”

宋院长和林莉莉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钱远程见了陈阳竟然吓得跪在地上!

陈阳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让秦海市这种地下流氓甘心下跪!

“你觉得还需要解释吗?你强拆老城区,又威逼利诱下面的普通百姓。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还需要我给你机会?”

钱远程摇着头连声说道:“陈爷,我想您是误会了!”

“自从上次受到您的教训,我就不敢再强拆和逼迫住户。这次动工老城区,我还特意嘱咐下面的人,一定要多给他们补偿款,力求能顺利平安的完成拆迁任务。”

陈阳冷笑一声:“说的比唱的还好听,那福利院那边发生的事情,难道是我看错了?”

钱远程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恶狠狠地盯着刘鹏:“快说,福利院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跟在钱远程身后的金丝眼镜男,终于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寻常。

“钱经理……事情是这样……刘经理他,他克扣了补偿款,想要占为己有……”

“没有想到的是,惹上了这位姓陈的先生。”

钱远程爆喝一声:“混蛋,他到底克扣了多少!”

“总共三百万的补偿款,刘经理只给了对方不到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