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自己爬

钱远程的咆哮声,彻底让刘鹏瘫倒在地上。

本以为随着钱远程的到来,刘鹏终于能找到靠山。可从钱远程进入办公室的表现来看,刘鹏意识自己好像捅了大篓子。

“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刘鹏颤抖着双手使劲拽着钱远程的裤脚:“难道您跟这个姓陈的小子……不,跟这个陈大哥认识?”

钱远程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般,寒声说道:“混账东西,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要说什么!”

在钱远程的心里,已经把自己这个兄弟骂了千百万遍。

其实从上次钱远程被陈阳教训以后,他确实有所收敛。

鹏程建工是依托在吴天手下,才能在秦海市建筑行业站稳阵脚跟。

面对陈阳的时候,就连吴天都是服服帖帖,唯命是从的样子,更何况他小小的一个钱远程。

吴天就是钱远程的遮天大伞,那么陈阳不就是钱远程的举头神明了。

有了这样的打算,钱远程回到鹏程建工,一再吩咐手下以后一定要收敛手脚。

如果鹏程建工还想继续在秦海市混下去,就一定要正儿八经的做生意,千万不能出现强拆!

眼下让钱远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事情再次出现在鹏程建工。

“刘经理?我之前怎么跟你们这下人说的!”钱远程眼中的寒意更浓了。

到底是混迹社会的老油条,钱远程知道今天这件事,一定要有一个人出来,接住所有的黑锅。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鹏!

“大……大哥,兄弟们也是之前习惯了。”刘鹏哭丧这脸,表情说不出的滑稽:“咱们兄弟都是道上出身,这种事情以前都是这么干的。”

“只不过你一下让兄弟们全部停手,确实有点为难我们。兄弟这才没有忍住,想着最后捞一笔,这才做出这种事情……”

一旁宋院长看着事情的走向,正在向着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向发展,不仅揉了揉眼睛。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就连鹏程建工的总经理见到他,都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

更加让他想不明白的,林莉莉此时看着陈阳的表情,仿佛是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虽然她刚才也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震惊,可片刻过后,林莉莉就回复了平静。好像陈阳做这种事情,都是轻而易举一样。

这两个人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等整件事处理完之后,他一定要好好问问莉莉,陈阳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场上鹏程建工这一群人,陈阳嘴角冷冷一掀。

“钱远程,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我误会你了?”

“上次给你的教训,也不是毫无用处。”

钱远程闻声,心中一喜。

陈阳既然已经相信了钱远程不是毫无作为,自然这件事就有回旋的余地。

“陈爷,您的教诲我当然不敢忘!”钱远程表情认真:“自从上次听了您的话,我痛定思痛,立马给公司的人开了会!”

“这不刚才您也听到了,都是这些人习惯了这种模式,一时间手下们适应不过来。”

“才出现了这种事情,您放心,对于刘鹏的事,我一定严惩到底!”

此刻钱远程仿佛一个正义之士一般,站在场上侃侃而谈。

如果不是众人知道钱远程的底细,一定会被他这种大义凛然的样子糊弄住。

实在忍不住钱远程这种搞笑的样子,林莉莉站在陈阳身后,‘噗嗤’一下笑了一声。

钱远程也知道此刻自己当着这么多手下,确实有点丢人。可眼下不这么做,恐怕以后在秦海市就不是丢人这么简单了。

陈阳到底是何方神圣,钱远程无从得知。他只知道,陈阳是一个他惹不起的人!

刘鹏听出了钱远程刚才的话中,已经有了要弃车保帅的想法。

“陈大哥!不……陈爷,都是我不好,一时财迷心窍!”刘鹏跪在地上,一步步快速挪动到陈阳旁边:“请您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引以为戒,再也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鹏程建工两个经理,都对陈阳表现出了无比的恐惧。这让整个场上的气氛,都变得阴沉了下来。

众多保安呆立在原地,退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手握着橡胶棍杵在那里。

没有一个人敢有任何的动作,仿佛他们只要有一丝乱动,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一般。

无形中,陈阳的一举一动,已经影响到这么多人的心绪!

“刘鹏,我说过了,你会为你今天做的事情后悔。”陈阳并没有看他,只是伸手指着门口。

“你想自己爬出鹏程建工大门,还是我让人送你出去?”

刘鹏浑身一震,不可置信般看着陈阳。

从陈阳踏入鹏程建工的那一刻起,刘鹏就想了千百种方法对付陈阳。可让他没有想到,最后出丑的竟然是他自己!

“陈爷,我知道错了,您在给我个机会吧!”刘鹏急的眼眶都有点微红。

这么大一个大老爷们,会为了这种事情哭出来,已经让旁边的人不知所措。

“我也给你一分钟时间,一分钟之后,如果你还在这里……”

陈阳面无表情,淡淡吐出几个字。

终于刘鹏知道,今天这件事情,一定会成为整个鹏程的笑柄。

然后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接下来陈阳的几句话,彻底击溃了刘鹏心底的最后一丝情绪。

“爬出鹏程建工之后,你以后不要出现在这里。”

陈阳并不是鹏程建工的人,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让在场所有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敢质疑陈阳的意思!

钱远程恶狠狠地瞥了一眼刘鹏:“刘经理,咱们兄弟一场,也别怪大哥不照顾你。”

“来人,送刘经理一程,给我看着他爬出鹏程建工的大门!”

钱远程此刻只想保住自己的地位,什么兄弟情义什么利益关系,在他的眼前,此时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好像早已经对这种人性变得麻木,陈阳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钱远程。

人就是这种,在没有接触好多东西的时候,总是认不清现实。

直到现在,随着陈阳手中的权势和力量越来越大,摆在他面前的人性,也彻底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