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她是内鬼?

赵氏集团和江南电子公司秘密交接这件事,只有在场三人和沈新月知晓。

在场的人都排除掉了嫌疑,就只剩刚才离开的沈新月嫌疑最大。

“一定是沈新月干的!”唐文耀语气十分肯定:“董事长一直对沈新月不薄,没有想到她竟然背叛赵氏集团!”

“在场的都跟陈阳有过节,绝对不可能去帮助鸿盛公司。”

“只有沈新月没有见过陈阳,跟他也没有丝毫的交集,这样的人,才有可能被陈阳收买。”

“一定是这样的!”唐文耀越说越兴奋:“陈阳看我跳槽到赵氏集团,带走了不少鸿盛那边的资源。对鸿盛来说,确实损失了不少业务。”

“陈阳应该是想到收买沈新月为己用,利用沈新月为赵氏集团埋下一个定时炸弹。”

看着唐文耀言辞决绝的样子,赵思怡也在心中暗暗思索起来。

知情的几个人都没有出卖赵氏集团的动机,只有沈新月跟陈阳没有过节,所以她的嫌疑最大!

但是沈新月跟随赵思怡这么长时间,对于沈新月的人品,赵思怡还是有着自己的判断。

“我还是那句话,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我们绝对不能错怪任何一个好人。”赵思怡阴沉着脸,继续说道:“可一旦让我发现谁是出卖赵氏集团的内鬼,那么这个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赵氏集团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赵磊知道自己的姐姐对沈新月念旧情,不仅在一旁冷哼一声。

“姐,你就不要再有妇人之仁!”

“明摆着咱们几个都不可能出卖赵氏集团,只有她沈新月有这个动机。”

“难道杨江南会霸气石头砸自己脚?利用整个江南电子公司引我们上套?”

“事实都摆在咱们眼前,你竟然还帮着沈新月说话?”

沈新月在赵氏集团,但论能力来说,绝对的无可挑剔。

辅佐过赵方朔,又跟随赵思怡近十年的时间。眼下不到四十岁的沈新月,可以说完全就是赵氏集团中,资历和能力最为雄厚的人之一。

有了这样的资本,沈新月在公司中的威望自然与日俱增。在面对众多公司高层的时候,沈新月难免有时候也会据理力争。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得罪了赵氏集团不少管理层。

赵磊便是其中一个。

终于逮到一个让沈新月落马的机会,于公于私赵磊也不会轻易放过沈新月。更何况在赵磊眼中,沈新月还是一个一直让他垂涎的女人。

“我知道你对新月有成见,可是她跟随我这么多年,对赵氏集团的付出和努力,我都看在眼里。”赵思怡低沉着声音,继续说到:“这样一个不论能力和人品,都让我放心的人,我绝对不会轻易相信她背叛赵氏集团!”

赵思怡态度坚定,这让赵磊心中一时不快,不仅愤愤然在心中腹诽。

利益面前哪还有什么绝对忠诚,只要有足够的金钱诱惑,任何人都会动摇自己的坚持。

在外面声色犬马这么多年,赵磊对资本和人性的摸索,可谓是有自己的一套独到见解。

“姐,你这么多年掌管赵氏集团,只是在生意场上有着不凡的成就。”赵磊眉头轻佻:“可是对于人性的摸索,你绝对抵不上我的十分之一。”

“见惯了外面那些人的阿谀奉承,我在声色场上见过的人性,绝对能颠覆你对周围人的看法。”

“沈新月跟随你这么多年,无非也是咱们赵氏集团的一条走狗罢了。”

“只要我们给她足够的骨头,她就一直匍匐在赵氏集团脚下。可一旦有其他人跳出来,给她更多的利益,这条狗你觉得一定还会对赵氏集团衷心?”

“摇摇尾巴直接走掉这还是好的,不反咬我们一口已经是对咱们最大的宽慰!”

赵磊一番话,确实让赵思怡心中的坚持有所动摇。见惯了资本世界的真面目,赵思怡其实也知道金钱的绝对诱惑力。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他接受了金钱的作用,那么一定会被金钱所驱使。

那些能不为金钱所动摇的人确实有,可是大千世界中真的寥寥无几。

仿佛沧海中的一粟,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

“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轻易相信新月会背叛赵氏集团!”

虽然赵磊一再的强调,可赵思怡还是选择相信沈新月。

她在赌,赌这件事绝对不是沈新月干的。

可眼下,鸿盛确实对这次赵氏集团的挑战早有准备,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好了,够了!你们就不要再烦我了!”赵思怡揉了揉额头,寒声道:“这会终究还不是追究谁是内鬼的时候,眼下赵氏集团需要面对的,是怎么样继续跟鸿盛公司斗下去。”

“他们已经把所有货物铺到各级经销商和公司中,接下来赵氏集团和鸿盛公司,还是要在商场上见真章!”

赵思怡毕竟在商场中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赵氏集团一直被鸿盛公司压制。可赵思怡能一直立足秦海市,足见她还是有几分手段。

眼下赵氏集团已经失去可彻底覆灭鸿盛公司的最佳时机,只有继续跟鸿盛较量下去,才能让赵氏集团彻底扭转战局!

赵磊讪讪的离开了赵思怡办公室,一边走一边低声沉吟。

“都这个时候了,姐还要包庇沈新月这老娘们!”

“真不知道,这么多证据摆在面前,姐怎么还是不相信沈新月就是那个内鬼!”

刚巧赵磊从办公室中走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急匆匆赶来的沈新月。

冷眼瞥了一眼沈新月,赵磊看着沈新月快步走过去的身影,眼底浮现出一抹狞笑。

“老娘们快四十岁的年龄,保养的一点不比那些小姑娘差。甚至从她身上,还能感受到年轻人不曾有的那种魅惑。”

望着沈新月扭动的腰身,赵磊眼底的阴沉渐渐转变为一抹轻浮。

这个纨绔少爷是出了名的色坯子,对女人的渴望程度在秦海市绝对排的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