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初尝胜果

陈阳出奇招,凭空从国外工厂调来大量货物,一时间整个鸿盛公司上下震动。

这些日子里,鸿盛的工作人员都坚守在岗位,可鸿盛即将倒台的消息依旧像丧钟一般,时刻提醒着他们,鸿盛即将面临的危机。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的到,鸿盛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活力,公司上下的人都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每天上班打卡,下班走人,所有工作人员都仿佛行尸走肉一般,进出鸿盛公司大门。

可今天的鸿盛,完全就是这么多年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

从昨天鸿盛公关部突然宣布,鸿盛公司下季度产品,已经隆重上市。各级公司运营商们,又接连出现辟谣,所有人都知道鸿盛公司原来一直都早有准备。

消息乍一出现,犹如一剂强心剂一般,彻底让鸿盛活了过来!

面对赵氏集团的公然挑衅,鸿盛并没有表面上这么被动。

背地里鸿盛公司高层早已经着手应对赵氏集团的攻势。只不过这次鸿盛的高层们,玩的确实有点大。

竟然连整个鸿盛公司上下都瞒住了。

公司上下欢呼雀跃。高层隐瞒消息的过程,已经没有人去在意。所有人都对鸿盛重新焕发生机,表现出了无比的欣喜。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失去了江南电子公司的支持,还能如期交付下一季度的产品!”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新上任的董事长能力不一般,早在江南电子公司背叛初期,已经联系好了国外的生产厂家。”

“对,我也听说了!江南电子公司单方面断掉我们的供货链,可是董事长竟然无缝衔接了东南洲的生产工厂!”

这下所有鸿盛的工作人员,都对这位新上任的董事长,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崇拜。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够有这样未卜先知的能力。仅仅凭借一己之力,就能扭转整个鸿盛公司和赵氏集团的战局。

鸿盛公司神秘的董事长,下面这些人都没有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他们只是知道,新任董事长叫陈阳,是个年纪轻轻的男子。

“陈总,您快要被公司的员工们神话了。”刘岚站在陈阳身旁,抿嘴轻笑:“刚才一路走过来,下面的工作人员全部都在讨论你这次的惊天逆转。”

“什么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底下的人就差把你说成天神下凡了……”

刘岚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心中对陈阳的佩服确实也与日俱增。

跟随在陈阳身旁,刘岚当然对陈阳的整个计划都了如指掌。

一个刚刚接手鸿盛公司没几天的年轻人,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和提示下。不仅把赵思怡这个商场老手算计进去,就连瞒着鸿盛公司上下,他都能从容不迫。

从整个计划在陈阳心中萌生,再到陈阳把计划一步步实现。几乎每一个步骤的实现,都在陈阳的算计之中。

试想一下,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已经有这样的城府和见解。假以时日,一旦陈阳有了更多的磨练机会,他的成就绝对无可限量。

“鸿盛公司上下一心,应该再也没有什么风浪,能够使他们动摇。”陈阳低笑一声。

二人站在公司最顶层的办公室门口,俯视着楼下来来往往的鸿盛工作人员。

这一刻,就连陈阳心中也小小的窃喜了一下。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掌控鸿盛,跟赵氏集团开战。虽然表面上是赵思怡对鸿盛先下的手,可陈阳知道,这次双方的交战,完全就是他一手导致。

整个计划到现在为止,还在往陈阳的计划方向进行。他所预期的效果,也丝毫没有出现偏差。

如果没有赵磊先前想尽办法折磨陈阳,他也不会对赵氏集团怀恨在心。

赵氏姐弟同样作为秦海市年轻一代,跟陈阳之间的各种羁绊,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局面。

“下面的人,只是知道我们在赵氏集团的攻势下,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陈阳脸上的笑容依旧:“如果他们知道,咱们这次的计划,是奔着毁灭赵氏集团去的。”

“恐怕所有人都会彻底震惊吧。”

“仅仅一次小小的胜利,完全不能满足我对赵氏集团的期许。亲眼看着赵氏集团一步步覆灭,才是我最终的计划。”

这一刻陈阳说话的时候,语气都变得低沉起来。

一旁的刘岚仿佛也在一瞬间,对陈阳感到一丝陌生。

这还是之前她认识的陈阳吗?面对自己的敌人,杀伐决断没有任何的怜悯。

仿佛此刻陈阳的眼中,已经把赵氏集团宣判了死刑一般。

“陈总,跟赵氏集团的战争,这才刚刚开始。”

“咱们的下一步计划,也要如期进行了吧?”

陈阳点了点头,嘴角挂着一抹冷笑:“你安排一下,我们去见一下杨江南。”

“为了以防万一,我觉得还是要对这个人再叮嘱一下。”

“我有一种感觉,杨江南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能跟我们合作,完全就是靠着老吴的一点薄面,还有事成之后,鸿盛公司能够带给江南电子的利益。”

刘岚点了点头,快步离开这里,着手安排下一步的计划。

这一刻,陈阳独自站在这里,俯视着脚下所有鸿盛员工。

他从来没有这样一种感觉,原来手握权力运筹帷幄的感觉,是这么的舒爽。

就在两个月前,如果有人告诉陈阳,他会做到今天这一步,他绝对不会相信。

包括刚刚接受鸿盛公司的时候。

可眼前陈阳一手谋划的计划,已经一步步成功实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在这一刻不断侵袭着陈阳全身的细胞。

“原来这就是成功的感觉,比起那些所谓的赚钱和名利,能够一步步掌控全局,完成惊天逆袭,这种感觉太爽了。”

“如果可以,真希望这样的感觉,能一直伴随在我身边。”

可口袋中的电话铃声,确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彻底把陈阳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喂陈阳,真有你的,这都能让你咸鱼翻身?”

电话中张馨调侃着陈阳:“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我在上次那家西餐厅为你庆功,不许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