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条件

陈阳这下彻底笑出了声:“赵磊,我没有听错吧?”

“这点事情,你就拿死来威胁我?你堂堂赵氏集团大公子,难道真的敢为了名誉寻短见?”

“如果你今天从这里跳下去,我保证以后不再与赵氏集团为敌。”

陈阳指了指窗口位置,似笑非笑的看着赵磊。

仿佛看着恶魔一样,赵磊怎么也不敢相信,陈阳竟然真的让他去死。

“算你狠!”赵磊咬牙切齿的说道:“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满脸的毫不在意,陈阳继续说道:“我不想怎么样,就是想看看你赵公子,刚才到底为什么下~药给自己的下属。”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在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桥段,真的被我们碰上了。”

“你说巧不巧,我们要不要拍个照留念一下?”

赵磊彻底没了脾气,此刻充斥着他内心的只剩下恐惧感。

眼前陈阳吃定了他,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今天想要从这里全身而退,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也正是陈阳所要达到的目的。

一点点消磨赵雷的意志,看着他被肆意蹂躏。

“原来对仇人肆意妄为,是这么爽快的一件事情。”陈阳嘴角冷冷一掀:“难怪之前你赵公子,不惜跟我一个小小业务员来劲。”

“是不是当初蹂躏我的时候,你也有这样的快感?”

赵磊不敢吱声,他对陈阳的恐惧,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肆意蹂躏对手的感觉,赵磊已经尝试了无数遍,可每次都是他蹂躏别人。万万没有想到,今天阴沟里翻了船。

让陈阳抓个正着,赵磊知道今天一定凶多吉少。

“陈阳,我还是那句话,落在你的手里我无话可说。”

“只要你提出来的条件,我今天一定都答应你。前提条件是我能做到。”

赵磊一心想快点脱离困境,只能对陈阳开出了最后的底线。

看着赵磊无计可施,又不得不服软的样子,陈阳嘴角泛起一抹轻笑。

也正在这时,躺在床上的沈新月朦朦胧胧醒了过来。

不可避免的,一阵刺耳的尖叫声过后,沈新月满脸羞怒的看着赵磊。

就算沈新月再怎么傻,她也能猜得出来,刚才自己差点经历什么。

虽然不知道陈阳他们几个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眼含泪珠的沈新月快步走到赵磊面前。

满脸的委屈加上愤怒,沈新月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氏集团的大公子,今晚竟然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

“赵磊,我对赵氏集团一直忠心耿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是你姐姐的得力助手,你这个人渣竟然对我也下得去手!”

瞥了一眼沈新月,赵磊眼底终于出现一抹光亮。

“难怪,难怪,终于让我知道了。”赵磊冷笑一声:“我说陈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你真的私通鸿盛公司,把赵氏集团的商业机密泄露给他们。”

“我姐这么相信你,你还做出这种事情。”

劈头盖脸被赵磊反咬一口,沈新月心中的怒火彻底释放出来。

“血口喷人,你这个混蛋!”沈新月对着赵磊就是一阵撕扯。

已经遭受了陈阳一阵拳脚相加,赵磊面对沈新月的撕扯,也只能勉力阻拦。

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赵磊注定要遭遇此劫。

就在沈新月不停撕扯赵雷的同时,沈新月一脚踩在了赵磊身上。

赵磊瞬间脸色煞白,仿佛一个煮熟了的大虾一样蜷缩在地上。

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赵磊喉咙里发出,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赵磊的惨叫。

“得,咱们赵氏集团的大公子,恐怕要失去当男人的资本了。”陈阳嗤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旁张馨轻啐了一声,瞬间也觉得大快人心。

赵磊这个浪荡公子,不知道侵占了多少无知少女的清白。仗着有赵氏集团撑腰,赵磊几乎从来都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今天恐怕也是天意轮回,人心昭昭!

刚才还在地上不断翻滚,下一秒赵磊就要晕死过去。

一个人从心里和生理上,都遭受了这么沉重的疼痛,赵磊恐怕醒来也会彻底癫狂。

陈阳可不想真的因为这样,引出什么人命。

“你是赵思怡的秘书吧?给赵思怡打电话,让他来收拾赵磊的烂摊子。”陈阳面色平静,眼中仿佛根本没有任何波澜。

沈新月低声啜泣着,还是顺从的拨通了赵思怡的电话。

赵磊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陈阳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况且等赵思怡来了之后,还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争端。

陈阳的心底,也十分想把赵磊蹂躏在脚下。可理智告诉他,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他根本不屑于去做。

要想战胜自己的对手,只有凭借强大的手段,光明正大的击垮他们。

只有这样才是对对手,最大的打击。

如果陈阳趁机威胁了赵磊,恐怕赵磊心中也不会服气。所有之前蹂躏赵磊的事情,都会被赵磊归结到抓住把柄这件事上。

陈阳可不想赵磊就这么快意志消沉下去,他就是要看着赵磊,一点点被自己蹂躏,慢慢变成他脚下的瓦砾!

“您就是陈阳,陈总吧?”沈新月打完电话,也跟着走出了房间。

“谢谢您今天救了我,如果不是您及时赶到,恐怕我真的会被这个禽兽……”

随意摆了摆手,陈阳笑着说道:“举手之劳,如果要谢你应该谢谢张馨。”

“是她发现赵磊在你的酒中动手脚,我们才将计就计,尾随赵磊前来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噗通’一声跪在张馨面前,沈新月再次对着她千恩万谢。

“谢谢您张馨小姐,我是赵氏集团的董事长秘书,沈新月。”

“以后只要张小姐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从来没有受过别人这么大的礼,张馨也不好意思起来。

“沈小姐起来吧,对付这种人渣,任何人看到也不会无动于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