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反咬一口

沈新月跪在地上,心里的感激之情无以复加。

她没有想到自己在赵氏集团任劳任怨,到头来也没能逃过赵磊魔掌。

一早就知道赵磊浪荡公子的名头,沈新月在赵氏集团,总是有意无意避免跟赵磊有交集。

千防万防终归没有防住赵磊的阴谋。

“不管怎么说,谢谢张小姐,如果没有你们出现,我以后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陈阳低叹一声,随口说道:“起来吧,赵磊也算得到了应有的报复。”

“看他的样子,以后应该不会再祸害女人了。你也算为秦海市女性,做了一件伟大的事。”

都这个时候,陈阳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一旁的张馨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能没好气的白了陈阳一眼。

土包子说话越来越没没个正行!

“沈小姐起来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们动了赵磊,待会赵思怡到来,看到这一切一定会大发雷霆。”

“为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张馨搀扶起沈新月,几人就这么离开了酒店……

第二天,秦海市人民医院。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赵磊的病情!”

“赵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

赵思怡在走廊中,对着赵磊的主治医生高声咆哮。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赵思怡一夜未眠。

赵磊至今还没清醒过来。

堂堂赵氏集团大公子,发生这样的事情。赵思怡也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封锁。

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几乎早上的时候,秦海市小道消息就开始盛传。

赵氏集团大公子赵磊,昨夜嫖娼未遂,被人打成了废人。

赵思怡脸色铁青,冷冷看着赵磊的主治医生。

“赵董事长,我们能理解您的心情。”

“作为赵公子的主治医生,我当然会尽全力救治赵公子的病情。”

“可实际情况您也了解了,赵公子确实遭受了巨大创伤。基本能完全恢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放屁!”赵思怡低吼一声,粗口都爆了出来:“秦海市最好的医院,竟然治不好我弟弟的伤?”

“昨晚送他来医院的时候,你还给我保证过,一定可以治好赵磊!”

“这才过去几个小时,你竟然舔着脸跟我说,赵磊复原的希望很渺茫?”

“你们医院到底还能不能行,如果你治不好赵磊的病情,我一定让你们医院好看!”

赵思怡在走廊上高声吼叫,赵磊住院的消息也彻底惊动了院长。

赵思怡仍旧在指责赵磊的主治医生,医院的院长匆忙赶了过来。

“赵董事长,您先消消气。咱们有什么话慢慢说,赵公子的病情我也了解了一点。”

“我们不妨到病房中说,你看可好?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您应该也不希望赵公子的事情,传遍整个秦海市吧。”

毕竟是人民医院的院长,赵思怡冷哼一声,率先推门走了进去。

“赵董事长,赵公子的病情,如果说有人能够医治,只能寄希望于摩国那边的先进医学技术。”

“目前咱们国内的医疗水平,确实救治不了他这种情况。”

“您也看到了,赵公子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足见他受的伤对他的伤害是多么大。”

院长意味深长,说话的时候脸色无比真诚。

“与其您在这追究我们的责任,还不如快点联系摩国那边,给赵公子转院吧。”

“还有,我多说一句,赵公子受的伤,不偏不倚完全命中要害。”

“能够对赵公子下这么重的手,我想您最应该追究的是下手之人吧。”

冷冷瞥了一样院长,赵思怡沉声说道:“我怎么做事不用你来教!”

“既然你们救治不好赵磊的病情,也不要在这里推卸责任。”

“弄伤赵磊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至于你们医院的无能,我也会记在在心里!”

院长心中微微一颤,仍旧低眉浅笑:“没有救治好赵公子,我们确实也有责任,希望赵董事长息怒。”

“咱们还是先把救治赵公子放在首位吧。”

两人正说这话,躺在床上的赵磊,迷迷糊糊吐出几个字。

“……姐……你一定……要……”

赵思怡急忙走到病房前,急声问道:“弟弟,到底是什么人把你弄成这个样子。”

“警方那边我已经派人去催促了,一定会把打伤你的人彻底挖出来!”

“是……陈阳……和沈新月!”

赵思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陈阳和沈新月?”

“新月怎么会跟陈阳搅在一起!”

“他们……串通……”

还没有说几个字,赵磊又晕死了过去。

“医生,快点看看我弟弟,到底怎么了。”

主治医生一直站在门外,听到呼声也连忙赶了过来。

“赵董事长放心,赵公子只是晕了过去。”

“因为遭受的伤害实在太严重,这对赵公子的心理和生理,都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现在赵公子只是晕了过去,既然他已经清醒了,说明我们的救治还是有效果。”

赵思怡脸色越来越难看。

赵磊情形了片刻,彻底把昨晚的真凶道了出来。

陈阳和沈新月!你们两个混蛋,竟然对赵磊下这么重的手!

还有沈新月,枉我还这么相信你,看来暗通鸿盛公司,给他们传递消息的就是你了!

就在这一刻,赵思怡彻底断定,沈新月就是那个出卖赵氏集团的内奸!

“喂,新月,半个小时之后,到我办公室见我。”

“如果我待会没有看到你的人,那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赵思怡恶狠狠挂断电话,眼镜一眨不眨盯着床上的赵磊。

苍白的脸色,加上干涸的嘴唇,往日那个风度翩翩的赵磊,仿佛一去不复返一样。

发生这种事情,无疑是断了整个赵氏集团的后路!

“陈阳!沈新月!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