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小试身手

凌风驾车在蜿蜒的山路中不断穿梭,三人很快便来到一处幽静山涧。

“师弟,下车吧。”凌风指了指面前的一条小路:“前面就是烈火宗的山门,进去的唯一通道就是这条石涧小路。”

顺着凌风手指的方向望去,陈阳看到小路尽头的山上,隐约矗立着一道石门。

“那就走吧,大师兄应该已经到了。”陈阳眼中满是兴奋。

对于陈阳来说,见识这一次传武比赛,的确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通过几个月的修炼,陈阳明显感觉到,传武本身隐藏的秘密实在太多。

单单像外界传言的那样,传武只是花把式,只能用来强身健体一说,在陈阳这里根本站不住脚跟。

随着修行的日益增加,陈阳自身的实力也在稳步提高。每天早上打坐吐纳加上不断跟凌风对阵,陈阳现在的武艺突飞猛进。

甚至有那么几次,陈阳凭借着敏捷的身手,差点打败凌风!

要知道陈阳才入门传武多久,总共加起来的修行时间,与凌风相较而言毫无可比性。

可事实就是,凌风修行这些年,已经感觉陈阳的实力隐隐要超越自己。

借用大师兄段鹏的话,陈阳骨骼惊奇,可能会是传武一脉中的人才。

“走吧,他应该等不及了。”凌风笑着说道:“以大师兄的脾气,跟这些人待在一起,只会让他更加不自在。”

陈阳闻声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这个大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执拗的脾气,和不通情理的性子让人头疼。

二人带着刘岚,漫步在山涧小路,向着烈火宗山门走去。

拜山的形式十分简单,因为这样一处隐世的门派,基本能来到这里的,都是传武界的朋友。

陈阳跟随凌风,很快就见到了独自站在山边的段鹏。

周围都是叽叽喳喳的鸟叫,无数郁郁葱葱的大树密布在山边的峭壁上。

说来也奇怪,烈火宗修建在山巅之上,到处都是这种悬崖峭壁。就连段鹏所在的这片别院周围,如果不小心一定也会摔个粉身碎骨。

“见过大师兄。”陈阳和凌风二人,对着段鹏作揖说道。

旁边的刘岚并不知道段鹏是什么人,可见到陈阳此刻竟然称呼他为大师兄,仿佛也能猜到什么细节一样。

来到烈火宗内部,刘岚都能被周围的奇景吸引。到处都充满着神秘,刘岚对陈阳和段鹏的关系,自然不敢有任何的疑问。

“你们来了,我还以为这次又是我一个人独自应战。”段鹏头也没回,继续盯着眼前的景色。

“怎么会呢,师傅早就安排我跟师弟来给你助威。”

“一来他希望你不要有顾虑,什么传世的宝物跟我们也没什么大关系,重在比武切磋。”

“二来师傅他也是有意,让师弟见识一下传武门派的真实实力。”

转身上下打量起陈阳,段鹏低声询问道:“怎么样小师弟,最近有没有荒废修行。”

“凌风在你身边,有时候可能不会叮嘱你,但你可要时刻提醒自己,努力修炼才行。”

凌风嗤笑了一声:“大师兄,这你可就错怪师弟了,他修炼认真着呢!”

“每天打坐调息这都是必须的,最近一段时间他的修行进展迅速,已经隐隐要超越我了。”

“哦?师弟的修行进展这么迅速,当师兄的可要亲自验证一番。”

“师弟,尽管使出你的本事,我到看看你最近的进展到底是多么迅速。”

陈阳嘿嘿一笑,对着段鹏低声说道:“师弟哪敢在师兄面前造次,我最近修行确实没有中断,但跟大师兄比起来,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段鹏轻哼一声:“让你试就试,婆婆妈妈一点都不利索。”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阳在心中暗自揣测到,看来今天免不了又要挨大师兄一顿‘毒打’。

“那师兄小心了。”

陈阳低吼一声,率先迈开了步伐。

只见陈阳单脚往前划出一步,双腿微曲做了一个起手的动作。

场上一瞬间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凌风拉着刘岚快步闪到一旁。

面对陈阳的动作,段鹏自然毫无波动,只是仍旧这么随意的站在原地。

心中也有点不服气,陈阳知道自己跟段鹏的差距。可看到段鹏对自己好不防备,还是多少有点嗔怒。

“看招!”陈阳低吼一声,率先发动攻势。

身体好像炮弹一般,陈阳运用腿部力量,瞬间弹射了出去。

几乎人在半空中,陈阳的单脚向着段鹏飞速踢出,一击势大力沉的腿击,硬生生落在段鹏头顶。

眼看着自己离段鹏越来越近,陈阳有信心,只要这一招命中,一定会给段鹏沉重的打击。

跟凌风的数次交手中,陈阳后来总结出来,高手的过招往往就是几招几式就可以决定胜负。

凭借着过人的速度还有超强的爆发力量,陈阳用这招开场屡试不爽。

场外凌风看着陈阳熟悉的动作,不由得低声嘀咕道:“师弟啊,你现在面对的是大师兄,怎么还会想着用这招取胜。”

果然如同凌风预料的那样,就在陈阳满心以为段鹏疏于防范,马上就要命中对方的时候,段鹏终于动了。

仅仅伸出一只手掌,段鹏清楚的预判了陈阳落下的着力点。

‘嘭’的一声,陈阳只感觉自己的脚,仿佛踢在了钢筋混凝土上。

脚上传来的力量回馈,完全就不是一个正常水平。刚才陈阳用上的全力,几乎全部被反弹了回来。

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巨力的反噬,陈阳人在半空中,差点被震飞出去。

心中伴随着一震大骇,陈阳还想继续第二招,可段鹏根本没有给他机会。

以陈阳现在的实力,竟然都没有看清段鹏手上的动作。

一阵滔天巨力从他脚下传来,陈阳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极力的控制着身形,可陈阳在半空中还是不能有任何的动作。

随着修行的时间变长,陈阳越是知道自己的实力。可今天真正面对段鹏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

落地后的陈阳,连连倒退了几十步这才堪堪稳定住了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