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宝物

“不错,能够抵挡我这一掌,看来你的修为的确进步神速。”

段鹏难得露出一抹微笑,对陈阳赞不绝口。

“如果换做之前的你,接我一招恐怕连站就站不住。”

陈阳心中顿生一阵无奈,明明自己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可放在段鹏眼中却受到了表扬。

“大师兄你羞辱我呢,在你面前我都没有还手之力。”

“你才接触传武多久,如果短时间就能接住我一招,那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任何修行都要循序渐进,切勿贪高图快。”

“好好修行吧,你的进步已经够快了。至少以你现在的实力,确实可以跟凌风打个不想上下。”

两人小小的一段比试,让段鹏心情也是一片大好。

能够收陈阳这么一个练武奇才,天师道一脉也算后继有人。

段鹏自然会为陈阳感到高兴,更多的也是为天师道一脉高兴。

“师兄,这次四个门派举办这场会武,听说是为了一件宝物?”凌风笑着走了过来。

“不错,宝物我已经看过了,对我们这几个传武隐秘门派,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陈阳凑上前来,低笑一声:“大师兄,到底是什么宝物,你就不要故意吊我们胃口了。”

“是一本已经失传的修炼功法。”段鹏神秘一笑:“这本功法记载了不少修行的法门,好像可以帮助我们打通身上的经脉。”

“如果按照功法修行,修行者好像可以修行传说中的真气。”

这下就连陈阳也惊呼一声:“大师兄,这些传说中的真气,还有修真一事,真的不是世人的臆想?”

段胖也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师兄也不清楚,只不过炎华国几千万年的文化底蕴,咱们传武门派也在这中间没落。”

“如果说真的没有什么修行密事,恐怕也不会出现咱们这几个门派。”

“可如果真的让我相信什么修行渡劫,御空飞行一说,我也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众人一阵沉默,纷纷对这本传世的修行功法起了浓厚的兴趣。

不为别的,能亲眼见证一下这本功法的记载,也算是对自己认知的肯定。

炎华国一直都流传着各种奇闻异事,而这其中有关各种修真门派的故事,更是层出不穷。

谁都想要触碰一下,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更何况几人已经身在这里,跟那本修行功法简直近在咫尺。

“师兄,你有没有把握,赢下这次会武。”陈阳明显来了兴趣,开始询问段鹏接下来的会武情况。

“这个不好说,这次参加会武的虽然只有四个门派。可其余三派,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鹰爪们,崆峒派,烈火宗,再加上咱们天师道一脉。四个门派都经历了几千年的岁月侵蚀。”

“虽然传武门派只见早已经立下规矩,所有人都隐世修行,不能轻易干预正常的人类社会。”

“但咱们天师道一脉实在太过弱小,比起他们三派,确实有很多不足之处。”

“别的不说,就单凭这里面最强大的鹰爪们,它的弟子就遍布全国。”

“鹰爪们分内门和外门,内门为传武门派,修行各种隐世功法。外门更多的是教授弟子,强身健体之术。”

“这次来参加会武的,便是鹰爪们内门大弟子,许树春。”

“此人年近五十,但是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朝气。常年修行的缘故,许树春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个三十几岁的青壮年!”

凌风低吟一声,随后问道:“难道咱们这次真的毫无胜算?”

“这样一本传世功法,我想就算是师傅,恐怕也不会轻易让给别人吧。”

段鹏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错,修行功法确实能助我们修为大进,所以这次会武各方一定会牟足全力。”

“恐怕明天的会武,必定会让四个门派争破头!”

“可是大师兄,既然这本功法这么抢手,为什么烈火宗还要选择拿出来呢。”陈阳沉声问道:“难道他们据为己有不好么?”

段鹏轻哼一声:“他们恐怕也得有这个胆量。传武各门派之间,早就约定俗成。”

“一旦有这种功法现世,一定要选择一个有能力的人拥有。”

“传武门派已经没落,想要继续保留传武门派下去,必定要有人能站出来,一直维持传武门派不受外来因素的困扰。”

“原来跟选武林盟主一样,只不过获胜的人不光得到修行功法,还要承担起保护传武门派不受外来侵袭的重任。”

这下陈阳总算明白过来,传武隐秘门派中的一点秘辛。

跟各种传闻中记载的不同,传武门派之间互相牵制,报团取暖。

在现代化科技领域的前提下,传武确实遭到人类社会的摒弃。但存在即合理,既然传武门派能一直流传这么久,就足以说明他们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合理性。

众人站在院子里,都满心期待明天的真正决斗。

不仅陈阳和凌风有这种想法,就连旁边的刘岚,也对传武门派秘辛大感兴趣。

就这样,三人也一同住下,等待着明天会武的真正到来。

可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一晚,差点让陈阳命丧在这里。

当晚,陈阳等人住下,因为先来无事,陈阳便在外面庭院中走动。

烈火宗占据这处高山顶端,占地规模不小,各种院子亭落不再少数。

陈阳信步走在院中,不一会便听到了不远处有人窃窃私语。

“大师兄,你是说天师道一脉很有可能胜出?”

本来陈阳不愿偷听别人谈话,可对方既然已经提及到天师道一脉,陈阳自然而然就对别人的谈话大为震惊。

怎么他们会谈到自己的门派?

悄悄往声音的近处走去,陈阳更加清楚的听到这边两人的对话。

“是的,天师道一脉一直都没有参加过这种会武,这次竟然心血来潮的出现在烈火宗。”

“如果不是为了那本传世功法,恐怕他们也不会这么积极。”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虽然可以压低了声音,可这种传武人常年习武,中气十足。

陈阳还是能清清楚楚听到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