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命悬一线

“那大师兄我们应该怎么办?”

“天师道一脉咱们知道的情报少之又少,他们不会真的隐藏着什么不世出的高手?”

“如果真是这样,咱们这次不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被叫做大师兄的男子,轻笑一声:“怎么可能,这本修行功法咱们鹰爪门志在必得。”

“不管用什么方法,就算明的不行,我们来暗的抢也一定要抢过来。”

原来他们是鹰爪门的人,这个被叫做大师兄的一定就是许树春!

果然如同大师兄说的这样,鹰爪门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陈阳心念于此,心中不仅大骂鹰爪门不讲规矩,竟然妄图软硬兼施,一点不讲求各门派的道义。

也就在心神一阵松动的时候,陈阳不小心踩到了旁边的瓦砾。

不好,被发现了!

陈阳惊呼一声,双脚点地快速向身后射去。

可许树春是何等实力,几乎听到这边动静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拦在了陈阳的去路上。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听我们讲话?”

陈阳轻咳了一声:“刚才上厕所路过这里,我并没有听到你们的谈话。”

“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许树春上下打量一眼陈阳,嘴角冷冷一掀:“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看你这一身劲力,应该不是一般的入门弟子。”

陈阳知道瞒不住许树春,只能无奈的说道:“我是天师道一脉的人,段鹏是我大师兄。”

许树春眼底浮现一抹惊疑,随后一闪而过:“原来是天师道,看来刚才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陈阳不置可否,并没有说话。

嘴角浮现一抹阴笑,许树春满脸狞笑:“既然这样,你今晚恐怕要命丧在这里了。”

心中一震大惊,陈阳怎么也不会想到,许树春为了这么一点事情,竟让想要杀人灭口!

强忍着心中的慌乱,陈阳嗤笑一声:“怎么你堂堂的鹰爪门大师兄,会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对我痛下杀手?”

“鹰爪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跟在许树春旁边的男子惊疑一声:“看来我们刚才讲的话你都听到了!”

“大师兄,这个人看来留不得,必须除掉!”

许树春脸上的狞笑更甚,深邃的眼神直刺陈阳心底。

双方实力差距不小,几乎让陈阳不知道如何是好。

仅仅从段鹏那里,陈阳就能知道这个许树春,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

更何况陈阳这种三脚猫修为,这么可能是许树春的对手!

“天师道的人,怪就怪你今晚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许树春冷笑一声,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

下一秒陈阳虽然早就做了准备,可许树春还是轻松扼住了陈阳的喉咙。

好像一只小鸡仔一样,陈阳就这么被许树春提了起来。

喉咙被人扼住,陈阳觉得心跳剧烈跳动,整个心脏都要蹦出来的感觉。

双手抓住许树春的手掌,陈阳用尽全身气力想要强行掰开。可两人实力的差距太大,陈阳握着许树春的手,好像握着一把老虎钳一般。

感觉到胸腔中的空气越来越少,陈阳整个脸都憋的通红一片。

任凭陈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次随行之旅,竟然成为了他丧命之时。

不想放弃心中的执念,即使知道可能没有任何机会,陈阿姨好难过还是用尽全力想要挣脱许树春的手掌。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确残酷的不行。

短短几十秒的时间,陈阳就感觉头晕目眩,根本再也没有气力跟许树春争斗。

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陈阳心中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他不想就这么命丧于此。可面对异常强大的许树春,陈阳根本没有一丝逃脱的希望。

就在陈阳想要放弃的时候,许树春背后的男子,先是怪叫了一声,紧接着许树春的手掌也彻底松开了陈阳。

重新获得呼吸的权利,陈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能够呼吸的感觉正好!

陈阳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不是段鹏又是谁!

原来段鹏刚才在调戏打坐,突然感觉自己身旁的陈阳不见了踪影。

出于对陈阳安全的考虑,段鹏还是跟了出来,在院子中搜寻陈阳的身影。

也正是段鹏这个无心之举,成为了陈阳活下来的关键。

这一刻重获新生的陈阳,在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以后怎么样,他都要一直修行下去。

不为别的,刚才许树春扼住他喉咙的劲力,就已经让他望而却步。

刚开始立足秦海市,谁都不能保证以后陈阳会不会遇见更强大的对手。

“保护好自己的唯一途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不管在生意场还是日常生活中,陈阳只有足够强大,才能跟其他的对手较量。

不然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一定插翅难逃。

“你也是天师道一脉的人?”许树春握着自己的手掌,满脸阴沉。

刚才一瞬间,段鹏赶到几乎拼尽全身劲力,对着许树春的手掌猛攻过去。

虽然许树春提早防备,可还是被段鹏呼啸而来的劲力所伤。

“天师道张掌门坐下大弟子,段鹏。”

冷冷盯着许树春,段鹏语气低沉。

“原来你就是天师道一脉的代表,今天的事情绝对没完。这个人年轻人偷听我们门派秘辛一事。”

“就让我们在会场上做个了断。”

根本不给段鹏继续追问的机会,许树春带着身后男子快步离开了这里。

一心挂念陈阳的安危,段鹏也不会再去追问许树春什么。毕竟大家都为了会武而来,他也不怕鹰爪门的人,会为了这种事情直接放弃会武。

“怎么样,刚才到底怎么回事,许树春怎么会对你痛下杀手!”

陈阳脸色渐渐恢复了过来,低笑着说道:“我听到了他们的秘密,所以他想要杀人灭口。”

“我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把杀人当成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段鹏轻叹一声,扶起了陈阳:“走吧,回到屋里我再跟你讲一下传武门派的事情。”

“这些人确实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而这也正是师傅退出武林,过着逍遥自在的原因!”

仿佛传武门派之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段鹏搀扶着陈阳一步步向别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