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段鹏发威

见到自己大师兄再次被许树春所伤,陈阳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戾气。

“混账东西,我跟你拼了!”

眼看陈阳要冲上台去跟许树春拼命,凌风闪身挡在他面前。

“师弟不要担心,咱们大师兄没有这么弱的。”

“刚才这点伤,应该能恰好让他痛下决心,接下来才是大师兄展现真正实力的时候。”

陈阳抬头满脸疑惑,凌风刚才的话让他有点不明所以。

“大师兄虽然答应着尽全力比试,可他还是心存慈念。刚才他好多招式都没有使出来,许树春应该已经彻底激怒了大师兄。”

“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待会才是大师兄展示真正实力的时候!”

陈阳担心段鹏安危,听到凌风的讲解,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原来大师兄还没有展现真正实力……!”

“可刚才仅仅这样,他还是跟许树春打的有来有回,大师兄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

场下众人都在指责鹰爪门的人,不讲武德。这种比试切磋竟然也能下死手!

可许树春好像并不在意众人的看法,一击奏效他的爪势更甚刚才。

跟之前一样的套路,只要许树春伤到对手,他就会不遗余力疯狂攻击。

这种招式也正符合了雄鹰猎食的现象。只要狠狠盯着对手,趁他虚弱彻底一蹴而就。

双拳仍旧上下翻飞抵挡着许树春的招式,段鹏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哼,大难临头了,还有心思笑的出来。”许树春招式无匹,低声嘲笑着段鹏。

如果刚才段鹏还留有一丝仁念,那么此刻段鹏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赢得这场比试。

“给我看好了!”段鹏低吼一声,双眼陡然间凌厉起来。

仿佛一头彻底苏醒的雄狮一般,段鹏周身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

这一声低吼,让在场人都感受到段鹏心中的怒意。

“好厉害,单凭这一声吼声,就能听出段鹏身上蕴藏的力量!”

“狠狠教训一下鹰爪门的人吧,他们仗着自己门徒众多,嚣张跋扈惯了。”

“等着看吧,段鹏发威接下来应该才有好戏登场!”

在众人一番殷切期待下,段鹏不负众望双拳攻势变的更加迅猛起来。

几乎两人每次交手的地方,都能发出一声‘嘭’,‘嘭’,‘嘭’的声音。

刚才还步步紧逼段鹏,许树春没得意多久,便被段鹏彻底压制住。

场上局势瞬息万变,所有人都在心底为段鹏摇旗呐喊,当然这并不包括鹰爪门的人。

他们此次来的目的,就是要拿到修行功法,不管用尽什么方法!

可眼看着许树春都被逼的节节败退,鹰爪门随行的人开始高声吆喝起来。

“许师叔加油,干死天师道的人!”

“鹰爪门战无不胜,没有人能彻底战胜我们!”

由于鹰爪门弟子这次来了不少人,场上的低吼声铺天盖地席卷过来。

跟他们不同的是,其他传武门派并没有出言吼叫。双方比试原本就是公平切磋,如果真的要彻底较量一个高低,只会伤了传武门派表面上的和气。

段鹏发威招招凶猛,配合着他势大力沉的步伐,擂台地面都被踩的龟裂开来,一道道细小的裂缝随处可见。

要知道这可是由青石板铺成的地面,没有这么强劲的力量,任凭谁都不可能把地面踩破!

这还不算完,随着段鹏一招更加凶猛起一招,许树春被逼的毫无退路,只能一步步向后方倒退。

眼看许树春被逼到角落里,眼中终于浮现出一抹慌乱。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段鹏实力竟然这么强劲。刚才跟段鹏硬碰硬,许树春感觉此刻自己的双掌都有点隐隐颤抖。

段鹏的拳式实在太过刚猛,完全就是力量和速度的结合体。

试想一下,这一拳如果击中许树春的要害,恐怕就算大罗神仙,也会无力回天。

拼命防守着段鹏的拳影,许树春终于退无可退,脚跟都触碰到了擂台的边缘位置。

抓住这个机会段鹏一蹴而就,右拳一击漂亮的直摆,直冲许树春胸口中门。

已经来不及做任何防御,许树春赶紧伸出双爪,平明阻挡段鹏的攻势。

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全场众人瞠目结舌。

许树春好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这一次他是被段鹏硬生生震飞了出去!

场上终于爆发出一声声喝彩声,段鹏赢了!

再看倒飞出去的许树春,狠狠砸到旁边的石阶上,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

鹰爪门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冲上前搀扶起许树春。

终于所有人这才发现,许树春刚才遭受的一击是多么凶猛!双爪此刻呈现一种怪异扭曲,赫然已经全部断裂开来!

正面硬接段鹏的招式,许树春双手彻底被震断,只怕没有个一年半载,他的手掌基本没有彻底恢复的可能。

鹰爪门弟子一个个眼神凶狠,仿佛要把段鹏扒皮抽筋一般。

“承让了,刚才失手把许兄手掌震断,还望见谅。”段鹏一步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看着许树春。

这哪是什么道歉,分明是赤裸裸炫耀!鹰爪门弟子一个个跃跃欲试,就要冲上来跟段鹏拼命一般。

声音中满是不甘,许树春低吟一声:“我技不如人,输的心服口服。”

“鹰爪门今天退出比赛,你才是最强的。”

“但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鹰爪门的人绝对不会忘记今天的事情!”

说着话许树春伸出颤抖的手臂,对着众多弟子强行摆了摆手。

“走吧,我们输了继续留在这只会丢人现眼!”

众多鹰爪门弟子,簇拥着许树春缓缓离开烈火宗的山门。

这次比试终于以段鹏的获胜,落下帷幕。

“哈哈,恭喜段贤侄,我就知道你可以。”韩火龙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本用红布包裹的东西。

“这本自在逍遥功法,以后就由你们天师道保管了。希望你能早日参悟其中奥妙,担负起维护咱们传武门派的重任。”

段鹏接过功法,沉声说道:“只怕今天为了这本功法,传武门派也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和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