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自在逍遥功

陈阳一行人辞别烈火宗掌门,半天时间便回到秦海市。

得到这么一本传世功法秘籍,借用段鹏的话说,一定要先拿给师傅过目才行。

众人的功夫都是张天禄传授,这本自在逍遥功拿在段鹏的手中,顿时让他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张天禄作为龙虎山旁系一脉,在传武各门派中一直享有盛名。如果不是他早早退出江湖,只怕这本功法秘籍会直接送到他手中。

烈火宗一战,段鹏拔得头筹获得自在逍遥功的掌有权。这不仅是对他实力的肯定,更是在他的身上压着的一副担子。

保卫传武门派一直流传下去,段鹏觉得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得先请示师傅定夺。

当张天禄接过自在逍遥功的时候,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喜色。

“不错,不错,这本书记载的功法繁杂,而且隐隐中提及了真气的定义。”

“想必在传武流传的年代里,古人对自己身上的真气,已经掌控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书中记载,人体在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全身机能和器官达到一种完美的境界。这时候全身的真气便畅通起来。”

“等修行之人体内的真气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便能以气运力,达到刚猛并进的地步!”

天师道一脉弟子四人围坐在一起,都对书中的记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师傅,难道我们修炼到最后,真的能炼化出所谓的真气?”曹羡阳一脸喜色,急不可耐:“传武门派流传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听说有人能修成真气一说。”

“况且如果真的有人能修成这个,岂不是变成了书中记载的仙人一样?”

凌风在旁边摇了摇头:“师弟,这种开天辟地,点石成金的仙人记载,只不过是古人的一众臆想,你就不要当真了。”

“但依照这本书中的记载,恐怕假以时日,修成自在逍遥功的人,以气运劲还是可以的。”

张天禄轻抚着自己的长须,矮小的身材在徒弟四人中来回踱步。

“段鹏,你身为他们的大师兄,理所应当要担当起保护众师弟的责任。”

“而且你又赢得了烈火宗会武,以后传武这几个门派的人,一定会以你马首是瞻。”

“这本书还是你收起来吧……”

听到张天禄真的把功法交给自己,段鹏脸上喜不自禁。

“但是,这套功法既然已经传到咱们天师道一脉,我们就不要这么拘泥形式。”

“把他传抄几份,你们师兄弟每人留一份,日后能不能修出成果,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张天禄这么做,无非是投石问路。

一套遗留下来的修行功法,究竟能修成什么效果,谁也保不准。这样传抄几份,让手下这几个徒弟人手一份,说不定以后对他们的修行,还大有益处。

而之所以张天禄没有命令段鹏,再抄个几份分发到各门派手中,也是为了保护天师道这几个徒儿的利益。

试想一下,如果传武门派中,人人都习得这么一套功法,以后传武门派之间的区别只会越来越小。

大家修行的都是相同的功法,无疑是对各门派传武的一种加剧毁灭。

几个人听到张天禄这么安排,表情也各不相同。

段鹏自然十分欣喜,这套功法从拿到手中开始,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身旁。

而凌风跟曹羡阳在经过最初兴奋之后,纷纷脸色随意的表示,与其沉下心来修行这套功法,倒不是好好忙现实中的事情。

毕竟他们一个是陈阳的保镖,一个又经营一家健身俱乐部,他们传武门派弟子的身份,早已经被不知不觉替换。

每个人都找到了在现实生活中的归宿。

张天禄知道这两个子弟,心性随意也就不好再强求,但是仍旧答应每人传授他们一份功法。

而陈阳跟他们不同,这次烈火宗会武,他差点就命丧许树春之手。

究其原因还是陈阳实力太过弱小,当真正面临强大的对手时,他仍旧是别人眼中的蝼蚁。

这种感觉,就好像陈阳还是业务员的时候,处处都要遭受赵磊的打压和暗算。

只有当自身的实力到达一定程度,陈阳才会拥有反抗的实力。

况且陈阳一直都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对他好的人他会记一辈子。但是像许树春这种差点要了陈阳命的人,陈阳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徒儿多谢师傅,我一定好好研究这本功法,早日修成上面的内容。”陈阳双手作揖,也学着段鹏等人的样子躬身称是。

功法到手,陈阳回到家便迫不及待的翻看着。

一页页的功法,记载十分详细,从最基础的呼吸吐纳再到贯通经脉,这本书上的记载几近独特。

陈阳独自坐在别墅中的花园里,虽然是半夜时间,但周围所有事物,在陈阳的眼中仍旧能大致看清。

按照功法的记载,陈阳舌顶上腭,提肛收腹。好像一座雕像一般席地而坐,这一坐便是几个小时。

凝神静气,陈阳呼吸匀称,仿佛跟周围景色融为一体。

当陈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整个脊背,好像火烧过一样灼热。

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夏末秋初,夜晚时候地上十分凉爽。陈阳这么盘膝而坐,此刻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凉意。

相反的经过打坐吐纳,陈阳感觉仿佛连身心都变得空灵起来。

跟之前段鹏教他的那套口诀不同,自在逍遥功所记载的吐纳方法更为具体。

包括各种身体器官和意识应该怎么配合呼吸进行调整,功法中都有记载。

陈阳瞪大的双眼扫视一眼周围的事物,此刻深夜十分周围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可陈阳还是能在这漆黑一片中,看到不远处花坛中的花花草草。

从修行功法第一天开始,陈阳切身感觉到功法的奇效。

试着随意活动了一下身体四肢,陈阳更加的欣喜若狂。虽然自己并没有睡觉,但刚才打坐的时候,自己的精气神已经得到了休憩。

况且陈阳现在感觉全身都身轻如燕,全身四肢都无比的轻盈,浑身都充满着暖洋洋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