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真相

Rose酒吧跟以往一样,还是一片安雅静素的氛围。

唐文耀跟着赵思怡走进这里的时候,也被酒吧的小情调吸引。

“酒吧一条街上,竟然有这么一家环境不错的小店。”唐文耀嘴角轻笑。

“让你来不是花天酒地的!”赵思怡瞪了一眼唐文耀,自顾自往里面走去。

如果不是唐文耀跟杨江南的关系,赵思怡才不会带这个酒囊饭袋来这里。

也不知道当初唐文耀是怎么混进鸿盛,又跟杨江南建立关系的。这么一个毫无用处的废物,也能做到今天这个位子!

“难道杨江南也是这种,时常跟酒肉为友的人?”

赵思怡怎么也揣测不到杨江南和唐文耀,有什么可以共通的特点。

两人往酒吧包厢方向走去,赶巧不巧撞见了从旁边走过来的陈阳。

“陈阳!”

唐文耀绝对忘不掉陈阳的身影,几乎他出现的瞬间,就惊疑了一声。

赵思怡也满脸疑惑,冷冷盯着陈阳。

“呵呵,陈总好雅兴,大白天竟然泡在酒吧里。”

陈阳脸色淡漠,嘴角浮现一抹淡笑:“赵总彼此彼此,你不是也出现在这里吗?”

“难道赵总来这里,不是为了喝一杯?”

第一眼看到陈阳的时候,赵思怡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慌乱,就连心脏都咯噔一下。

为什么陈阳会出现在这里,刚才电话中的那个声音好像跟他有点像!

杨江南怎么会跟陈阳搅合在一起,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任凭赵思怡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杨江南为什么会跟陈阳聚在一起。

“陈阳,你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杨江南的指使吧?”

赵思怡极不情愿,可还是出声问了一句。

她越来越觉得陈阳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

鸿盛公司跟江南电子的唯一联系,就是唐文耀。没有了唐文耀,杨江南不可能跟陈阳对话。

换句话说,陈阳的出现基本可以断定,就是杨江南的意思。

他到底想干什么!

赵思怡脸色阴沉,已经被一股怒火所笼罩。

“赵总多虑了,并不是杨江南约我来的。”

“而是我把杨江南约到了这间酒吧见面。”

陈阳随口说出的话,彻底激起了赵思怡的怒火。

“混蛋,杨江南在哪!”

听到外面的动静,杨江南其实早早就来到了走廊尽头。

“赵总消消气,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让你动这么大肝火。”

一如既往满脸堆笑,杨江南缓步走到赵思怡的面前,跟陈阳并排站在一起。

场上局势一瞬间明了,杨江南要反水选择站在陈阳身边!

“杨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们两家公司才是合作关系。”赵思怡咬牙切齿:“共同对付鸿盛,才是我们两家公司应该考虑的事情。”

“你把陈阳约在这里,难道就不考虑下我们的合作关系?”

杨江南赶紧摆了摆手说道:“赵总息怒,我想你是误会了。”

“江南电子一直都在履行跟赵氏集团的合约。只不过我们跟陈总也一直保持着关系,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赵思怡面色一沉,脸色彻底暗淡下去。就连身体都在踉踉跄跄打颤,如果不是唐文耀在旁边,只怕赵思怡已经摔到在地上。

赵氏集团和鸿盛公司的对决,没想到就要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江南电子控股赵氏集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出于对赵氏集团未来的考虑,我希望咱们进包间谈一谈。”

杨江南的语气不容置疑,刚才堆笑的脸庞已经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深沉淡漠的眼神。

赵氏集团的命脉被外人抓住,赵思怡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几个人先后走进了酒吧包厢,一时间整个秦海市最不应该相聚的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一起。

赵思怡冷冷看着陈阳,仿佛随时要把陈阳扒皮抽筋一样。

而反观陈阳,从进屋开始脸色就十分随意淡然,好像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跟他丝毫没有关系一样。

两个人强烈的反差,让唐文耀这个中间人也感到坐立不安,额头都渗出了细汗。

“杨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赵思怡面无表情:“你该不会觉得现在这种情况,赵氏集团和鸿盛还有回旋的余地?”

直到现在,赵思怡也不敢相信杨江南反水。她只是觉得杨江南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利益,想要强行拉拢陈阳。

杨江南眼帘低垂:“赵总想多了,我可不是来充当什么和事佬的。”

“江南电子控股赵氏集团,我觉得有必要对赵总强调一下,赵氏集团未来的环境。”

赵思怡冷哼一声:“赵氏集团的未来,不牢杨总挂念。”

“我就想知道,杨总跟陈阳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如你所见,我跟陈总当然是朋友关系,赵总对这个答案还满意吗?”

“混蛋,原来你们自始至终都认识!”赵思怡银牙咬得咯咯作响:“这么说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什么对鸿盛公司失望,期盼着跟赵是集团合作,这些都是你们一起编造的谎话!”

杨江南连忙摇了摇头:“不,不,赵总误会我了,最初时候是赵氏集团找上我,要求跟江南电子公司深度合作。”

“如果没有唐老弟在中间牵线,我也不会有机会跟赵氏集团合作不是?”

说着话,杨江南对着唐文耀点了点头。

仿佛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唐文耀脸色都变的一阵煞白。

本意向着借用江南电子公司,彻底搞垮鸿盛,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赵氏集团的脚。

“唐文耀你个王八蛋,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缘故。”赵思怡站起身来,狂扇唐文耀一个耳光。

“赵总,我绝对不知道杨江南跟陈阳的关系,当初也是您让我接洽江南电子,您可不能冤枉我。”

转身冷冷盯着面前的陈阳和杨江南,赵思怡嘴里慢慢挤出几个字。

“说吧,你们找我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单单跟我揭露你们完美无缺的计划?还是想看我被你们糊弄的样子。”

赵思怡混迹商场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一种无力感。

她怎么也想不到,陈阳这个刚出茅庐的年轻人,竟然从一开就算计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