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条件很简单

赵思怡开始对付陈阳的时候,只不过把他当做一个完全不着边际的门外汉。

出于为赵磊报仇的想法,赵思怡才主动约见杨江南,启动一系列的对付鸿盛的计划。

表面上赵思怡为了帮赵磊报仇才开战,可实际赵思怡也趁机打起鸿盛的主意。

既能彻底摧毁鸿盛,又能把陈阳打回原形。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赵思怡自然乐于奉陪。

回首整件事情的经过,赵思怡这才发觉,其中竟然有这么多的不合理性。

单不说杨江南为什么愿意主动抛弃鸿盛。陈阳在整个过程中,每次都能从容不迫,其实是他并没有把赵氏集团的报复计划放在眼里!

陈阳对自己太自信了,从始至终他都知道自己一定会获胜。

有杨江南这个烟雾弹在赵氏集团这边,无论谁都会觉得赵氏集团稳操胜券。

没有人过多的考虑过陈阳的态度,这么反常的表现,换做任何人都要追查下,陈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可事实却是陈阳在最后时候成功翻盘。

为了这件事,赵思怡不惜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亲手赶走了为她效力近十年的沈新月!

“陈阳,你这个王八蛋,从一开始你就是冲着我们赵氏姐弟来的!”

陈阳收起了一脸的淡漠,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不错,我就是看你们赵氏姐弟不爽。”

“只有把你们彻底击垮踩在脚下,才是让我最兴奋的事。”

赵思怡脸色涨的通红,就连胸口也跟着一阵阵剧烈起伏。

从小到大,赵思怡都没有过这种感受。这种被人肆意羞辱,但是又丝毫没有办法还手的窘迫。

“陈阳,你做到了,不仅把我耍的团团转,就连整个赵氏集团都被你牵着鼻子走。”

“现在你满意了?但是我告诉你,如果你觉得这样我赵思怡就会认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江南,笑呵呵说道:“赵总消消气,商场如战场,我们追逐的也是利益。”

“既然今天陈总已经把话挑明,我不妨也打开天窗说亮话。”

“江南电子之后不会再参与你们的争斗,我愿意交出手里的那些股份。”

赵思怡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还是一脸狐疑瞥了陈阳一眼。

后者坐在那里,表情都没有丝毫波动,这让赵思怡心中也顿生一阵窃喜。

“杨总你真的愿意归还赵氏集团的股份?”

杨江南点了点头,接下来的话彻底让赵氏集团二人,顿时火冒三丈!

“江南电子公司掌控的25%股份,希望赵总能以一倍的价格收回。”

“其实也不多,区区不到五亿的资金。”

说话的时候都轻描淡写,仿佛五个亿的资金,在杨江南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一样。

赵思怡终于知道了陈阳跟杨江南打的如意算盘。、

他们不仅要把赵氏集团击垮,到最后都不忘了趁机敲诈赵氏集团一笔。

赵氏集团25%的股份固然重要,可以赵氏集团此时的实力来看,杨江南手中的股份,根本不可能值这个价!

“杨总,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你明知道赵氏集团一天不如一天,竟然还要五亿!你怎么不去抢!”

“还有,你们江南电子公司吃里扒外,没有信守合约,难道你就不怕秦海市商界嗤笑你吗?”

杨江南眉头微微一皱,满不在乎:“赵总言重了,江南电子一直都履行着咱们的合约。”

“我们可以一直给赵氏集团供货,但要看赵总有没有能力,解决商品积压的问题。”

“虽然赵氏集团财大气粗,可以不断倾销货物,可我相信赵总还是明智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

陈阳和杨江南的配合,彻底把赵氏集团的后路堵死。

赵思怡就算想继续跟鸿盛争斗下去,也要考虑之后的影响。

赵氏集团不可能不计后果,继续跟鸿盛耗下去。

赵思怡阴沉着脸色,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无比阴狠:“好,好,算我赵思怡瞎了眼,竟然被你们两个人摆了一道。”

“你们就想趁机敲诈赵氏集团,五亿不是不可以,但要给我三天的时间。”

“三天内我筹集到五亿,以后赵氏集团和江南电子公司,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

冷冷撇下这么一句,赵思怡起身摔门而出。

赵氏集团跟鸿盛公司的争斗,在这一刻彻底见了分晓。

赵思怡完全落败,赵氏集团损失惨重。

“恭喜陈总,彻底重创赵氏集团,恐怕以后几年的时间,秦海市都不会有人是您的对手。”

“秦海的电子科技领域,鸿盛公司将会一家独大!”

“希望以后陈总也不要忘了,我们江南电子跟你的这份情谊。”

陈阳颔首说道:“这个自然,我能为赵思怡下这么大一个圈套,还是多亏了杨总从中帮助。”

“如果没有江南电子公司,赵思怡也不会轻易挑起战争。”

“只是她没有想到,最终会以这种方式惨淡收场。”

“恐怕赵氏集团赔偿的问题,马上也会在秦海市不胫而走。”

“到时候咱们又可以恢复之前的合作……”

杨江南脸色认真,伸手紧紧的握住陈阳的双手。

“陈总少年英雄,刚刚接手鸿盛就完成刘总几年不能完成的目标。”

“你以后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鸿盛公司必将在你的带领下,更加的辉煌!”

知道杨江南是在拍自己的马屁,陈阳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杨江南。

仍旧是那种感觉,杨江南给陈阳的感觉,他无时无刻不在假笑。

不管刚才对赵思怡,还是此刻面对自己,杨江南的笑总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个人一定要好好提防!

陈阳始终放不下对杨江南的看法,这种敏锐的嗅觉,确实好像与生俱来一样。

正是因为一直对杨江南心怀隔阂,后来鸿盛公司也才免遭了一次损失。

也直到不久之后,陈阳才算是看清了杨江南的真面目。

或者说,陈阳看清了资本世界的真面目。这个充满着金钱诱惑的世界中,根本有太多的陷阱和阴谋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