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个混蛋!

来到Rose酒吧,陈阳心情一片大好。

夜晚Rose酒吧,林莉莉早已经打扮好,坐在小舞台上哼唱小调。

二人早已经形成默契,仅仅互相对望一眼点头微笑,便算是打过招呼。

“再给我一杯啤酒。”陈阳坐在吧台位置,把手中的鸡尾酒杯推到服务生面前。

跟往常一样,陈阳只要出现在这里,服务生总是先送上一杯血腥玛丽。

陈阳独爱这款烈酒。对他来说,酒虽然永远是那个味道,可每次陈阳喝酒的心境都不尽相同。

“阳哥,这是您要的啤酒。”服务生麻利的把一杯啤酒放到陈阳面前。

Rose酒吧中,几乎所有服务员都认识陈阳。这个英俊帅气的男子,不仅跟林莉莉是好朋友,而且他背景神秘,让众人心中深深的折服。

“阳哥,您上次见的是赵氏集团的人吧。”服务生嘿嘿一笑,熟练的跟陈阳攀谈。

“不错,是赵氏的董事长,赵思怡。”陈阳随口道。

“赵氏集团最近吃了大亏,听说是被鸿盛公司算计了。最近酒吧中每天都有人讨论鸿盛公司,好像他们的董事长大有来头!”

陈阳微微一愣:“哦?这里的人还讨论这种事,怎么都评价鸿盛董事长的?”

毕竟人都有好奇心,陈阳自然也不例外。偶尔听一下别人的评价,也算对自己的侧面认识。

“你不知道吧,鸿盛的董事长神秘莫测,听说是个年轻人,很少有人见过他的样子。”

服务生对着陈阳神秘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而且他好像也姓陈,至于叫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咱们酒吧来的大多是正经上班族,单位的在编人员。”

“他们来这里无非图个安静舒适,可他们就算下班之后,讨论的还是咱秦海的上层消息。”

“我们几个服务生也是道听途说,不知道阳哥对鸿盛的董事长怎么看。”

“对了,听说这个董事长是走了大运!突然接管鸿盛公司都不到几个月的时间!”

陈阳满脸低笑,摇了摇头:“大概跟他们说的一样,我也不知道鸿盛公司的董事长,到底交了什么大运。”

“可能他长的比我帅吧?”

服务生知道陈阳在跟他开玩笑,也跟着哄笑了一声。

“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高兴?”

只听声音,陈阳就能知道是林莉莉来了。

唱罢一首歌,林莉莉走下台来,随意坐在陈阳旁边。

今天的林莉莉打扮的依旧靓丽。

大概她钟情于这种碎花连衣裙,林莉莉依旧一身淡绿色装扮,只是耳间那一对硕大的吊坠,更显得她娇小的脸庞格外动人。

“莉莉姐,我们在讨论咱们秦海市的大人物,鸿盛公司的董事长陈总。”

林莉莉对酒吧的服务生一向友善,这也让这些服务生,平日里跟林莉莉也能随意交谈。

嗤笑了一声,林莉莉略带深意的白了一眼陈阳:“是啊,听说鸿盛公司的董事长也姓陈,不知道跟陈阳有没有什么关系!”

林莉莉通过上次的事情,已经多少猜到点陈阳的底细。最近赵氏集团和鸿盛公司开战,林莉莉后来也时常关注两边局势。

当知道鸿盛大获全胜,林莉莉都真心为鸿盛公司感到高兴!

陈阳轻咳了一声:“能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可能鸿盛公司的陈总,也是瞎猫撞到死耗子,恰巧把赵氏集团扳倒了?”

林莉莉满脸的不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陈阳极有可能就是鸿盛公司的董事长。

从他神秘莫测的身份,再到突然转变起来的气势。

上次在福利院的时候,就连鹏程建工的老总都对他服服帖帖,这些都能说明陈阳的实力。

只不过林莉莉不是那种趋于附言的人,陈阳到底是什么身份,对林莉莉来说并不重要。

她看重陈阳那种与生俱来的正义感,还有多次出手帮助她的恩情。

对陈阳芳心暗许,林莉莉没有想要占有过陈阳什么,她只是单纯的希望陈阳能时常来看看她,仅此而已。

而这恰恰也是陈阳喜欢来原因,不仅能在酒吧中得到一丝静谧,而且还没有人在意你的境况。

大家仅凭一杯酒,一首歌就可以舒缓身心,何乐而不为呢。

陈阳能经常来Rose酒吧,林莉莉自然十分高兴。

两个人坐在吧台上,有说有笑,一时间酒吧的服务生也觉得,陈阳和林莉莉好般配。

男的背景实力雄厚,女的容貌人品俱佳,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你个混蛋!”

就在陈阳跟林莉莉有说有笑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孩子。

花白的圆领衬衫,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看上去醉醺醺的。

女孩子不由分说的,直接把一杯啤酒泼在了陈阳胸前。

突然‘天降横祸’,让陈阳都有点莫名其妙。

“混蛋,我……对你这么好,你都……抛弃……我!这么快……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女孩子丢下几句话,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哭声凄惨,一时间引来周围不少人的围观。

任凭谁也能看的出来,女孩子喝了不少酒,而且还没有同伴陪同。

“陈阳,你没事吧?你这个女孩子你认识?”林莉莉赶紧拿出纸巾,替陈阳擦拭脸上的酒水。

无奈的笑了笑,陈阳随口说道:“好像她认识我,我不认识她……”

“刚才她叫我混蛋,意思是我抛弃了她?”

陈阳一脸滑稽的样子,不仅让林莉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时候了,还知道开玩笑,女孩子应该是认错了人,只是苦了你了。”

陈阳今天心情大好,自然也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只是可惜了我这件衣服,第一次喝酒竟然是被动的。”

彻底被陈阳这种不羁的性格打败,林莉莉没好气白了一眼陈阳。

“喂,姑娘没事吧,你喝了不少酒,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去。”

林莉莉蹲下身,轻轻晃动了下女孩的身体。

“别碰我,我知道回家的路,你们没一个好人!”女孩子晃晃悠悠站起身来,哭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