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放开那个女孩

女孩子站起身来,还没忘了冷冷盯着陈阳。

“李铭启,你个混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踉踉跄跄循着门口位置走去,女孩子孤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那里。

这都是什么事,临走还要被女孩子骂一顿,陈阳都觉得自己躺枪有点冤枉。

“李铭启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人,能让女孩子这么记恨。”陈阳打趣的说道。

林莉莉见陈阳并没有生气,只能不断给他擦拭着身上的酒水。

“你呀,真不知道你的脾气是好是坏!时而能对别人冷眼相加,时而又对别人笑脸相迎。”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叫对事不对人,明显那个女孩子认错人了嘛。”

“估计是被渣男抛弃,来这里借酒消愁。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十分同情她的。”

林莉莉不知道陈阳话有所指,只能继续无奈的笑着。

“今晚只能到这了,前半身都湿透了,有点不舒服。”

用手不断拽着衣角,陈阳的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

“好吧,你还是回家换件衣服,有空再来玩。”林莉莉抿嘴轻笑,眼中尽是不舍。

当陈阳走出酒吧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门外的凌风。

“陈总,你这是?”

随意摆了摆手,陈阳低叹一声:“天降横祸,替人背了黑锅。”

“走吧,回天虹花园。”

凌风麻利的上车点火启动车子,陈阳迅速钻进了劳斯莱斯。

车子转出街道口,几道混乱的人影从陈阳车窗外略过。

“凌风,停车。”

车子快速刹停,凌风不解的问道:“陈总怎么了?”

只见陈阳正盯着窗外那几个混乱的人影,眼中满是疑惑。

五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男子,对着一个文静的女孩子大动手脚。

女孩子已经醉的有点站不住脚跟,可还是能凭借着身体本能,用手不断驱赶周围五人。

之所以陈阳会注意到这边,因为女孩子正是刚才那个泼了自己一身酒的人。

直接推开了车门,陈阳快步走了过去。

知道陈阳不会坐视不管,凌风见状,也快步走下车,紧跟陈阳走了过去。

“妹子自己一个人出来喝闷酒,是不是没有人疼你?来让我们大哥今天晚上,好好疼疼你。”

“大哥,这妹子看着有味,一看就是个正经姑娘,今晚您有福了。”

被几人簇拥着的男子,一脸油腻满口黄牙。上下打量着女孩子,大黄牙男子不自觉咽了下口水。

“不错,这妹子看着带劲,一定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今晚大哥爽完了,一定让兄弟们几个也爽一下。”

众人听到大黄牙的话,纷纷吹着口哨,一脸兴奋的应和着。

已经来到五人身后,陈阳嬉笑着说道:“放开那个女孩,剩下的让我来。”

被身后突然想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五人不耐烦的转过身,冷冷盯着陈阳。

为首的大黄牙上下打量一番陈阳,当看到他浑身酒水,一副狼狈样子的时候,不仅嘲笑起来。

“哪来的醉汉,敢来老子面前撒野。识相的赶紧滚蛋,不然待会让你见见红!”

剩余四名男子也虎视眈眈看着陈阳,好像生怕到嘴的鸭子被人抢走一般。

只不过当所有人都注意到凌风之后,眼神中明显多了一分慌乱。

凌风一身整洁的西装,再加上眉宇中散发的英气,就算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众人也能感觉出他身上的气势。

“我再说一遍,放开那个女孩子。”陈阳再次对着众人低笑了一声。

“老子今天玩个女人,都能碰到两个臭虫捣乱?”

“兄弟们,让他们见见红,不然酒吧街上我们还怎么混。”

大黄牙话音刚落,四名男子纷纷从身后掏出一把十几公分的弹簧刀。

手握弹簧刀,四人对着陈阳就是一顿比划。

“陈总,还是我来吧?”凌风上前一步,侧身站在陈阳旁边。

“不用了,我刚好试试最近修行的成果。”陈阳摆了摆手,示意凌风退后。

知道陈阳的功力,已经有了长远的进步,凌风倒也并没有担忧什么,只是借机后退了几步。

“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楞种?”大黄牙满脸不屑:“兄弟们,上!”

到底是一群游手好闲的流氓败类,就连攻击的手段看上去都无比单一。

这要放在以前陈阳面对他们的时候,或许还有点惊险。可眼下陈阳的修为,对付他们自然绰绰有余。

四人就连挥刀的动作,在陈阳眼里都无比缓慢,更别说他们想要伤到陈阳。

站在原地,陈阳几乎都没有挪动脚步,仅仅几个耳光已经把四个混混打倒在地。

趴在地上不断的哭爹喊娘,四名男子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

上一秒气势汹汹,一脸穷凶极恶的大黄牙,见到这一幕彻底惊呆了。

陈阳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他根本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四个小弟瞬间被打倒在地,大黄牙终于知道眼前陈阳的厉害。

“大……大哥,您想要这个妹子,给您就是了,没必要为了她惹您生气。”

大黄牙一把把女孩子推向了陈阳,仿佛见到鬼一般缩在墙角位置。

“就你这样子,还敢出来为非作歹?”陈阳冷哼一声:“自己滚,三秒钟之内你还在我面前,我保证地上的刀子,马上出现在你身上。”

仿佛逃命一般,大黄牙怪叫一声,拼命往后方跑去。

看着大黄牙狼狈的样子,陈阳不仅莞尔一笑。

力量这玩意果然是个好东西,有时候暴力就是解决一切的最简单办法。

“陈总,女孩子怎么办。”

刚才女孩子扑到陈阳身边的时候,意识已经模糊。

陈阳也隐隐约约听到她说了一句‘你还喜欢我’便直接晕了过去。

“把她带回天虹花园吧,这么晚了我们也不知道她住哪里。”

“有什么事情只能明天再说。”

莫名其妙被女孩子泼了一身酒,然后又莫名其妙救了女孩子,陈阳都觉得今晚这顿酒喝的有点荒诞。

跟凌风二人把女孩子带回别墅中,陈阳替女孩子盖好被子,便径直回到自己房间打坐休息。

直到第二天,陈阳被一阵尖锐的吼叫声彻底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