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鬼帝?女帝?

“曹先生这次为何突然来访?可是有什么事?”鬼王开口问曹植。

曹植发现,主位上的女人居然不是灵魂体,而是实实在在的肉身,这种俗称为阴物。

曹植朝主位上的女人行了一礼,回鬼王的话,“我听手下说,鬼王大人这里有宫廷歌舞表演观看,一时好奇便想来瞧瞧。”

鬼王似乎愣了一下,目光看向主位上的那个女人。

那女人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就为此事?”

“是啊!不知鬼王大人可否让我开开眼界?我还没欣赏过地地道道的正宗宫廷舞呢。”

主位上的女人突然说道:“你不是来找我的?”

曹植愣了一下,看向身边的鬼王,问道:“你不是本地的鬼王?”

那鬼王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本地的鬼王武杰没错。但是小兄弟来得太巧了,所以我家姑母怀疑你是来探查消息的。”

曹植又愣了一下,看向那女人,脑子里快速的猜测次女人的身份,很快,他想到了一个人。

曹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些许惊讶,与一些兴奋,但嘴上却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我的确是想来看宫廷舞的。”

“小家伙,我想你大概猜到我是谁了吧?”女人阴沉沉的说道。

曹植嘿嘿一笑道:“的确是猜到了,这只能说是太过去于巧合了,除了巧合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为何不跪?”女人又问。

曹植眨了眨眼睛反问:“我为何要跪?”

“既然知道我是谁,见了我不跪就是对我不敬。武杰,将他拿下。”

“哈哈哈……武曌,现在不是你大周天下,我敬你可以尊称你一声女帝,但是你要是你还在那摆女帝的架子,那可真的不管用了。”

说完,三枚魂针分别唤出,护住三个方向,只要鬼王武杰敢动手,曹植就会动杀手。

武杰刚跨出一步,就刚到了魂针上传来的致命危机,脚步立刻停下扭头看向武曌。

武曌也就是历史上的唯一一名女皇帝,后世称为武则天。

武曌面色微微一变,直勾勾的看着那枚可以让她致命的魂针。

曹植见震慑目的已经达到,便把魂针收回,“我不想参与你们之间的事,我是一名阴阳医生,我只做好我的本分。”

“你真的不是来抓我的?”武曌问道。

“抓你做什么?你又不会跳宫廷舞……咦不对,电视剧里你好像会的,要不你来一段?”

“曹先生不得放肆!”武杰走上前一步怒道。

曹植嘿嘿一笑,不可置否对武杰说道:“消息的确不错,阴曹的鬼将曾经来找过我,说是女帝有伤逃了出来了,很有可能会来找我……”

武曌想了想,说道:“你想把我卖给李唐?”

曹植摇了摇头,“我是医者,看病救人救鬼是我的本分。你给钱,我给你治病,其他的事我一概不理。”

“你想要什么?”

曹植说道:“刚才我说了,鬼王这里有一支舞团,我要整只舞团。”

“就这?”

武曌有些意外,见曹植要的只有这些,反而有些害怕其中是否有猫腻。

“当然,你觉得少的话,给我一点你的陪葬品也行。我听说那兰亭序在你地宫里,是真的吗?”

“你想要兰亭序?”武曌露出一丝惊讶问道。

“怎么了?它不在你地宫中吗?”

武曌点了点头道:“在倒是在的,只是我现在回不去,也拿不了给你。”

“那你能给我什么?”

拿不到兰亭序倒也没什么,那玩意烫手不是一般人能碰的。

“我能给你的除了一些金银首饰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金银珠宝……”

曹植摸了摸下巴,想了下才道:“那些对我也没啥用,要不这样,除了那些金银珠宝外,你以后跟在我身边,我一边为你治疗,一边可以保护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武曌听出曹植言外之意,脸色顿时更加苍白得可怕了。

“跟在我身边十年,十年之后放你自由。这十年里,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李唐绝对不敢来找你。”

“你凭什么说可以保护我?”

曹植道:“就凭我的三枚魂针,我要是不顾一切的想杀鬼王鬼帝,这三枚魂针够杀他好几回了。”

武曌还在犹豫,如今落魄到此,只有当年的武杰敢收留自己。

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李唐的人总会找来,到时候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曹植也没有再说什么,在这空广的大厅里随意走动着,摸着那些一些年月的物品,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拿到阳间卖都能轰动拍卖界。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能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武曌最终选择答应曹植。

曹植笑了笑,“还有他的那些舞妓乐师。”

“他那些算得了什么?我地宫里有,我叫她们过来便是。”武曌说道。

“你不是说不能回去吗?”曹植差异问道。

“我不回去难道就不能传信让她们出来?”

武曌撇了他一眼,随后闭上眼睛念念有词,念到一半,张开眼睛问曹植,“去哪?”

曹植回道:“汉江赵家村!顺便把兰亭序带出来。”

武曌没有理会他继续闭眼念叨。

没多久,武曌睁开眼睛,从主位上走下到曹植面前。

曹植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但鼻腔却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丝毫没有那些死人的味道。

比如一旁武杰身上就有一股淡淡的腐蚀的味道。

“先给我治病,治好了我再跟你走。”

武曌开口说道。

曹植暗笑,嘴上说道:“没问题,我给你治病分四五六七次,每次三针,七八次一过,你身上的病也就清除了。”

武曌目光变得犀利起来,怒道:“你不是号称曹三针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

曹植嘿嘿一笑道:“他们是什么鬼,你又是什么僵?你是天龙之体,你是高高在上一代女皇,怎么可能与那些阴魂相比呢?”

武曌被曹植一顿夸之后,脸色缓和许多,“走吧。”

曹植嘿嘿跟在身后,把鬼玉往桌子上一放道:“你在此等候。”

秀娘从鬼玉中飘出来,一脸不屑的看着曹植背影,转头朝鬼王武杰说道:“给姑奶奶那杯阴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