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孕

看着武曌一件件的穿好裙带,曹植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没想到一千多年前的阴物身体除了没有温度之外还如常人一般,光滑细腻。心想这肯定是和她死后修炼得道的成果。

然后问武曌李治是否也成了千年阴物。

武曌回答没有,说早就已经投胎去了。

曹植又想问阴帝是不是李世民时,武曌咬了咬牙,没有多说。

曹植从她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猜对了,阴帝就是太宗李世民。

曹植嘿嘿一笑,看着眼前的尤物,一股暖流油然而生,道:“我来帮你……”

回到家里已经接近凌晨,武曌作为千年阴物不是魂体无法进入鬼玉只能跟在曹植身边回道赵家村药馆。

曹植是被秀娘叫醒的,说是楼下有人来求医,赵大年老早就不知道去哪溜达去了。

洗漱一番来到楼下,看到是村里的赵二狗带着媳妇在留下等着。

赵二狗子是村里为数不多出去打工的青年,两年前娶了个外地媳妇,但结婚后一直没有怀上娃子,这次回家探亲,听说曹植病好了之后不但医术了得还会驱鬼,两人一商量就想过来给曹植瞧瞧。

看到曹植下来,赵二狗子一下子站了起来,递过来一包香烟,客客气气的说明来意。

曹植点了点头,没有接过递来的香烟,他已经二十年没有抽烟了,不想再碰这玩意,看了一眼两人,道:“你们谁先看?”

赵二狗拍了拍胸脯道:“我先来。”

曹植伸手给他号脉,先是检查一遍赵二狗有没有其他毛病之后再做进一步检查。

号脉是不能的检查得出一个人有不孕,不育的问题,所以先得从第一步来。

没有问题之后,一丝玄阳真气缓缓输入赵二狗体内,也是没有发现他哪里有问题。

那么很有可能问题就出在赵二狗媳妇上。

“好了。你没有问题。”曹植把手放开说道。

“真的吗?我没有问题?”赵二狗惊喜的问道。

曹植点了点头,又说道,“就算你两都没有问题,要孩子的事也不能急着来。回去后也要注意身子。”

说完看向赵二狗媳妇,他媳妇叫刘香兰。

刘香兰长得水灵灵的,一双大大的眼睛皮肤不算很好,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挺不错的。

曹植同样先进行号脉检查一遍,身体很健康也没有发现问题,最后一丝玄阳真气灌入后,很快就发现问题所在。

最普通的输卵,管堵塞。

玄阳真气不敢再硬闯,刘香兰肯定受不了。

曹植收回真气,对她说道:“我检查了,问题不大,你以前在医院检查过吗?”

刘香兰听到曹植的话,确定是自己的问题之后,两眼刷的一下变得红红的,心下下子提了起来。

赵二狗两人似乎都没有听到曹植后面的话,他紧张的抓着媳妇的手,安慰几句,“媳妇儿,你放心。就算你生不了娃,我也不会不要你的。”

说完转头问曹植:“曹大夫,你能让我媳妇怀孕吗?”

曹植愣了一下,这真是二杆子,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们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吗?我可以治好你媳妇的问题。我问你们,你们有没有去过医院检查?”

“没,没有。我们不敢去,因为听说那些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都是骗人的。我有一个工友就被骗了七八万……”

曹植赶紧打断他的话,对赵二狗说道:“行了行了。正规的医院是不会骗你的。”

说完,看向刘香兰,“你们跟我进来。”

曹植将两人带进医馆后面的一间屋子,曹植让刘香兰躺在一张床上。

“你将她衣服拉起来。”曹植吩咐道。当着人家男人的面实在是不好让人家将衣服脱了。

刘香兰面色通红,有些紧张,双手微微颤抖着。

她了解过一些这种手术,是需要用什么东西插入体内,而曹植又是男的,她怎么好意思?

还在只是将衣服拉上去一点,而且自家男人又在一旁。

曹植对她说道:“我给你扎三针,三针一过可以保证你们很快就能怀上宝宝。”

“真,真的吗?”赵二狗不敢相信的问道。

“放心吧。”

说完曹植拿出方盒,从里面拿出三枚金针分别插在刘香兰小腹三个不同的穴位上。

再在每一枚金针上弹了几下。

“现在感觉到什么?”曹植问道。

“嗯,嗯感觉肚子暖暖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刘香兰回道。

曹植点了点头,又再金针上弹了一下,每弹一次都会有一丝玄阳真气灌入体内冲破那堵塞的输,卵管上的积肉上。

连续四次弹针之后,双手按住刘香兰的小腹上,玄阳真气如利刃般瞬间切开那堵塞的积肉,玄阳真气包裹着积肉一直带至尿道才停下来。

曹植吐出一口气,收回手对刘香兰说道:“那边有卫生间,你可以去方便一下。你跟我来。”

刘香兰脸更红了,刚才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非常的舒服,舒服的让她差点叫了出来。

听到曹植的话,连忙跑到卫生间。

曹植带着赵二狗出来,顺便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子交给他,说道:“里面的药是我配的,等你媳妇下次月事三天后你们一起将它喝了。没喝之前不能打开盖子,最多两月你媳妇一定能怀上孩子。”

经过玄阳真气调理,再加上那枚果核泡过的药液,能够让他们更加容易怀上。

“多谢曹大夫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赵二狗虽然如此说,但脸上充满了不相信,但还是拿出一沓钱出来。

曹植见此也没有点破,拦住他对他说道:“你现在不用拿钱给我,等你媳妇怀上了再给也不迟。”

赵二狗一听这话,原本的怀疑顿时消散一半,同时也对曹植起了几分信任,或许是一种期盼。

两人就这样带着期盼的心走了。

过了一会,曹植问秀娘,“那娘们去哪了?”

秀娘知道曹植说的是谁,便说道:“她一早就出去了。”

“一早就出去了?她不怕阳光?”曹植一下子愣住。

“看样子是不怕,换了一身衣衫之后就走了。”

“这娘们有点本事啊。千年道行的阴物居然不怕见阳光,真是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