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新邻居

一直到了快中午到时候,武曌才带着一帮人过来。

曹植好奇武曌带人来做什么便走出去看。

走近一看发现,这帮人里居然有老村长和几位附近的村民,连赵大年也在其中。

一帮人在门外指指点点,曹植问赵大年:“爸,这是怎么回事?”

“哦,这女娃看中我们家附近这块地和房子了,说是要买下来。”

“她买房子做什么?”

赵大年看了他一眼道:“我哪知道啊?有钱人可能是想老了在乡下住吧。”

武曌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一套现代的衣服,带着一副墨镜撑着一把雨伞遮住阳光。

曹植走到她身边,低声问:“你这是要做什么?”

“建房住啊!本帝难道要和你住一起?”

“你哪来的钱?”曹植问道。

“买了一些珠宝自然就有了。”

曹植嘴角一抽,正要说什么,这时他看到两辆黑色越野车朝村口驶来。

车牌是汉江车牌,车子到了门口,从车里走下一靓丽的女人,正是余小鱼。

一见余小鱼曹植不禁又想起她那迷人的身姿。

余小鱼下车后立刻指挥着三四个大汉正从车上搬行李。

曹植有些懵,暗道:这又是唱得哪出?

“你怎么来了?”

“度假村这个项目现在由我负责,所以我打算搬过来住。”余小鱼脸上红扑扑的微微低着头,不敢直向曹植。

“帮过来住?”曹植愣额,又问:“住哪?”

“住你家。”

“我,我家?”

曹植有些懵,这丫头不会是认为自己看过她身子就要跟自己负责任吧?

“对啊。你爸没和你说吗?”余小鱼抬起头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不是。你住过来和我爸有什么关系?我爸答应你了?”

“对啊。项目马上就要启动,工程队明天就要进来了。工程部就设置在你家对面,我暂时住你家,村长已经得到你爸的允许了。”

曹植突然有一种被老爸卖了的感觉,不由的看向赵大年。

刚好赵大年正鬼鬼祟祟的看向这边,见到曹植看回来之后,立刻转过头去,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傻大个!”

就在这时,秦燕也来了。

“你怎么也来了?有事吗?”曹植突然发现今天的日子似乎有些诡异,一个个和她关系有些微妙的人都同时出现,让他有些措不及防。

秦燕看了看余小鱼,发现她脸色红润,看着曹植的目光亮闪闪的。她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余小鱼和曹植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余小鱼比自己年轻漂亮,而自己却是个寡妇,身上没有一点比得上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心中莫名的有些忧伤。

秦燕:“我,我是来找你拿东西啊!”

“哦,差点忘了。你等着,我给你去拿。”曹植说完对余小鱼说道:“你等一下。”

余小鱼没有秦燕那么多愁善感,曹植走之后才敢大声说话,她伸出手对秦燕说道:“你好,我叫余小鱼,以后多多关照。”

秦燕笑了笑,伸出手握了下到:“我叫秦燕。乡下人没有那么多规矩,互相照应是应该的。”

说完看了眼在药房抓药的曹植,问道:“你是傻大个的女朋友?”

“啊!”

余小鱼呆了下,她没想到秦燕会突然这样问她,想起那晚心里有些慌乱,连忙解释:“不,不是的。曹植是,是我爸妈的朋友,我,我……哦,对了,度假村的项目是我负责的。”

“哇!原来是老板娘啊。”

秦燕一听余小鱼说是度假村项目的负责人,算得上是她的老板了,立刻来了精神。

“没,没有。是我爸投资的,是他叫我来管理……”余小鱼的语气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因为是她求着父亲让她管理度假村的,为的就是能天天看到曹植。

“那么在聊什么呢?”

曹植抓好药走出来,将药递给秦燕说道:“拿回去分三次煮,煮好后和热水混合洗澡,洗个七八天就好了。”

“好的,谢谢啊。”秦燕接过草药,又对余小鱼说道:“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嗯,好的秦燕姐。”余小鱼点了点头。

秦燕走远后,曹植才说道:“余大小姐,我救了你爸,也拿了你爸给的诊金,两清了。”

“我,我只想……”余小鱼涨红着脸,一紧张就开始结巴,半天说不完整一句话来。

曹植叹了口气,道:“要说起来你还是我的晚辈,你该叫我一声叔叔。那晚的事……我没有对你做过过分的事……”

“我,我知道。所以我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尊严。”

“小丫头,好啦。以后别再想不开心的事了。我家里只有两个房间,你既然搬过来了就住我原来的房间吧。”

“那怎么行,我住你房间了,那你呢?”

曹植发现余小鱼真的很爱脸红,认真看去,她真的有几分像张筱雨。

“我把杂物房打扫一下就可以了。走吧,我带你上去看一下。”

“嗯!”

“曹植,你过来,我有事要你去做。”

曹植刚走几步就被武曌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喊住。

曹植不爽,头都不回得道:“没空。”

“你给我站住!”

曹植停下了,转过头道:“请你摆正你的态度,有事求我的时候客气一点。我现在没空,等会我来找你。”

“大叔,要不你先忙吧……”余小鱼见此说道。

“不用管她。”

曹植头也不回的走进药馆。

余小鱼歉意的看了武曌一眼带着人跟了上去。

武曌气得直跺脚,一双眼睛在墨镜下瞬间变得通红,咬着牙轻声道:“竟敢忤逆我,你等着,等我恢复后要你好看。”

“这就是你房间啊!”

曹植房间内,余小鱼偷偷吸了口气,问道房间内的气味,让她感觉到非常的舒服。

“嗯,有点乱但很干净。”

曹植边说着边捡衣柜里的衣服装入箱子里。

他的衣服也不多,除了几件旧衣服一床被子也就没什么东西了。

余小鱼也过去帮忙,曹植拒绝不了只好任由她了。

忙活了半小时,杂物间就清理出来一个位置,摆了张旧床将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