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人头树

让曹植没想到的是刚打扫好房间,楼下又来人了。

这三人是余府的厨师,人不但来了还带着一大堆新鲜食材,征用了曹植的厨房做起菜来。

用余小鱼的话来说,是张筱雨担心她在乡下吃不好,睡不惯乡下的硬板床,连床都搬来了。

曹植有一种感觉,感觉张筱雨和余绍棠已经把女儿嫁给了她一样,看赵大年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了。因为赵大年今天一直再可以躲避着他。

这顿饭非常的丰富,二十菜三汤,帝皇蟹澳洲大龙虾等等等等摆了一大桌,香味把那不死人武曌都给吸引来了。

饭桌上,曹植看得直咽口水,问余小鱼,“你在家平时也是这样吃的吗?”

“差不多吧……这个给你。”

说着拿起一只最大的帝皇蟹挖开,取出不能吃的东西递给曹植,这一举动被赵大年看在眼里,心里都已经乐开了花,越看余小鱼越顺眼,笑呵呵的给她盛了一碗汤。

“这只帝皇什么蟹的我最有资格吃!”

还没等曹植接过来,武曌便半路截住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张开檀口便连壳一起咬下。

余小鱼和赵大年看的目瞪口呆,曹植倒是不觉得怎样,他诧异的是武曌这种阴物居然还能吃东西,便好奇的问道:“你吃了东西还能消化吗?”

武曌白了他一眼,嘴里咯嘣咯嘣的嚼了几下,然后呸呸将渣吐了出来。

余小鱼反应过来,小声提醒,“这位姐姐,这蟹不是这样吃的。你要……”

“小丫头,我知道怎么吃,用不着你教。”

说到这又把目光看向那锅海滲高汤,嘴巴努了努对余小鱼说道:“小丫头,给我盛碗汤来。”

余小鱼没有迟疑乖巧的拿起武曌面前的碗,曹植拦住她,不满的对武曌说道:“你没有手吗?要吃就自己动手,别在这摆你以前的身份,现在不是你以前的你,别忘了你现在有求于我。”

说完看向小鱼,笑着道:“鱼丫头,别理她,给我盛一碗。”

武曌气极,一摔筷子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回过头狠狠盯了曹植一眼,道:“我提醒你,下面那位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我想看你怎么解决。”

曹植一点都不在乎,喝了一口汤,道:“来就来了呗,能谈就好好谈,谈不了就打。我答应过你的事自然会做到,但,我让你住在这不是让你耍威风的。”

“哼。我希望你真的能做到。”

武曌突然出现在家里,赵大年就觉得奇怪曹植为什么会带回来这么以为难以伺候的女人。

现在越来越看不懂曹植了,才问曹植,“儿子啊,她是谁啊?”

武曌的身份太过于神奇,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所以曹植也不打算透露出去,便找了个理由说,“她是我以前的一位朋友,现在落难,加上身上有病,所以她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那,那她,她在这里又买地又买房的是打算长住了吗?”

赵大年有些担心武曌会破坏了他余余绍棠的计划,不久之前余绍棠的确是来找过他,并且打算戳和女儿和曹植两人。

赵大年也想快点抱孙子,他也见过余小鱼,心里非常喜欢这小姑娘的,所以也就配合余绍棠的计划。

“这女人一点都不懂礼貌,总是高高在上的,太强势了。儿子,帮她看病可以,但千万别和她走得太近了。”

曹植一听这话,明白赵大年有些过于敏感了,便说道:“爸,您就放心吧,她就只是我的病人而已。”

“来,快吃吧,菜都要凉了。爸,我给你盛碗汤,听小鱼说,就这一碗汤就值千把块钱呢。”

吃到一半,曹植就接到了张琪打来的电话,两人那天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曹植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就开口了,语速很急,“傻大个吗?”

“我是,怎么了?”

“你上次在赵庆良家驱鬼是真的吧?”

曹植点了点头,道:“是真的啊,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的。你不会是遇到脏东西了吧?”

张琪回答:“不是我,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昨晚也看到了……你能来一趟高阳市吗?”

“高阳市?你不是在汉江吗?怎么跑高阳去了?”

“哎呀,你别问那么多了,你帮不帮我吧?”

张琪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估计她也是被吓到了,语气中带着恐惧的意味。

曹植听到电话那头隐约听到几声恐惧叫声,知道事情紧急也怕她出事便答应马上过去。

曹植和赵大年说了张琪的情况,赵大年知道曹植有些驱邪的本事,没有过多的劝阻只是要他注意安全。

高阳市和汉江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这次和去汉江不同,这一路上要走高速不能骑摩托车去,而曹植又不会开车,最后余小鱼主动要求开车送曹植过去,曹植思量再三决定再带上武曌一同前往。

有武曌这千年活死人在,这样余小鱼便不会有危险。

武曌也想出去走走,看看如今的世界也没拒绝,跟着曹植一起上了车。

在鬼玉里的秀娘呆在家里暗中保护赵大年,以防有阴邪造访。

山路崎岖,到了高速路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加上高速路上的时间,到了高阳已经下午。

按照张琪给的定位,曹植很快就到了张琪的朋友家。

这是一片老房区,张琪在路口等到了曹植,看到车里还有两个女人有些惊讶,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带着三人来到朋友的家。

还没进门,一股阴气扑面而来。

曹植皱了下眉头,感觉这股阴气和以前见过的那些有所不同,这阴气更加浓厚。

武曌也同样感受到了,好奇的问道:“曹植,这次似乎和以往不同,你看出来了吗?”

曹植搜索着脑海中的知识半晌,摇了摇头道:“进去再说吧。”

一进门看到的是一片狼藉,里面正有一位老太太正在收拾地上散落的玻璃碎片,看到张琪带着人回来,立即放下手中的扫把,反复的看了几眼曹植三人问张琪:

“小琪,这三位就是你说会驱邪的大师?”

张琪点了点头,指着曹植说道:“他就是我说过我的会驱邪的同乡。”

老太太一听,立刻跪了下来,“大师,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他……”

曹植赶紧将她扶起来,安慰道:“老人家,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说完转过头看向武曌,道:“帮我看着她们三个,我进去看看。”

不用老太太说,曹植就已经觉察到阴魂的位置。

走向里面的那间屋子,门口贴满了没用的符纸,厚重的木门上有很多爪印,看那爪印是人为留下的。

曹植暗暗点头,一脚踹开木门,在门被踹开的那一瞬间,曹植身边的整个环境立刻就变了样。整个人沉沦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曹植冷笑一声,天眼瞬间打开。

在他面前出现了一棵树,一颗叶子为人手,脑袋做果实的邪恶之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