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渣男

曹植看到这充满邪恶的画面心中一阵恶寒,眼角处发现除了这颗长着人头的树外,在一边还有一间木屋。

木屋中这时亮起一道微弱的烛光,烛光无风跳动着,使得这空间显得格外的诡异莫测。

曹植没有第一时间唤出魂针,那是因为还没有找到张琪的那位朋友,也不明白那阴魂为何要害他,没搞清楚之前,曹植不会乱杀无辜,哪怕它是阴魂。

张琪的朋友应该就在里面了,冷笑一声走向那间木屋。

手触碰到木门很有质感,非常厚重,不像是幻化而成。

屋里有一张方桌,桌上有一壶茶两只杯子,一名满头白发的女人坐在一边,面对着门口。

曹植愣了一下,因为眼前的白发女人不是阴魂,而是真正的人,或者说是一名邪修。

因为眼前的女人也不是在他面前,而是一种类似于投影。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阴灵之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仔细想了下,很快就想起刚恢复神智时,赵庆良家的那只鬼婴。

眼前的女人身上的气息和那鬼婴的主人非常相似。

扫了眼屋内,里面有一扇紧闭的木门,曹植走到白发女人面前坐下打量着她。

“你要多管闲事?”

阴测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曹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前段时间在赵家村炼制鬼婴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鬼婴?”

呵呵呵……

“我知道了,司南就是你弄死的吧?”

“司南?”

曹植点了点头道:“原来他叫司南。”

“他死不死与我没有关系,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要多管闲事?”白发女人再次问了一句,语气比之前更为阴森。

曹植心想,里面或许真的有隐情,要不然眼前这白发女人也不会和自己说那么多废话,也没有伤害外面的老太太了。

想了想说道:“你用这种方式害人,我遇见了自然要管一管……不过,我想知道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你为什么要这样害他?”

白发女人身子微微颤了一下,显得非常激动,面部的表情出现了变化,但很快就恢复过来。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既然多事,那你就别瞎想离开了。”

白发女人说完,轻轻拍了一下桌面。

周围的环境突然再次发生变化,木屋消失,变成了一片树林。

阴风阵阵,吹响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突然,曹植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没有一丝犹豫快速的退开。

刺啦!

就在曹植刚才站着的地方,从地上刺出一根三米多长尖尖的木刺,几乎是擦着鼻尖而过。

曹植惊出一身冷汗,要是刚才晚一步自己现在已经被那小娘们串成一根烤肉串了。

脚下还没站稳,那种心悸的感觉再次袭来,又退后几步,刚站稳,脚下再一次刺出木尖。

刺啦~!

刺啦~!

越来越多的木尖刺出,每一次曹植都避开了速度很快,此时,很快曹植发现,这空间已经扎满了木尖,移动速度也遭到了很大的限制。

“好你个小丫头,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以为我好欺负是吧?”

曹植避开一根木尖,一点眉心,大声念道:“天地无极,金针度世,三针驱鬼邪,显、困、镇!”

刷刷刷~!

三根魂针顿时飞出,那三根魂针似有定位导航一般,朝一个方向飞去。

下一秒,黑暗中,一声疼呼传出,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变化。

之前的那棵人头树再次显现,曹植也回到了那座木屋之中。

面前那白衣女子被被在一座白光形成的笼子里,额头上还插着一枚闪亮的魂针。

第三魂针第一枚破了这幻阵,第二枚幻化成牢笼困住白发女人,第三枚刺入半截困住白发女人,让她无法动弹。

曹植走过去,低声笑了声,道:“小丫头,小小年纪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你这小小幻阵我随手就能破除,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完全破掉,留下这半阵?”

白发女人死死盯着曹植,一句话也没有说。

“哼,我魂针破阵太过于霸道,那司南就是被我一针破除邪阵而死,我没有一针杀了你,只是不想滥杀。”

曹植说完,走到另一木门前推开门。

里面果然有一个人掉在一棵树上,浑身被树枝捆绑着,人已经陷入噩梦之中。

曹植退了出来,对那白发女人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过了好一会,白发女人才说道:“你是什么人?”

曹植嘿嘿一笑道:“赵家村,曹植。”

白发女人:“好,你动手吧。”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曹植摇了摇头,“我要杀你早就杀了。我虽然不知道你和他有什么恩怨,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冤冤相报何时了,不是什么大仇差不多就得了。”

“我看你也不是真的想要杀了他,而是折磨他,吓吓他而已。我说的对不对?”

白发女人这时才认真看着曹植,许久才道:“他是我妹妹的女朋友,你知不知道我妹妹坏了他的孩子后就想要抛弃我妹妹?”

“渣男?”

曹植低声我嗯了一句。

“没错,要不是我妹妹求我不要杀他,他早就死了……”

曹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靠,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会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曹植说完打了个响指,收回三枚魂针。魂针消失,幻阵也随之消失,环境已经变回了一间正常的卧室。

床上一个青年被五花大绑的捆在床上一动不动。

曹植面前,一个虚幻的白影对曹植说道:“司南的死阴尸门已经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你身上,你好自为之。”

白发女人说完冷眼看了眼床上的青年,正要离开,曹植喊住她道:“阴尸门是什么东西?”

“你不知道?”白发女人诧异的看着曹植。

曹植奇怪,“我不知道啊!阴尸门很出名吗?”

“哧……他们来找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祝你好运……”

说完,白发女人就完全消失不见。床上的青年也醒了过来。

曹植只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到了外面,张琪和那老太太立刻就跑了过来拉着曹植的手问道:“怎么样了?”

曹植:“他没事了。”

说完看向张琪,将她拉到一边问道:“你和他什么关系?”

张琪脸一红,低声说:“他……他是我男朋友。”

曹植冷笑一声,“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阴邪纠缠?我告诉你,那小子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又不想负责,人家女孩家里人才想整他。这种人你还想要?张琪姐姐,我劝你还是离开这种人吧。”

说完,回过头对武曌余小鱼说道:“走吧……”

刚说完,曹植猛的转身看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