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即将开始

皓月当空。

子萱不见他们四人身影。

天台上也非常的安静。

走上去一看。

遍地都是空酒瓶。

四人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子萱惦着脚,走到梁文身旁,蹲了下来,双手拖着下巴。

看着他那红润的脸颊,高挺的鼻梁,菱角分明的轮廓。

真的是越来越耐看…

“喜欢他,就大胆点,主动点。”

忽如其来的话,子萱身体一激灵。

见是天狼坐了起来,拍着胸部轻声道:“你想吓死我吖~”

“暗恋很累的,万一到时候文哥遇到喜欢的人呢?”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而且我有说过喜欢他么?”

听闻,天狼无奈的摇了摇头。

啪嗒。

天狼点了根烟,抽了一口。

“你的事,黑狼和我说了,而且你这几天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眼睛是骗不过人的。”

子萱并没有感到惊讶,低头看向梁文“小哥哥,这么优秀,我怎么可能配的上他呢…”

“怎么说呢,这个事,没有谁配不配的上谁,有的只是相处时的包容。”

“行拉,你说的,我也清楚。这不,小哥哥最近有事忙么,这事以后再说~”

“我去给你们煮些清粥。”

说完,子萱起身离开。

目送她离开的天狼,笑了。

心里也替梁文感到高兴。

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他照顾别人。

并且从来没有在别人的面前低落过。

这样的人,看上去很自信,很有担当。

但反过来,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会显的累。

也只有他自己才懂平时的劳累。

正如白天不懂夜的黑。

一阵过后。

四人从天台下来。

喝了一天酒。

肚子空荡荡的。

四人没一会,就把子萱煮的清粥喝完。

天狼看向正对面的梁文“文哥,教官的事,明天就可以无罪释放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是啊。

宇杰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抓入大牢。

他设计谢丰的事,让谢丰直接跌到低谷。

曾经的商会创始人之一,身价百亿,到现在卖房,卖车,做抵押,来还清欠款。

这一切都是因为宇杰。

在得知他进入哪间大牢后,开始安排人手进大牢。

估计宇杰这次也是九死一生,不死,都残废。

商会三大创始人,如今只剩下两位。而黄轩,也宣布要退出商会,只是还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竞选会长的名单上的人员,全部加起来,才刚到大姐的财力一半,不说商会两位创始人手上的票。

单单是其他人的投票,会长这个位子,大姐来坐,已经毫无悬念。

战部里对于叛徒一事,不知怎么,自从黑狼把那文件给了慕容雄,便没了后续。

四姐也无罪释放,但提督这个职位,暂时被革职,直到叛徒的事情,调查完,再看情况复职。

经过这几天的休息。

对慕容山这人,梁文觉得他为人老实。

只是有时神经会搭错,而有时智商却稳定在线。

现在只剩下自己父亲,明宗的事情了。

这时慕容雄走了过来。

“小梁,东北还有点事,需要回去一趟。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事,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行,实在解决不了的,就交给我。”

“叔,你帮我解决欧阳倩的事,我已经很感激你了,那还敢再麻烦你啊。”

“我只是担心我儿子会给你带来麻烦。”

话落,慕容雄看了眼慕容山。

慕容山拍着胸脯“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文哥添麻烦的!”

慕容雄没有理他。

到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些多余。

这儿子不去惹别人麻烦,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慕容雄招了招手,随即慕容志将U盘放在桌上。

“这里是梁氏家庭目前的资料,以前的资料都被宗哥给毁了,希望能给你带来有用的线索。”

听闻,梁文心里是一顿感激。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他的感谢。

起身!

鞠躬!

“谢谢叔叔的帮忙,我会铭记在心的。”

慕容雄连忙上前扶起他“相对于你父亲帮我们慕容家的忙,简直不值得一提。”

眼前的他和明宗,性格截然不同。

若不是欧阳倩亲口说他是明宗唯一的儿子。

可能打死明宗,都不会相信这个事。

“哥,我们该出发了。”

“嗯。”

“小梁,我儿子就拜托你了,我们有缘再见。”

“我保证,不会让他掉半个毫毛。”

见他斩铁截钉的样子。

慕容雄欣慰的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离开欧阳乔家。

坐上商务车。

等离欧阳乔家有段距离后。

慕容志侧头道:“哥,你就这么放心让侄子跟着梁文?”

啪嗒。

呼!

慕容雄口吐烟雾道:“明宗的儿子,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慕容志接着道:“抛开这个不说,我们慕容家名下的集团,真的让晓怡接手?”

慕容雄叼着根烟,躺在椅子上,轻声道。

“试问天龙国,还有哪位女子能做到晓怡这个程度的?俗话说的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干爹可是商业圈的奇才,不然晓怡也不会做到如此程度。”

“晓怡又是小文的大姐,而小文又是宗哥的儿子,单凭这点,你想想,就算晓怡在商业圈里遇到问题,你敢保证,她干爹就没有安排么?”

被一连问的慕容志,沉默不语。

他说的也是事实。

一个女子能做到财阀这个高度,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

没有一点实力,是做不到如此程度的。

再加上她又是梁文的大姐。

而梁文又是明宗的儿子。

这两人身后的人,一个是商业奇才,一个是地下皇者。

任挑一个,想啃下去,怕不是被呛死。

慕容志靠在椅子上,闭上双目。

接下来的日子,可谓是要打起十足的精神。

对于他来说,即使安逸的日子过久了,也不会丧失以前的斗意。

现在的他对于未来出现的挑战,充满了好奇心。

然而害死明宗的人,也要逐渐浮出水面。

如果当初明宗没有下死令,这事除了自己儿子以外。

不得任何人调查,甚至报仇。

不然单靠慕容志,足已揪出那幕后之人,并为明宗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