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最最重要的任务

欧阳乔家。

天狼口吐烟雾道:“文哥,现在教官无罪释放了,用不用告诉教官,你在这里?”

靠在沙发上的梁文,仰头望着吊灯,开口道:“现在还不行,难保泽浩不会在后面搞小动作,虽说教官现在被革职,但这对她来说,也许是一次难得的假期,就先不打扰教官为好。”

听闻,天狼微微点头。

在战部的时候,梁文就听说过,四姐三年没有休过假。

即使战部全体放假,四姐还是在家里忙着计划训练的事。

现在她被革职,具体的复职时间待通知。

这难得的休假机会,梁文不想再给四姐添任何麻烦。

上次四姐为自己挡下那一枪,抛开四姐是教官的事不说。

单是一个女子之身,这一枪,想要恢复过来。

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行的。

梁文坐了起来,看向黑狼“你暗中监视教官,切记不要被发现了,要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告诉我,听到没?”

黑狼拍着胸脯的道:“这事没问题,交给我吧。”

接着起身离开。

梁文点头,转头看向天狼“教官被革职,新会长上任,这么大的事,都不见梁氏集团有任何动静,你和我去调查一下。”

“嗯,行,那我去准备一下。”

话落,天狼起身往房间走去。

而一旁的慕容山,见他们两都有事情做,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连忙道:“文哥,那我呢?”

“你...”

他不是战部出身,对于一些事情,难以达到配合。

顾着分配给天狼,黑狼两人,这到是真的把他给忘记了。

梁文看了眼子萱。

子萱见他看着自己的样子,像是看到猎物一样,身体觉的非常不自在。

“小哥哥,你这么盯着我看干吗?难道我脸上长什么东西了?”

梁文笑道:“没,见你最近越长越漂亮了,想多看两眼而已。”

子萱立刻激动道:“真的啊?对了,最近买了套新衣服,我去穿给出来,给你看看,好不好?”

梁文微微点头。

等她走进房间后,慕容山再次问道:“文哥,你还没有说我要做什么呢,你快说啊,我都要等不急了。”

难得有次父亲不强求自己回家。

还允许自己跟在他身旁。

而且这几天除了喝酒,还是喝酒。

都快要被憋坏了。

忽然梁文严肃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子萱支开么?”

慕容山微微摇头。

凑过去的想问,轻声道:“你的任务,是最最重要的。”

话音刚落,慕容山顿时激动起来“文哥,你放心,我定会做的漂漂亮亮的。”

梁文附耳说道:“这些天,你保护好子萱,直到这件事情为止。”

慕容山眉心皱了起来“啊,你让我做这个,这个让保镖去做不就行了吗,干吗让我去做啊,我不干。”

看他失落的样子,梁文笑道:“就是因为我不信保镖,才把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你啊,你要想啊,她爷爷卸任了,要是她爷爷的仇家找上门来,到时子萱可就危险了。”

“再说了,泽浩那小人,上次被我算计,他可不会如此罢休的。要是我们都出去了,没有人在这里保护子萱,到时她被绑架,你说,是不是会乱了我们阵脚?”

见他点了根烟,瞥着头“任你怎么说,这事我是不会做的。”

“哎呀,这样啊。”

梁文只好拿出杀手锏,起身,拿出手机晃了晃“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只好打电话给你爸,说你不听话,打乱我的计划,你说,你爸会不会把你抓回去呢...”

听闻,慕容山立刻起身笑嘻嘻道:“别啊,文哥,我刚才那是闹着玩的,只要你别让我爸抓我回家,这事,妥妥的。”

“那还差不多。”

梁文笑嘻嘻的坐了下去。

被革职的欧阳倩。

回到家里。

脱掉衣服。

通过镜子看着右臂膀包扎的透着红色血迹的纱布。

小心翼翼的将纱布拆了下来。

一个骇人的弹孔,赫然显露出来。

“嘶...”

欧阳倩摸了摸那弹孔,接着拿出新的药粉,重新包扎。

一阵后,欧阳倩坐到大厅的沙发上。

正要打开电视,看新闻。

响起了门铃声。

打开门一看。

“大姐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被革职了,就来看看你。”

“进来坐吧。”

晓怡提着昂贵的营养品,放在桌上“你的伤,怎么样了?”

皇朝酒店出现枪击事件。

这件事虽然很快被封了起来。

但还是让晓怡知道了此事。

想过来找她,但当时忙着会长竞选。

加上当时的舆论太过于强烈。

为了不让竞选时,出现不可控制的因素。

晓怡才现在来看望她,

“好多了,多谢大姐关心。”

欧阳倩淡淡的说道。

听她的语气,好像有些失落。

晓怡轻声道:“四妹,上次是我把话说急了,是大姐的错,你别放在心上。”

欧阳倩摆手道:“大姐,这事不怪你,弟弟的事,我也有责任,怪我没有看好他。”

这几天来,对于弟弟的事。

欧阳倩也是非常的自责。

冲动之下,发出了通缉令。

这才导致后续的事情发生。

沉默了一会。

晓怡说道:“难得你现在有假期,刚好六妹那,有个派对,你去六妹那散散心吧。”

欧阳倩靠在沙发上“不了,我现在只想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一下。”

“那...行,这样,要不你搬到我那住,我也好照顾你。”

“不用了,大姐,没什么事的话,我想休息了。”

“好吧。”

见她闭上双眼,晓怡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

刚才她说的那些话,表面上是没有怪自己。

但暗地里,确实有点怪自己的意思。

现在的自己,就算说的再多。

她也是听不进去了。

现在能做的,就是给她单处的时间。

晓怡叹了一口气后离开。

坐上车后,晓怡靠在椅子上“晨溪,派些人手,暗中看着欧阳倩,有什么情况,立刻汇报。”

“嗯,好的,董事长。”

晨溪通过后视镜,见她闭上双眼,也没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