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傅家人来访

药流最便宜,省下来的钱全部要给母亲治病,现在又丢了工作,唯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她的新闻上了电视,傅霆谦到这会也没有找上门来,是不是当作他不在意这件事?

这样,或许也是最好的!

出门前,林可润陪陈文怡吃早饭,又做了很久的犹豫!

突然,陈文怡忧伤的叹气,“润润啊!你说,鑫鑫怎么这周又不回来?”

“妈...她们学校功课忙,我听可鑫说,她参加了喜欢的舞蹈社,大概快期末了,要排练校庆舞蹈!”

林可润吃了口米饭,吃饱了肚子,那种眩晕感果然没有了。

忍不住,又有一些伤感。

如果可以,她是不是也能选择做个妈妈?这是她第一次怀孕...“昨天我听电视里说的,现在的女大学生...很多不自爱,误入歧途!”

陈文怡叹着气,说出了忧虑!

“你看看这个,可鑫前两个礼拜偷偷给我的,她不让我和你说,可我很担心!女孩子一失足,成千古恨!可润,你比她大比她懂事!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啊?”

她说着,突然拉起袖子,露出手上一个金手镯!

“妈,你说这是可鑫给你的!”林可润看着足金的镯子,惊呆了!

“她还跟我说,让我不用担心手术费,说她找到了赚钱的好办法...怕你多想,她说不能告诉你!可是润润,我这几天越想越不安心,可鑫会不会学坏了?”

陈文怡止不住的一脸懊悔,“现在,银也是很贵的,她给我买来干什么呢?还说保值的!有这个钱,不如给你买点营养品吃,妈摸你的手,又瘦了吧!”

林可润放下筷子,别提多么惊讶!

看来,林可鑫趁着母亲眼睛不好使,还骗了她金镯是银镯!

“妈,你别多想,我现在就去给她打个电话!“林可润努力平静,安抚了母亲后,她就回了自己房间!

回想这段时间,好像从一个月前开始,林可鑫就变得很少回家!

而且她花销也和以前不同,不仅跟林可润要钱少了,还会给她偶尔寄外卖到咖啡铺,说给她补身子!那些外卖价格并不便宜!

越想越不对,林可润点开了妹妹的手机号码!

“润润!你看看是谁敲门?是不是隔壁的房东来串门了!”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陈文怡喊了她一声!

林可润只好关闭手机,马上走了出来!

大早上的,会是谁来串门呢?

她们住在津城最便宜的贫民窟,一个月的房租三百!除了薛秀是大学时期的朋友以外,就这样的条件,压根儿交不到别的朋友!除了房东按时来要水电费,没旁人会来,可最近才交了过了钱...林可润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老人家和年轻女人!两人都没带下人,打扮简约,可是掩不住的贵气,让林可润感到对方的身份不低。

尤其是面前的老人家,手上戴着翠玉手串,林可润在书上见过这种品级的玉珠,下意识联想到了傅霆谦那种身份的人物!

“你们是谁?”

她的语气充满警惕。

“小姐,你就是这的住户吧,我和我的外孙女迷路了,能不能到你家里坐一会儿?我们走的太累了,想喝口水呢!”

老太太先开口,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孩后,慈眉善目的露出笑!一双非常精明的眼睛,有意无意流转过女孩的腹部,悄悄浮上喜色!

“对,我们有钱,你要多少开个数!”

旁边陪同的慕知画,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她从看见林可润开始,眼里的敌意就藏不住,摆出了一副富人和穷人差距明显的姿态!

今天要去买了流产的药,林可润并不太想招待陌生人。

可是老人家需要帮助,她做不到视而不见,于是开了门,友好的请道,“不用钱,一点水而已!老人家,快请进来吧。”

老太太点着头,笑眯眯的在身边人的搀扶下,走进了小出租房。

一进门,慕知画就被贫民住的小破屋子惊到了,望着拥挤的走道,她忍不住委屈的和老太太轻声诉苦,“好破的地方!奶奶,霆谦哥怎么会睡了这么一个穷光蛋啊?这种人,怎么能怀上傅家的第一个曾长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