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就是图钱吗

慕知画不甘心极了,原来,这个老太太就是傅霆谦的亲奶奶!昨夜傅霆谦回到老宅子,林可润怀孕的事也一并曝光!

傅老太太一听傅霆谦在外有了私生子!而且还不是和白芷柔的!

这不,什么病都不装了!昨夜,傅霆谦临时要去签订重要的合同,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处理这件事!她老人家怎么也坐不住,先过来探情报了!

至于慕知画,乃是名门慕家的千金,自幼在老太太眼皮底下长大,关系很好,是嫁给傅霆谦的第一人选!

原本老太太选在一个月前的晚上,在傅霆谦饭菜里下药,安排这慕知画做解药,谁知阴差阳错...傅霆谦愤怒下跑到了华尔顿酒店,走错房间,还错睡了一个贫民窟的女孩!

慕知画的委屈可想而知了!可是为了她想要得到的男人和地位,不得不仍然讨好老太太!

回想起一个月前,老太太胸有成竹的对她许诺!

“知画啊,我们傅家世代清白,绝不可能要一个娱乐圈的女人!白芷柔是不可能进家门的,我们傅家只承认你这个未来孙媳妇!”

“今天晚上霆谦回来!药已经下好了,你一定要争气啊,只要你肚子里一举怀上了小宝贝!整个傅家一半的财富,都是你的!”

而现在,老太太嘴里说的很好,带她来探敌情!可打她看见林可润这个样貌清纯的女孩起,眼神都变得慈祥了!

这叫慕知画怎么能不害怕?尤其知道别人怀了傅霆谦的骨肉,她眼泪都快下来了好吗!

“嘘...知画,奶奶的承诺轻易不会变的,但是你也要配合下奶奶!傅家的骨肉不容流落在外!咱们先看看再说!”

傅老太太对这里的环境,倒是没那么嫌弃,毕竟多吃了几十年饭的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听见慕知画的抱怨,她马上叮嘱了一句。

“嗯!”

慕知画不情不愿的坐在了木椅子上,林可润已经端来了水!

屋内视线较黑,傅老太太喝了一口水,就盯着林可润,继续打量起来!

“小姐,你平时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林可润刚要回答,坐在一旁的慕知画突然跳了起来,她面色惊恐,“啊!这怎么还有个人啊!怎么和鬼一样,吓死我了!”

“润润,怎么了?不是房东太太来了吗吗?”

看不见的陈文怡也吓了一跳,她坐在比较昏暗的地方,所以没有引起注意。

自己的母亲,被说成是鬼!林可润皱了下眉,忙道,“这是我妈妈!妈,我先扶您去休息吧,这里有点状况要处理!”

她说完,就小心搀扶着陈文怡,进了不远处的卧室。

“你怎么说话的知画?”傅老太太不满的数落了一句,慕知画更委屈了,“奶奶,我说的没错嘛!这么穷的人,我看还不如白芷柔呢!”

就在这时,林可润已经走了回来,卧室和招待客人的地方距离太近,所以她把对话听了个清楚。

“你们不用再骗了!我都听见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林可润先关上了门,放置母亲听见,随即走到桌子前,她变了态度,排斥的对着两人!

慕知画沉不住气,拍了桌子,就冷冷喝道,“好啊!那我们就实话实说了,我是傅霆谦的未婚妻!这位是他奶奶,霆谦哥不要你的孩子!你马上把孩子打了!”

“是他让你们来的?”

听到那个打字,林可润还是心里惊了一下,傅霆谦果然是不要她的孩子的!

昨天她把他的衣服吐成那样,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大概连见她都不愿意,所以派了家人来。

傅老太太连忙拉住了慕知画,她站了起来,亲自开口,“霆谦他在忙,开会呢!你这个身份呢,的确不适合进我们傅家!不过孩子既然有了,那就是属于傅家的!”

林可润摇着头,“你们是什么意思?你要我生下这个孩子,做你们的生育工具?”

想不到有一天“杀鸡取卵”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要是不愿意,就马上去流产!不择手段上电视台,攀上傅家,你不就是想图钱吗?谁还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