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你信吗?

客房之内。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无论是王涛还是那个黑衣人,都没有想到,竟然能够看到沈鸿图现身!

甚至那个黑衣人,隐藏在面具下的脸庞,更已是一片通红!

“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回事吗?”

王涛生硬地转过头,目光阴鸷地盯着黑衣人,语气不善地问道。

“我……”

黑衣人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望着窗外那遥遥指向自己的无涯刀,他甚至汗毛倒竖了起来!

沈鸿图之威,当真恐怖如斯!!

“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王涛突然嘶吼出声。

体内的力量因为情绪失控产生剧烈波动,如同飓风一般横扫而出,将这间豪华客房变得一片狼藉。

“这件事我会向大帝求证的,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

黑衣人瓮声瓮气地说道,情绪同样有些不稳,丢下一句话后,便融入空间之中,仓皇而去。

而下一刻,沈鸿图的身影,却是凭空消失,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整座大帅府依旧是被笼罩在那座看不清楚的大阵之中。

“沈鸿图,你究竟要做什么!?”

望着那如山岳一般矗立在半空中,锋芒毕露的沈鸿图,王涛紧握双拳,面具之下的双眼中露出了思索的目光。

“大帅!!是大帅!!”

“大帅显灵了!!大帅显灵了!!”

“大帅,您放心,我们都还在,我们都还在——”

沈鸿图的出现,让整个元帅府都爆发出了如潮水一般都呼声。

尤其是以福伯为首的,从炎神军中退下来的老兵,一个个跪倒在地,朝半空中那烙印在他们记忆中的身影,叩拜不止,痛哭流涕!

“少爷,少爷呢?少爷在哪里??”

最先反应过来的福伯,第一时间将灵识铺张开来,寻找沈东流的身影。

“福伯,你们这是干什么??”

福伯声音刚刚落下,沈东流便从书房中走了出来,看到众人都跪在地面上痛苦,一脸疑惑地问道。

福伯还没来得及回答,沈东流抬头一看,便是看到了沈鸿图那披甲持刀地霸气身影!

“我丢!!”

沈东流眼皮猛地跳了起来,嘴角剧烈抽搐。

系统,你丫玩儿我是不是??

你还真的把沈鸿图给我召唤出来了??

我这是跪还是不跪!

不过好在,沈东流还没反应过来,沈鸿图地身影就消散了。

然而,就在这时,福伯却是猛地站起身来,目光灼灼地看向沈鸿图长刀所指的方向!

“护送少爷回房。”

福伯留下一句话,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甚至半点破风声都没有留下,就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客栈中。

福伯并未收敛气息,而是直接将元婴期的气势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磅礴浩瀚的法力将这座硕大的客栈整个包裹在内!

“不知沈将军大驾,有失远迎,还望大人赎罪!”

一个撑满了最大号长袍的肥硕胖子,连滚带爬地飞奔过来,噗通一声朝福伯跪了下来,大声呼喊。

“你便是这家客栈的掌柜?”

福伯一改在大帅府中面对沈东流地和蔼模样,冷漠地看着这个胖子。

“正是小人,正是小人!”

这个竭尽全力才从加大号门外挤进来的大胖子,语速急切,诚惶诚恐:“沈将军容禀,小人姓金名来财,共城人士,刚刚凝丹……”

“我没问你这个。”

福伯说道:“我问你,这间客房中,刚刚可有人来过?”

“回沈将军的话,这间客房乃是小店最贵的客房,平日里只接受预定,今日并未有人入住。”

金来财心里“咯噔”一跳,左顾右盼地想要看出些什么,却并没有任何发现,只能如实回答道。

福伯身后在眼前凭空一抓,一团深蓝色的气息便是被他直接从空间中揪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金来财瞳孔剧震,眼中也露出了一抹恐惧之色。

“哼!”

冷哼一声,福伯握掌成拳,手中那团蓝色气息直接被他捏碎而去。

“今后买些警示符贴在店里吧,别店里来点了什么妖魔鬼怪,你这个做掌柜的都不知道!”

“是,沈将军,小人遵命。”

金来财用力点头称是。

刚他再次抬起头时,却是发现,眼前已然没了福伯的身影。

大帅府,沈东流的房间内。

“少爷,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帅的会突然出现在天上?”

再次出现在房间内,把沈东流吓了一跳的福伯,急促地开口问道:“大帅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什么东西?他真的已经陨落了吗?”

“福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望着老人家脸上急切的神情,沈东流只能装傻:“我还想问您呢,我爹的身影为什么会出现在天上,他不是已经陨落了嘛?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倒打一耙》“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沈东流装作深以为然地样子,背着手,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福伯,道:“老人家,不看不知道啊,没想到您竟然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我要是猜的没错,就算你没有元婴境,起码也得是灵性境的修为吧?”

“我说呢,从我见到你开始,你就一直是这副模样,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个样子,一点没变过,原来也是位高手嘛!”

沈东流说着,朝福伯伸出大拇指:“可以,藏得够深!”

“少爷,我——”

“你——”

被沈东流这么一喷,福伯的思维突然就不连贯了,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想要说什么了,老脸一红,话语都变得有些结巴。

“怎么,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沈东流故意板着脸问道。

“少爷,老头子我也没有说要瞒着你啊,更没有想要问你的秘密啊。”

福伯开口说道:“只是刚才我在府对面地一家客栈里,发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你说什么?”

沈东流眉头一皱,眼神也变得慎重起来:“没想到他们的行动竟然这么快。”

沈东流看向福伯,问道:“我若是没猜错,应该是王涛那个老不死的吧?”

“少爷,您怎么知道?”

“这你就不要操心了,反正我今天和小鱼儿见面之后,聊了一些事情,发现青林皇朝进攻大炎皇朝的战争,似乎跟王家也有些关系。”

“什么!?”

闻言,福伯的脸上陡然涌出暴怒之色,体内磅礴的法力爆发,顿时充斥了整座房间,让沈东流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咳咳咳——福伯,你疯了??”

沈东抱着脖子,剧烈咳嗽着,才让福伯清醒过来第一时间收敛了因情绪而失控的力量。

福伯皱着眉道:“若真的是王家,那麻烦可就大了!”

“大帅陨落,整个大炎皇朝最有底蕴的家族便是王家了,若是他们再勾结敌国,那大炎皇朝便岌岌可危了!”

“事情还没查清楚,不可断论,我会好好调查清楚的,若我父亲的死真的跟王家有关,那么,我绝不会放过他们!”

沈东流目光尖锐地说道。

“少爷,你就不要掺和这档子事了,好好炼器,等到你真的有朝一日成为最强炼器师时,振臂一呼,便会有无数强者心甘情愿来给你做打手!”

“到那时,区区一个王家,根本不足挂齿!”

福伯笃定地说道:“少爷,你放心,整个沈家都是你的后盾!”

沈东流小问号此时满脸小朋友。

他人都傻了,怎么每个人都认为我很厉害呢??

小鱼儿说我是故意隐瞒实力!

那个便宜娘亲说我一定能飞升成仙!?

那个王涛为了确认我都实力,甚至亲自跑来看看!?

就连福伯也认为我是超级炼器师!??

老爷子,我说我真的不会炼器,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