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漂亮的女帝就要嫁人了

翌日清晨。

天刚蒙蒙亮。

一队衣着隆重,规模堪称豪华的宫女,便赶着一辆九匹火灵驹拉着的豪华车辇,来道了大帅府门前。

“沈老将军不必多礼。”

为首的并非玉儿,而是一位老妇人模样的宫中女官。

在传过女帝口谕之后,便急忙弯下腰身,亲自将单膝跪地的福伯搀扶起来。

“李嬷嬷,可知为何女帝非要让我们少爷入宫上朝吗?”

福伯一边开口询问,一遍从袖口掏出一枚金元,不着痕迹地塞进了这位李嬷嬷的手中:“大炎皇朝祖训,后宫不得上朝堂干政啊,我们家少爷现在身无官职,只是与女帝陛下有婚约在身,名不正言不顺,若是被人抓住把柄,这可不好说啊!”

“沈老将军,万万不可啊!”

被称为李嬷嬷的女官脸色一白,急忙将手中那枚金元推了回去,告罪一声,却守口如瓶,只是脸上带着一抹谄媚的笑容,道:“女帝陛下只是下令让老身请小少爷入宫参加朝会,其他老身也是一概不知。”

“不过沈老将军,您看我们这架势,肯定是好事就对了,您好生在家等候小少爷的好消息就是了!”

“哈哈,好。”

福伯说道:“您稍等片刻,我这就让我们家少爷跟您进宫。”

说完,福伯转身一步跨出,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福伯,您干嘛??”

沈东流被福伯从被窝里揪出来的时候,还在做着梦。

睁开眼一看,口水流了一枕头,而他却是光着身子被福伯一只手拎了起来,顿时就垮起个批脸,郁闷地说道:“老人家,一大早天还没亮就扰人清梦,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好吗?”

“少爷,你该和女帝陛下完婚了。”

福伯目光朝下一瞥,面无表情地说道。

“丢!!!”

沈东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支棱着,急忙拉过衣服胡乱套在身上。

“别愣着了,女帝陛下派人来接你上朝议事,仪仗已经在门外候着了,你快些收拾一下,准备出发了,别让满朝文武等你一人。”

福伯语速飞快地说道:“这些衣服就不用穿了,反正看那架势,车辇里已经备好一应事物,还是女帝陛下想的周全,估么着所有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现在跟我走就是了。”

“不过少爷,你这次入宫,可跟昨天不同。”

“昨日乃是女帝一时急智,你也并未参加朝会,但是今日,你可是正儿八经要去参加朝会地,但是你有没有功名在身,更是女帝未婚夫,按照礼法皆不可干预朝政。”

“所以一定要小心谨慎,一旦有任何掌控不住的局面,就第一时间求救楼千重将军,他是大元帅的得意门生,军中中流砥柱的人物。”

“切记,朝堂之上,危机四伏,千万要小心!”

福伯像是个面面俱到的老妈子,在沈东流身边不住地叮嘱着,一直送到门口,目视着沈东流在两个宫女地服侍中上了车,隆重的车辇离去之后,才转过身,进入了府中。

皇宫大殿之前。

在宫女们的服侍下,洗漱打扮,换上了一身紫红色朝服的沈东流,从车辇之上缓步走下。

在10009点气质加持下的他,此时看上去更显气质非凡。

双眉如剑,鼻梁高挺。

微抿的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给人一种温润如玉之感。

而那双与沈鸿图一般无二的虎目,则是不时有着几分精光闪过,顾盼之间,气势逼人。

朱紫长袍,金冠束发,玉带皂靴。

饶是这般富丽堂皇的衣着,却依旧被他穿出了仙气飘飘,卓然世外的气质!

那些个小宫女们,看了他背影一眼,双腿都有些发软的迹象。

“叮——”

“今日生成特效:龙凤呈祥,紫气东来(气质加成10)。”

系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东流虽然不知道这个特效有什么用,但是心中却没来由多了三分底气。

大步走入朝堂,却发现朝堂诸公早已分列两旁。

站在最前方的,依旧是昨日那两位将王涛赶出去殿外的国之重臣。

相国张白岳,大将军楼千重。

其他的沈东流就不怎么认识了,不过却看到王涛还站在以张白岳为首的队伍之中,后则会却并未看向自己,而是眼观鼻鼻观心,静静地站在原地。

“东流,站到我身边来。”

沈东流刚准备站到武官队伍最后的位置,就听到最前方那位楼将军,用中气十足地声音说道:“昨日太过些仓促,今日且让我看一看,还有谁敢在这皇宫之中,对你动手!”

“是,侄儿先行谢过楼叔叔。”

沈东流一路小跑地来道楼千重身边,恭敬地行李,乖巧地站在了这位面方口阔,不怒自威的大将军身边。

嗯,有靠山的感觉就是好。

“哼!”

王涛冷哼一声,目光中有着一抹杀意一闪而逝。

虽然他的实力境界要比楼千重高一个大阶,但这是在宫中,若是真的出手,自然会有人主持大阵将他镇压,因此,即使知道楼千重是针对自己,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女帝陛下驾到!”

玉儿清脆的声音突然从殿外响起。

沈东流抬起头,只见依旧一身华丽红裙的炎红鱼,神色威严地缓步走来。

完美的身材比例,饶是那宽大繁重的宫裙都无法掩饰。

红唇娇艳,凤目含威。

白嫩的俏脸上依旧是威严淡漠的表情,可依旧是这般疏离的神色,都让这位年龄不足二十岁的女帝陛下,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炎红鱼似乎察觉到了沈东流在看自己,撇过头也看了过去。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沈东流胆大地朝少女挑了挑眉,炎红鱼漂亮的丹凤眼中,也是不着痕迹地划过一抹笑意。

看到这一幕,王涛缩在朝服中的手紧握成拳头。

可恶,我的儿子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气抖冷!

“参见陛下。”

“众卿家平身。”

炎红鱼端坐在九龙火凰座上,轻轻开口,走了个程序。

“诸公可有事要奏?”

玉儿站在眼红鱼身边,缓缓开口问道。

等了几个呼吸之后,炎红鱼缓缓说道:“若无事启奏,那我便宣布一件事——”

“启奏陛下,这沈东流一节白衣,又无功名在身,于礼于制,皆不可上朝听证。”

王涛根本没有理会楼千重的威胁,直接站出来,斜睨了沈东流一眼,说道:“若是陛下有国事宣布,还请将这沈家小儿赶出殿外。”

“王卿家,你怎知我所宣布之事,于沈卿家无关呢?”

炎红鱼眉毛一挑,并无怒意,而是带着几分戏谑的神情开口问道。

“哼,一个黄口小儿,能有什么资格参与国事?”

王涛不屑地回答道。

“本帝今日便是要宣布,选择良辰吉日,与沈东流公子成婚!”

炎红鱼看都没看王涛,而是双目紧紧注视着沈东流,红唇轻启,语气格外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