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小孩子才做选择

炎红鱼话音落下。

像是晴天霹雳,狠狠砸在大殿中。

整座大殿内,顿时一片哗然!

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了吧……

你总要跟人家商量一下啊……

人家还没有想好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你空口白话说出来人家就要嫁——呸!

就要娶你的?

哼!你说要嫁就嫁了?

渣女!!!!

至少要先问问人家的意见嘛……

沈东流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就露出了纠结之色。

“陛下,千万三思!!”

“陛下,您的婚姻大事,关乎国运,您一定三思啊!!”

“陛下——”

……

装,你就给我装吧!!

昨天说自己还没做一个真正的男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表情!

渣男!!

炎红鱼看着沈东流呆滞在原地的模样,暗地里恨的牙痒痒,小手一挥,毋庸置疑道:“诸位卿家不必多言,我心意已决!”

“礼部今日退朝之后,选定黄道吉日,届时我会提前祭拜我炎家先祖与先帝,之后随东流一起祭拜沈鸿图大元帅!随后大赦天下,举办婚礼!”

嘤嘤嘤,老婆大人太霸气了!

爱了爱了……

沈东流感觉自己腿都要软了。

“陛下!”

看到炎红鱼如此认真,站在文臣最前方的丞相张白岳沉吟片刻,在身后礼部主官刚准备回应时,提前迈步而出,朗声道:“陛下,沈鸿图大元帅虽对我大炎皇朝有不世之功,但沈东流此子,于情于理都实在无法与您相配!”

“试想,一个天绝之人,一生寿命匆匆不过百年,就算有天材地宝,灵药仙丹,也无法保证寿数!”

“况且,他无法修行,若是百年之后,您又如何自处?您是我大炎皇朝女帝,要为天下苍生考量啊!”

“张丞相!”

炎红鱼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位佐政自己父皇近百年,又帮助自己一年之内稳定国政,立足朝纲稳如泰山的相国大人,竟然也会如此旗帜鲜明地反对自己。

她顿了顿,注视着这位两朝元老,道:“你们不是都想让我给大炎皇朝留下子嗣吗?”

“那我跟东流成婚,只要留下子嗣就好,你们还要管我这么多吗?”

“难道我作为大炎皇朝女帝,一国之君,连这点事还要被你们说三道四吗?”

说到这里,炎红鱼的俏脸上已然露出了一抹愤怒之色,甚至眼眶都泛起一丝微红。

然而,面对眼红鱼的愤怒,这位先帝当年早已叮嘱过炎红鱼可以万分信任的肱骨老臣,却根本没有半点畏惧,风轻云淡地伸出手,将自己颔下的三缕胡须理顺,而后缓缓地向坐在台上地炎红鱼深深鞠躬。

“丞相您这是何故?”

炎红鱼一惊,急忙准备挥手将之扶起。

“陛下!”

这位身形清癯的老臣抬起身,掷地有声:“沈东流,无法修行,与您所生之皇子,其资质定然不是上上之选!请您,三思!!”

“张白岳,你这个老家伙,适可而止!”

楼千重站在一旁,板着脸不悦地说道:“大元帅的血脉,可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

听到楼千重的话,张白岳头也不转,只是微微转动眼珠字,斜斜地瞥了前者一眼,目光中似乎带着几分别样的神色。

而楼千重似乎同样察觉到了什么,眨了眨眼,并未多说。

“哈哈哈!”

闻言,炎红鱼先是一愣,而后笑道:“丞相啊,您若是说别的,那也就罢了,可您说东流无法修行,身无半点修为,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昨日您也在场,他手中雕刻的一枚塑像,便可让我突破法相,更何况,他还能召唤出法相,将王涛震退!这还不够证明吗??”

王涛:什么叫把我震退??老子就这么不堪嘛!?

老人家,小鱼儿,我真的就是条咸鱼啊!!

你们饶了我吧!!

要不我不娶了,行不行?

我们就做好朋友,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就当做好事帮她生个孩子好了嘛……

《实锤渣男》沈东流有些慌。

怎么扯着扯着就又扯到天赋上了?

拜托,托我根本就没有隐藏实力啊!!!!

“若是如此——”

张白岳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吟片刻,缓缓说道:“虽然眼见为实,但沈东流真正的实力我们并未见到。无法做数。”

“这样好了,让他去学宫中修行,何时修行到金丹境,在与您成婚,如何?”

这下子轮到王涛意外了!

原本他还想着这位昨天默认自己向女皇逼婚地丞相,能够站在自己这边的,没想到最后小丑居然只是他自己!!

王涛目光不善地瞥了张白岳地背影一眼,却罕见地并未露出杀意,而是一种忌惮而纠结地神色。

而听到这里,炎红鱼的眼中则是猛地涌出一抹喜色,用感激的目光深深地看了这位相国一眼,假装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这样也不是——”

“且慢!!!”

正当炎红鱼都已经准备拍板的时候,站在沈东流旁边的楼千重,却是突然黑着脸说道:“陛下,且慢!”

卧槽,楼叔,你老人家又整什么幺蛾子??

沈东流刚刚还沉浸在自己什么都没说,就要被打回学宫重新上学的悲伤情绪中。

正在万念俱灰时,听到耳边响起楼千重的一声暴喝,一个激灵就回过神来,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位据说小时候还抱过自己的叔叔。

心里还不住地念叨着:千万不要让我上学!

千万不要让我上学……

楼千重的突然开口,倒是让炎红鱼有些意想不到,她强行按耐下心态,开口问道:“楼将军,有何意见?”

“哼哼,我说呢,张白岳,你原来是想让东流入学宫啊?只说就是,何必整这么多幺蛾子?你们文人就是花花肠子多!”

楼千重直接看向张白岳,冷冷地说道:“东流小子可是我们沈大元帅之子,要提升实力也要去军中修行,更能保家卫国!”

“真正的男人,就要在军中吃苦,修行,才能成为一代强者!!”

楼千重转过头,看向坐在台上的炎红鱼,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朝炎红鱼深深鞠躬:“陛下,楼千重代表大炎皇朝千万军中同袍,请陛下应允沈东流从军!”

“这……”

炎红鱼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是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朝这么迷幻的方向发展!

张白岳知道楼千重定然会阻挠,但是涉及到学宫与军队的人才之争,他可不会轻易放弃,昨天他就看出来,沈家这个小子绝非凡人!

什么天绝之人?

什么无法修行??

都是沈鸿图那个家伙的障眼法!!

我可不会轻易放弃这种人才的!!

张白岳冷哼一声,呵斥道:“楼千重,你居心何在?”

“沈大帅为国捐躯,整个沈家只剩下沈东流一根独苗,你怎能忍心让他从军?”

“更何况,沈东流又是女帝未婚夫,若是出了意外,你让陛下如何自处??”

“你——”

楼千重一时语塞,咬牙怒瞪这张白岳,却硬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虽然想动手,但是一想到这个秀才的实力,并不比自己这个当兵的弱上多少,他更是色厉内荏起来。

“喂?”

这时,沈东流弱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emmmmm两位,丞相大人,大将军,你们这么安排我,就没有一个人考虑过我的想法吗??”

听到这话,坐在九龙火凰座上的炎红鱼,这才反应过来,急切地道:“东流哥哥,你想去哪里?只要你选,我都答应!!”

听到这话,这两位争来争去的朝廷重臣,嘴角同时一抽——沈东流更是眼皮直跳,他都能感觉到来自身后那些大臣们想要把自己撕了地目光!!

果然,恋爱中的女生,都是这样不顾一切呢……

沈东流轻咳一声,眼神中带着深情,眷恋地盯着炎红鱼,眼中尽是眷恋与不舍:“小鱼儿,小孩子才做选择,而我——只想跟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