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紫气东来,龙凤呈祥

emmmm……

若非不想受罪,谁能当着这么多人骚的起来呢?

沈东流一本正经地看着炎红鱼,深情款款。

但鞋里的脚趾头已经把脚下的地面抠出来了个三室一厅。

《尴尬》张白岳和楼千重互相对视了一眼,而后眼神怪异地看向沈东流:小伙子,我们怀疑你就是因为不想进学宫,也不想从军!

年轻人不讲武德!!!

然而,正处在热恋中的少女,却很吃沈渣男这一套。

此时此刻,这位掌控着整个大炎皇朝命脉的女帝陛下,却是俏脸微红,凤目含春地望着沈东流,嘴角一抽一抽地,笑意都快抑制不住了。

“咳咳——”

炎红鱼轻咳一声,刚准备说些什么替沈东流求情,却是被王涛开口打断。

“女帝陛下,您下嫁沈东流,不合礼制!”

王涛自知此时已经不能靠别人了,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开口道:“先帝与沈鸿图刚刚于一年前陨落!”

“陛下与沈东流皆在守孝之中,三年内不可婚配,乃是礼制!”

王涛缓缓抬起头,一副胜券在握地看着炎红鱼,开口说道:“陛下,我想,您应该不会有违反祖制,反抗礼法的想法吧,若真是如此,那先帝陛下的在天之灵与我大炎皇朝泱泱百姓之口,您又该如何慰之?”

炎红鱼实在没想到,王涛会以祖宗礼法来堵自己!

大炎皇朝传承千万年来,便是以礼法立国,历代帝王对此都有着一条明令禁止的红线!

更何况新帝登基,还是女帝,若是在此时为了婚配,违背礼制,将会落下多大的口舌!

甚至会丢失民心,沦落为失德帝王!!

“王涛!!”

炎红鱼冷冷地看着王涛,绝美的脸庞上,此时却是挂满了寒霜!

《阳谋》这才是真正的阳谋!!

让你明知道有他就是要对付你,但是你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仅是坐在九龙火凰座上的炎红鱼,就连位极人臣的张白岳与楼千重,此时都有些无可奈何!

谁也没有想到,王涛竟然会这么无赖!

昨天还想要让女皇嫁给他自己的儿子王腾,但是在被否决之后,就用礼制,堵住了在场所有人的泱泱众口!

???

老家伙看来昨天晚上回去补课了啊!

沈东流缓缓转过身,看向王腾,脸上同样露出了一抹愤怒之色。

楼千重和张白岳,不管如何,也都是为了自己好,无论是去学宫也好,还是从军也罢,都是为了让他提升实力。

但是这个王涛,可就是在釜底抽薪,摆明了就是给自己添堵!

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沈东流根本没理会那个礼制不礼制的问题,虽然说守孝三年,但是这三年里,王涛一个法相境巅峰的大能,若真的想要搞死自己,那可真的是太简单了!

所以,这根本就是绝户计!!

“王家主,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您这是正儿八经的要让我们沈家断子绝孙啊!”

沈东流转过身,冷冷地看着王涛,问道:“你就不怕我那个刚死了没多久的爹,像昨天一样,出来找您聊天儿吗??”

“小家伙,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王涛斜睨着沈东流,不屑一顾地说道:“不要以为搬出来沈鸿图那个老匹夫就能吓到我——”

王涛地话还没说完,便被楼千重开口打断。

这位沈鸿图一手带出来,现任大炎皇朝军方最高将领的大将军怒瞪王涛,呵斥道:“王涛,大帅乃是为国尽忠而死,你再敢羞辱他,我对你不客气!”

“呵,楼大将军,跟着沈鸿图别的没学会,这狂妄的毛病倒是被你学的入木三分啊……”

王涛不屑一顾地说道。

“都给我住口!”

炎红鱼已经逐渐失去耐心:“王家主,我与东流的婚事,乃是父母之命!”

“我父皇与沈大元帅出征之前,还言明,若是他们能得胜班师,便让我和东流完婚!”

“我二人此时完婚,便是在告慰他二人的在天之灵,你不必再多言!”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沈东流看着炎红鱼在宝座之上一言定论时,那威严霸道的小模样,心中一阵火热,又缓缓弓起了腰……

女帝陛下,穿高跟鞋狠狠踩我好吗?

沈东流默默地yy着……

似乎察觉到了沈东流的眼神有些怪异,炎红鱼耳根子也微微变红。

这一幕,看在王涛的眼里,这个老家伙的心都快被愤怒填满了!!

小贱人,我儿王腾天赋之高,冠绝古今,又非你不娶,但你却对沈家这个天绝之人这般死心塌地!

王涛眼中带着怨怒之色,想到自家麒麟儿在家中一副寻死觅活的哀伤模样,他的心就疼地不行,对沈东流的杀意就更是不可遏制地暴涨!

“女帝陛下,沈东流乃是天绝之人,试想,多么罪恶的人,才会受到天罚!?”

一想到天绝之人,王涛眼中涌出一抹决断,开口道:“我大炎皇朝乃是秉承天运而生,若是得罪天道,一国之君,下嫁天绝之人,如果受到天道惩罚,又将如何??”

“王涛!!”

这话说出口,就连张白岳都无法承受!

这位两朝首辅体内猛然涌出一股狂暴的法力,转身看向王涛,怒声呵斥:“我大炎皇朝之国运,岂是你一人可随意评论?”

“我大炎皇朝立国千万载,奉天承运,更有开国大帝飞升仙界,福威浩荡,仙运亨通,你若再敢造次,我绝不饶你!!”

“张丞相,您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王涛眼中掠过一抹忌惮之色,却依旧开口说道:“此子乃天绝之人,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天绝之人不可修行,难道不是天道的惩罚吗?”

“王家主!”

正当张白岳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沈东流却是突然朗声说道:“王家主此言差矣,夫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你说我乃是天绝之人,无法修行是因为天要绝我,但我不这么认为!”

“我反倒认为这是老天对我的考验,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

“众生平等,但我沈东流却被天道格外照顾,这难道不应该是好事吗?”

沈东流挺直脊梁,看着王涛,朗声说道。

那双深邃的双眼直视着王涛的脸庞,毫无半点心虚。

“哈哈哈哈哈……”

王涛仰天大笑道:“笑话,天道岂是你一黄口小儿能够随意断论?”

“好,你说天道格外照顾你,我倒要看看,天道会不会同意你二人的婚事!”

“我大炎皇朝乃是得天道庇护,奉天承运,若是你真得天道青睐,那么我大炎皇朝女帝陛下,若是下嫁于你,天道自会有异象显现!”

我就不信,天道还会眷顾你这种黄口小儿?

大言不惭!

王涛不屑地瞥了沈东流一眼,想道。

我丢!

你要是跟我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听到王涛的话,沈东流差点笑出声来!

还好他面部肌肉比较强壮,硬是强撑着没有笑出来,但还是开口说道:“好,我与你打赌就是!”

说完,沈东流一步迈出,大步走上高台,众目睽睽之下,站在了炎红鱼面前,全然不顾想要开口阻止的炎红鱼,伸手握住了炎红鱼白嫩的小手,转过身。

这位身穿朱紫长袍,相貌俊朗,气质卓群的少年,在环视了一遍在场的当朝诸公后,朝着宫门外宽广的天空朗声道:“天地可鉴,我沈东流今日在此立誓,今后必娶大炎皇朝女帝炎红鱼为妻!有违此誓,天诛地灭之!!”

“望天道成全!”

望天道成全——沈东流的声音在整座大殿之中回荡,带着一股令人动容的决然!

“望天道成全!!”

炎红鱼此时也同样站起身来,与沈东流并肩而立,满目柔情地看了站在他身侧地少年一言,红唇轻启,大声说道。

“哼!装神弄鬼!”

王涛冷冷地看向天外,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然而,他话音刚落!

突然,只见那远方天际,陡然有着无边祥云凭空出现!

紫色的祥云仿佛一般灼烧着天空,在远方的天际折射出万道光芒!

随后,一对火焰凝聚而成的巨龙与彩凤,便是从那祥云之中翱翔而出!

这一龙一凤,先是对着皇宫方向爆发出了无声的嘶吼,如同在对沈东流刚才的话表示祝贺。

紫云翻腾,如同浩瀚的海洋。

而那火焰巨龙与凤凰,则是在紫云之中穿梭翱翔,翻飞不休——炎红鱼突然紧紧反握住了沈东流的手,那原本威严俏脸之上,两行泪水无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