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此子不可限量

“不可能!!”

“怎么可能!??”

看到远方天际,那一龙一凤翱翔于东来紫气中的恢弘场面。

王涛心态直接崩了!!

他呆滞地望着天边,浑身都在颤抖,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心理直接破防!!

小丑竟是我自己……

“哈哈哈哈……”

站在台下地楼千重目光深邃地看了沈东流一眼,大笑道:“好一个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我就知道,我们沈大帅之子,绝非寻常,小子,可以,没给你父亲丢人,今日退朝若是无事,到我府上喝酒!”

虽然知道事情有些奇怪,但事已至此,楼千重也乐的顺水推舟,但是沈东流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直线上升!

听到楼千重的话,沈东流目光一凝,知道这位将军直到此时,才算是对自己有了几分认可。

以前都是因为那个便宜老爹的原因,但是他能够亲自开口邀请自己去他府上,便是想要了解自己,而不仅仅是庇护这么简单了。

“多谢楼叔叔!”

沈东流笑着回话道。

本想拱手道谢,但实在是炎红鱼的小手捏的太紧,他根本抽不出来。

“哈哈哈,无妨!”

楼千重爽朗一笑,却是有些疑惑地扭头看了一眼原本应该站出来跟自己唱对台戏地张白岳。

他都要邀请沈东流去自己府上了,说不得就木已成舟把这个小子拉到军中去,为什么这个老家伙还不出声呢?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然而,张白岳此时根本没有功夫搭理他,而是双目灼灼地盯着沈东流,就连天际那龙凤呈祥,紫气东来的异象都没有理会,只是在口中不住地念叨着刚刚沈东流念出的那句话。

“小子,这后面一定还有对不对?回头有机会去我府上,将这篇文章给我写下来!”

片刻,张白岳眼神突然恢复往常那种隐晦的模样,瞥了沈东流一眼,淡淡地说道。

“是,张大人。”

沈东流同样恭敬地说道。

“呵呵,好。”

张白岳含笑点头。

顿时,整个朝堂之上,所有大臣看向沈东流的眼神,都变了神采。

并非是那种或可怜,或羡慕嫉妒的模样,而是一种艳羡与惊叹!

自沈鸿图这位大柱国陨落,当朝为数不多的几位上柱国中的两位,更是统领文官、武将的丞相和大将军,都对沈东流发出了直接的邀请!

再加上有被天道承认的女帝陛下未婚夫的名头!!!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老大,我就是个天绝之人,一个小垃圾,你们不要这么看我啊!

我怎么感觉你们想要让自己的女儿跟女帝陛下共享丈夫??

我当然是没问题的啊,但是就看我们家小鱼儿愿不愿意啊!!

沈东流自然也发现了在场各位大臣狼一样的眼神,心里不由得一阵哆嗦。

还好刚刚系统比较给力,若是真的被王涛用礼制堵住,那以后自己可就真的不好过了啊!

想到这里,沈东流捏了捏炎红鱼的手掌,感觉心里稳当了不少。

饭还是软的香!!

老子打死都不去学宫,更不可能去从军的!

老婆大人一定要保护我!!!

嘤嘤嘤……

事已至此,王涛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效果了,他深深地望了一眼站在台上如比翼双飞一般的沈东流炎红鱼两人,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出手的冲动,慢慢退了回去。

“呼——”

沈东流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你可算不整事儿了,吓死老子了!

要不是今天系统给力,老子就可以直接抛尸了!

“众卿家,若无事,便退朝吧。”

炎红鱼深深看了王涛一眼,缓缓说道。

“是!”

满朝文武恭敬地注视着炎红鱼拉着沈东流的手,光明正大地走出大殿!

一时间,这些平均年龄都在百岁以上的大叔大爷们,竟然都有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心痛。

……

后宫。

女帝陛下炎红鱼的寝宫之内。

沈东流有些不安地坐在椅子上,手里面捏着一枚玉杯把玩着,有些手足无措。

“老子怎么就被这个女人骗到房间里来了呢??”

“沈东流啊沈东流,你不能正直点吗?不就是个女人吗??”

“不就是问了你一句‘肘,跟我进吴’吗?你就这么怂地失魂落魄地跟过去了??”

沈东流心里思绪万千:“她待会儿要是准备用强怎么办?”

“你可是个无法修行的废物啊,一点实力都没有,人家可是当朝女帝,法相境的强者!”

“想要对你用强那不是分分钟秒杀的事情吗?你能应付得来吗?”

“那我该怎么做?从了她吗??万一他是个渣女始乱终弃呢??那我一生清白名节如何是好!?”

“东流哥哥!”

正在沈东流在为自己马上将要面临的一切做着心理建设的时候,而便突然传来了炎红鱼喜悦的声音。

来了来了,她来了……

沈东流突然闭上了双眼,挣扎而痛苦地选择了顺从。

而这位换上了一身红色长裙地女帝陛下,则是褪去了一脸的威严,便成了沈东流记忆中那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女。

明眸皓齿,凤目红唇,眉如远黛。

肌肤雪白,腰肢纤细,身材绝美!

此时的炎红鱼根本不是大炎皇朝的女帝陛下,而更像是当年沈东流记忆中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炎红鱼站在沈东流面前,却发现这个家伙此时正紧闭双眼,嘴里不只在念叨着什么。

就刻意忍住了一堆想要说的话,而是静静地站在少年面前,仔细地端详了起来。

少年鼻梁高挺,眉如利剑,饶是闭上双眼,也丝毫不影响那张英俊至极的脸庞。

再加上有10019气质的加成,此时的沈东流,一身柱子大红袍,在炎红鱼看来,根本就是一位高不可攀的天神下凡,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还没开始吗?

她在做什么?

难道是在脱衣服吗??

不是吧,不是吧,修仙者不是真的还需要要自己脱衣服吧??

沈东流很是好奇,虽然闻到了炎红鱼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但事他却并不知道炎红鱼在做什么。

炎红鱼越看越痴,越看越迷。

望着沈东流那棱角分明的脸庞,眼神越发迷离,竟然不受控制地想要凑过去好好端详一下沈东流那张脸。

“呼——”

“呼——”

被少女轻柔的气息,轻轻地打在了脸上,沈东流藏在袍袖中地双手,突然紧握起来,小心脏更是飞快跳动。

“两世为人,老子的初吻就要这么交出去了吗!?”

“沈东流,镇定,镇定,千万要镇定!”

“镇定个屁,你是男人,还要让女人先对你出手吗?上啊,怂货!!”

“不行不行,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一巴掌可能拍死我一万回了,千万不能作死!!!”

沈东流的心里在疯狂地纠结着,他能够感觉到,炎红鱼打在自己脸上地呼吸声开始越发滚烫了!

一缕缕幽香随着呼吸,钻进沈东流的鼻尖,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流淌地越来越快!

一介凡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法相境强者的魅惑呢?

沈东流突然一惊,这才察觉出来,自己似乎是着了炎红鱼的道了!

猛地睁开双眼,沈东流着才发现炎红鱼此时正面带戏谑之色,眉眼弯弯地看着自己,但很明显白嫩的脸颊上,还残留着几分没来得及褪去的粉红。

“东流哥哥你闭着眼睛做什么?”

看着沈东流明显有些疑惑的模样,炎红鱼脸上笑意更甚,笑嘻嘻地开口问道。

“额——”

沈东流一时语塞,再次施展建筑大师的天赋,在脚下抠出来了个三室一厅。

“不是吧,不是吧?”

炎红鱼模仿着他的语气,惊讶地道:“不会真的又人会觉得自己魅力很大吧?”

老婆,留点面子嘛,干嘛非得让我社死呢??

沈东流额头上顿时滑落三条黑线,强行咳嗽一声,道:“小鱼儿,我家里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你看要不我先回家好了。”

一边说着,这个脸皮比城墙拐角还要厚的家伙,站起身来,硬着头皮就要冲出去。

“等会儿!”

炎红鱼看沈东流有些接受不了,便开口说道:“谁让你走了,师傅要见你。”

“监正大人?他老人家见我干嘛?不去!”

拜托!!我不要面子的吗?

沈东流一口拒绝:“我可不想再被他老人家给我赶出来。”

“不要怕,这次他肯定不会了,因为天外那团祥云,他也看到了,估摸着楼将军和张丞相也都更他讲过了,所以,这次我们过去,是要观天象,定下来我们成亲的时间……”

说到最后,饶是炎红鱼,都有些涩然。

“现在知道定我们的时间了??”

这时,沈东流突然上前一步,大胆地伸出胳膊,将炎红鱼那纤细柔美的腰肢一把搂在了怀里,趁着女帝陛下还为反应过来,朝着那张绝美的红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不——”

炎红鱼刚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那饱满晶莹的红唇,便是被沈东流狠狠地吻了下去!

女帝陛下的俏脸,此时却是一片通红,但那双凤眼之中,却是涌出一抹慌乱之色。

这时候知道害怕了??

完了!

调戏我是要付出代……

沈东流脑袋中的思维还没落下。

“轰——”

一声巨响,这位前任大元帅独子,当朝女帝陛下未婚夫,竟是被一股强劲的气浪,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小子,若是再有下次,以谋反罪论处!”

耳边响起了东方圭死死抑制着愤怒的声音,冰冷、怒意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