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皇极经世丹

虚空中不断有仙影坠落,宛若骤雨般洒在地面上,看到这一幕的纳塔神国臣民,具是目瞪口呆。

谁都不曾想过,这头妖禽竟如此大胆,敢于对仙界的甲士出手。

纵然是他们的那一位陛下,也没敢让十大王侯率军出击,区区一头玉皇境巅峰的妖禽,竟凭借一己之力与仙界叫板?

“都愣着做什么,赶紧出手拿下这畜生!”

那带队的仙界修士面色阴沉,整个人已经暴怒到极致,恨不得生撕了迦楼罗。

此番下界还未立下寸功,便在此损兵折将,他难辞其咎。

一旦有人向上头建言,他怕是要担上莫大的罪责!

“杀!”

两尊玉皇境仙将,同时催动自身法器,朝迦楼罗暴掠而去,一身气息轰然震碎了虚空。

一时间,整个纳塔神国的天空,被恐怖的灵力法则笼罩,让人喘不过气来。

“下界的蝼蚁,记住本将的名字,我叫杨奇,是取你性命之人!”

那面朝晏寻的仙影,熄了一身耀目光晕,将真面目彻底显露于人世间,竟是也是个丰神俊朗的男子,不过面容有些沧桑。

他金枪金甲,眉心有仙道印记浮现,一步步踏空而来。

在其周身,浩瀚的天帝灵力,配合着无穷的法则,汇聚成了风暴,将整片天穹都笼罩起来。

即便隔着老远,纳塔神国的诸多臣民,在这股气息的影响下,呼吸都是沉重无比。

“天命帝兵!”

有纳塔神国的王侯抬头,望着悬空的杨奇,眼中闪烁着精芒。

此人手中长枪与身上的甲胄,都是无上的天命帝器,想来在仙界的身份,定是极为不凡。

不知他究竟为了什么而来?

区区一株菩提魔株,值得仙界如此大动干戈?

还是说,这其中有着另外的,不可为人所知的神秘原由?

晏寻没有理会他,而是静静看着眼前巨大的水晶,再次翻掌在那上面一拍。

砰的一声,巨大的水晶浮现更多的裂痕,让杨奇面色一凛。

他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位年轻的帝君,竟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能将梵天之眼进一步破坏。

此人真想毁了这无上至宝,将那沉睡的女人救回来?

开什么玩笑!

梵天之眼是菩提魔株才能孕化的秘宝,而且孕育成功的几率不足万分之一,能顺利成长至这般大小的,更是闻所未闻。

是以此次仙界的那一位,一感应到此物现世,便派了他下界前来收取。

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竟敢当着自己的面,要毁掉梵天之眼!

轰轰轰!

手持羿王弓的金翅迦楼罗,与两位玉皇境仙将猛烈交锋,罕见的陷入了僵持阶段。

它虽有帝器在手,那两个仙将手中的法器也不是寻常之物,一时间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让其他仙界修士长舒了口气。

这不要脸的畜生终于被挡住了,他们这些境界稍低的修士不用死了。

不过,众仙现在更关心的是,那个帅得让人自卑的男人!

那小子从一开始,就没鸟过杨奇大人,在傲娇这一块,将气质捏得死死的,也不知是怎么办到的。

杨奇此人身为仙界强者,生来就有一副傲骨,哪怕进入女子澡堂,也从不正眼看人。

现在,他在下界碰到了同样高傲的大帅比,不知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咔咔咔!

梵天之眼发出清脆的裂响,那上面的裂隙更多了。

然而,晏寻却能清晰感应到,这东西还未达到崩碎的极限。

要将慕湮放出来,他还得费一番手脚!

正欲继续抬手将之摧毁,虚空之中有凌厉的寒光袭来,狂暴的威势让人不寒而栗。

嗯?

晏寻挑眉,不悦的朝前一拂袖。

下一刻,虚空有流光涌动,飞快凝成一张神秘的符咒。

那破袭而来的枪锋,轰击在符纸上,却发出无比沉闷的声响,宛若击中了浑厚的铁石一般,再也无法寸进分毫!

“天命帝器!”

杨奇盯着将枪锋挡下的五行神符,那苍白的脸上闪过几分异色。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白脸,竟也如此的深藏不漏。

此子强大的天命帝器说用就用,就跟他杨某人打赏翠花楼的仙女一般,完全没有掩饰避嫌的意味,他底是何来历?

看这轻描淡写的模样,难不成家里有矿?

若真是如此,那就好极了。

拿下此人,他少不得还能赚一笔外快,连请兄弟们嗨皮的钱都有了。

“我现在忙着英雄救美,暂时没时间大嘴巴抽你,识相的先给我一边凉快去,不然别怪我以帅欺丑!”

白了杨奇一眼,晏寻不想跟他较真。

慕湮现在生死未卜,要是不把人给救回来,他帅给谁看?

“你......”

被人戳到痛处,杨奇直接跳脚了。

他堂堂仙界夜店小王子,无数仙女的大金主,竟被人说长得丑?

看来,他被小觑了!

“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让我产生杀意,不愿手下留情的男人,所以我决定使用这个东西!”

随手朝前一摊掌,杨奇掌心凝现一枚赤红丹药。

“皇极经世丹!”晏寻挑眉,没想到此人竟身怀此等丹药。

此乃天命帝境的无上大丹,服下之后能让人暂时拥有天帝层次的修为。

唯一的前置条件便是,服药之人的修为境界,必须要达到玉皇境十重巅峰,否则难以承载那爆发开来的恐怖药力。

此丹药没有副作用,但材料极为难寻,须得以天命层次的尸骨入药,炼制千年方可成功。

而且,这等药物的实效,只有半个时辰。

这杨奇为了对付自己,竟舍得拿出皇极经世丹,倒是让晏寻倍感意外。

他们家四师弟,不会是把药卖给了这家伙吧,怎么看这枚丹药造型与品质,都跟宗门库房里的那些差不多呢?

“看来你果然不凡,知道皇极经世丹!”

狞笑着,杨奇迅速将丹药吞服,身上轰的爆发出惊人的气息。

隐约之间,他的修为突破了原有的桎梏,直接破入天命帝境层次,看起来又帅了几分。

不过,晏寻对此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自他出生时起,能在颜值一道上,对自身形成威胁的存在,就从未出现过。

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

“知道个皇极经世丹有什么稀奇的?”他看白痴般望着杨奇,觉得这家伙完全是脑子有坑。

不就是借着丹药,将等级从lv.99,提升到了lv.100吗。

这搞得自己很帅似的,丫不尴尬别人都尴尬了。

他晏某人现在,也是lv.100的大BOSS,还是帅裂苍穹的那种,宁拿什么跟我斗?

“哼,你也就在这里过嘴瘾了,等会儿见识了我的厉害,就知道皇极经世丹的恐怖,并为自己的无知而忏悔了!”

杨奇傲娇的哼了一声,恢复了先前的冷漠气质,他觉得自身帅气值拉满了。

就目前这状态,对面不碰瓷收钱的话,他能一个打十个!

“忏悔?”

晏寻笑了。

这家伙没睡醒?

就俺晏某人这辈子,除了为自己长得帅忏悔过,何曾说过一句‘集美们我错了’之类的话?

男子汉大劲夫,一口唾沫一口钉,说不后悔就绝不后悔!

你就是叫爸爸也没用!

单手托住梵天之眼,晏寻朝着杨奇勾了勾掌,道:“来吧,为父就在这里,你要能伤到我一根汗毛,爸爸饶你一命!”

“若能击败我,老夫舍了这身皮囊,便宜令堂大人一晚又何妨!”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要尽孝尽管来!”

这话一出,杨奇整个人直接,气炸了。

啊啊啊,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