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无处安放的魅力

虚空之上,两尊气息磅礴的人影相对而立,彼此爆发出无上威势,整片天地都为之震荡不休。

晏寻抬手一震,以强横的力量催动五行神符,将杨奇的枪锋隔空震退,复又旋掌将符咒收摄而来,在掌心幻化为一柄古剑。

他以五行金属性法则凝剑,竟是令得这古朴的金属长剑,爆发出了不弱于帝器的威势。

这惊人的一幕,让杨奇骇然,他从未想过,竟有人能将五行法则,运用到如此娴熟的程度,晏寻到底是何来历?

便是纳塔神国那位帝君,此时也是暗暗吃惊,差点没忍住加入战局。

以他庞大的神识能感应到,此时晏寻的整体战力,绝不弱于那身负两大天命帝器,还吞服了皇极经世丹的杨奇。

两大高手的巅峰之战,不知谁能在这一战之中活下来?

“老金,快跑,上仙要发威了!”

羿王弓的器灵感应到晏寻的强横气息,直接引导迦楼罗震退两大神将,朝远处狂掠而去。

哪怕它是天命帝器,也不敢靠近天上的战场。

天帝层次交手的余波,其破坏力将是空前恐怖的,就算是天命帝器,稍有不慎之下,也有被打碎的可能。

羿王弓不想死,它还没浪够,还没见识过诸族技师的精妙手法。

据一些老实人说,妖魔鬼怪诸域,神仙圣佛各界,都有着各自秘传的,不为人知的套餐。

为了感受这些神秘的习俗,羿王弓决定要一直活下去。

迦楼罗闻言亦是拼了命的暴退,却见晏寻咧嘴,掌心似乎有一团幽绿的光团浮现,是那神秘的琉璃天盏。

「叮,宿主签到成功,当前境界等级lv.5,寿命+950!」

属性面板上出现新的提示,晏寻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让杨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并不知晓眼前的小白脸在笑什么,但总感觉这家伙笑得很阴险,仿佛在动什么歪脑筋,要在这里狠狠坑自己一把。

“消耗950年寿命,购买「无量劫」卡!”

直接选择购买新的卡片,晏寻在得到这张新卡的补充之后,立刻催动琉璃天盏。

这卡片在他掌心破碎,尽数融入那琉璃天盏之中,令其化作一团幽绿的极光,汇入眉骨之间,勾勒出一方青莲印记。

然后,他缓缓扬起古剑,朝着远处的诸多仙界修士猛地一斩。

嗤!

剑芒如月,横扫千军。

而后,无数肢体自半空纷扬落下,让杨奇看得目瞪口呆。

“卑鄙,以天命帝君之身,对低境界的仙界修士出手,你难道不会为此而感到羞耻吗?”

盯着脑袋发绿的晏寻,杨奇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终于知道,为何金翅迦楼罗会那么不要脸了,感情是有这么个无耻的主人!

脑袋一绿就砍人?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矫情啊少年,那些可都是我兄弟!

“为什么要感到羞耻呢?”

晏寻缓缓抬起头,冲着眼前的扬起温和一笑,道:“本座长得这么帅,就算是犯下弥天大罪,老天爷也会原谅我的!”

“毕竟,我就是这么帅的一个人啊,任性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话让杨奇听着差点没一头栽下。

见过不要脸的,他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长得帅,就能为所欲为?

这完全是绿透了,神志不清了好吧。

却见晏寻缓缓闭上双眼,再次扬起长剑猛然一扫。

嗤,又一大片仙界修士陨落,根本没法抵挡他那无比惊人的剑气,甚至连逃走都办不到。

「叮,宿主越级击杀仙界修士,当前寿命950,+950,+950......」

属性面板上,那+950的提示压根就没停过,让晏寻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可杨奇和另外的两尊神将却气炸了。

他们领军多年,还从未遇到过这么无耻的人。

以绿欺小,算什么好汉!

可眼下,三人却拿晏寻无可奈何,此人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杨奇大人,快出手阻止他,我二人来阻挡这些剑气!”

两大神将慌了,顾不得那逃离此地的金翅迦楼罗,具是将自身法器催动到了极致,不断出手拦截晏寻斩出的剑气。

瞬息之间,竟是救下了大半的仙界甲士。

可先前陨落的那些人,早已超过了两百之数,让两人心疼不已。

三人此番率众下界,也不过是带了一千个黄金甲士,先前被金翅迦楼罗斩杀了三百来号人,现在又被晏寻弄死两百。

这还没立功呢,竟被一人一雕干掉了一半,简直是耻辱到了极点。

“混蛋,纳命来!”

猛然一抖手中长枪,杨奇抖出无数虚芒,枪势如舞梨花,朝着晏寻破袭而去。

这惊天一击,裹挟着天地大势,不但击碎了虚空,连带着摧毁了虚空背后,那浩瀚星宇之中的无数星辰,威势恐怖而磅礴。

即便是金翅迦楼罗,乍一感应到杨奇那恐怖的枪势,都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

平心而论,哪怕它有羿王弓在手,都难以抵挡这霸道的一击,晏寻此时闭着双眼,能安然瓦解对方的攻势吗?

但见枪锋临身,狂风拂起晏寻的长发,让他闭目的面容显得愈发冷峻。

叮!

一阵悦耳的金属之音回荡开来。

却是他千钧一发之际,悄然倒转手中长剑,生生以剑脊挡下了枪锋,瓦解了杨奇的攻势。

如此轻描淡写的守御之法,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杨奇的枪锋,积蓄着他那身暴虐的天命之力,还集合着身上两件帝器的灵力,莫说是一柄长剑,便是一个庞大的国度,说灭就给灭了。

然而,晏寻却只是轻轻挽剑,便挡下了这恐怖的一击!

此时的他,究竟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人帅,当真恐怖如斯?

“这不可能,我也是天命帝境,甚至动用了两件帝器,你不可能挡下我这一击!”

杨奇懵了,一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他这些年苦练枪法,冬练上上下下,夏练左右左右,连上翠花楼都不忘苦练BABA,怎么会连个下界的小白脸都打不过?

根本不科学嘛!

“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晏寻摇摇头,对他古板的想法,感到很可笑。

这个世界,连他这么帅的人都能出现,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或许,杨奇是在仙界呆惯了,没见过这么帅的百岁少年吧,嗯,倒也情有可原,不怪他。

“你到底是谁?”

急速收枪复又暴刺而出,杨奇不再有所保留了。

眼前这家伙,长得比杨某人还帅不说,本是还如此强大,万一此子到仙界混,只怕他那些老相好,会弃暗投帅。

不论如何,他必须将所有的不安定因素,彻底抹杀在这里。

尤其是要毁掉晏寻这张帅脸!

哪怕会因此儿遭天打雷劈,他也在所不惜!

更帅,更高,更强,是不能出现在杨某人的对手身上的,这不符合他渣男的人生观。

“你问我?”

再次倒转长剑,晏寻一剑暴刺而出,以剑锋叮的抵住杨奇的枪势。

然后,他和煦一笑,道:“在下,诸天第一帅哥!”

这诚实的话语,让杨奇一阵气冷抖。

可是,他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眼前这家伙,竟是个不喜欢撒谎的老实人,实在太折磨人了。

“我不是问你的身份,是问你的名字!”

再次收枪,紧跟着舞出璀璨的枪花,杨奇已经放弃了抹杀晏寻的念头,他要给这家伙的脸来一枪,直接毁容。

等晏寻失去丰神俊朗的容颜,看他还怎么嚣张。

“唔,大兄弟,你又不是女孩子,问本座的名字干啥,知道了又得不到,不会觉得揪心吗?”

晏寻疑惑的看着他,觉得这家伙很奇怪。

以往都是一大群女孩子,哭着喊着问他的名字,还有年方几何,是否被糟蹋等等。

现在,换一个汉子来,真让人感觉有点膈应。

更何况,这家伙,貌似跟他还有仇。

慕湮被封禁在梵天之眼中,杨奇和他背后的那些人,可脱不了干系。

他现在问自己叫什么,声音还带着低沉的磁性,不会是见色起意,要强人锁男,化干戈为玉勃吧?

嘶,可怕!

我晏某人帅起来真可怕!

啊,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