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阿育王之怨

「天帝属性面板(最终型号:要你命三千)」

「姓名:晏寻」

「境界:lv.5(0/1250)」

「体质:lv.5(0/1250)」

「剑意:lv.5(0/1250)」

「寿命:191150」

「秘宝:琉璃天盏(lv.100)、五行神符(lv.100)」

一手托举着梵天之眼,一手执剑应对杨奇的攻势,晏寻还不忘留意属性面板的信息变化。

此刻,他完全被庞大的寿数给吓到了。

191150年!

先前他解锁「帝释天」卡片之后,只剩下了200年寿命。

如今一顿不要脸的骚操作,竟生生增加了190950年,果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

“可惜了,属性面板当前解锁的卡片,只有无量劫卡和帝释天卡,想在短时间内消耗掉这些寿命,只能寄希望于升级了。

沉吟着,晏寻再次一剑震退杨奇,气息在这一刻爆发到了极致。

轰!

浩瀚的剑意,配合着自身强横的灵力,在天帝层次体魄的加持下,让他看起来愈发恐怖。

他默念着浩然剑歌的决法,头顶的天空骤然变得晦暗,有无数星辰浮现。

而后,一股清亮的剑吟,在这片天地间铺展开来。

朝天扬剑,晏寻周身有浩瀚的灵力翻涌,轰然化作冲天气柱,在星河之上爆炸开来,使得那些璀璨的星辰为之一颤。

杨奇分明感应到,星空在强横气柱的冲击下,直接崩塌了。

无数道璀璨的星光长剑,从缥缈的九天之上坠落,朝着他破袭而来。

它们裹挟的无上剑意,化作恐怖的风暴,直接淹没了整个战场,让整个纳塔神国都被撼动开来。

“哈哈哈,老王你看看,上仙真是威武啊,比咱俩强多了!”金翅迦楼罗在远处观战,感受着那浩瀚的剑威,整个雕都飘了。

这就是它机智抱上的大腿,不仅仅是人帅多金,还耍得一手好剑。

什么狗屁仙将,什么纳塔帝君,在这尊大佬面前,都是一群丑得掉渣的弟弟而已。

普天之下,上仙倾世颜值所照之处,皆是真理!

噗。

杨奇吐血抛飞。

他身上那套帝器甲胄,乃至于强横的长枪,都被剑气斩出诸多裂痕。

更可怕的是,晏寻的这一击,将他一身的天命之力,生生削弱了一小半,隐隐要跌落帝镜了。

这怎么可能呢?

此人不过是下界的天命帝君而已,怎能撼动如他这般,来自仙界的绝世天骄?

幻觉吗?

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杨奇能清晰感受到,身体在变得虚弱。

仅仅是不到半刻钟的交手,他已经清醒认识到,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不管是颜值还是战力,都处在了下风。

要就此逃走吗?

握着长枪扪心自问,杨奇回望四周,发现了手下的部众都在恐惧。

自仙界临凡的强大甲士们,眼中没有了半分战意。

哪怕他们的对手,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

先前若非两位玉皇境的神将出手,将晏寻的剑意瓦解了大半,这些人将无一幸免。

“啧啧,帅得可怕,说的就是上仙这类人吧,瞧这些仙界修士的怂样,我要是隔壁二寡妇,看着都嫌弃!”

羿王弓此刻亦是啧啧称奇,没想到仙界的那些修士,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就死了一半的人而已,用得着这么怂?

拼命啊!

然后,杨奇彻底发飙了。

他猛然倒转长枪,朝小腹狠狠一刺,复又将枪锋抽出,在虚空狠狠一刺。

下一刻,天地间响起一阵剧烈的嗡鸣,一个虚幻而庞大的血色大阵,在杨奇的脚下浮现,将周围的一切彻底染红。

哪怕是晏寻,看到那血色大阵,都不由得眉目一皱。

“诅咒?”

望着那自大阵之上,不断浮现的扭曲血煞,他确信杨奇凝聚出的阵,在催生出恐怖的诅咒。

那东西,竟引起了梵天之眼的共鸣。

无数扭曲而诡谲的灵力,正从这枚红色的瞳孔中涌出,要融入到那血色大阵之中。

甚至,连梵天之眼本身都震颤着,要摆脱晏寻的灵力压制,飞入血色大阵的阵眼之中,成为那些诅咒的恐怖源头。

“传闻中,仙界西方梵天界域,曾有过一门恐怖的诅咒,名为阿育王之怨,不会就是这东西吧?”

感应着血色之阵的运转轨迹,晏寻愈发肯定,这东西便是阿育王之怨。

阿育王之怨,传承自远古时代的某位西方帝君,因其放弃杀戮,斩断自身五蕴六毒,封存于地狱深渊而形成咒怨。

这东西一旦现世,便会将被诅咒之人彻底打落凡尘。

即便是所谓的天帝,都会化作凡人,再无强大的战力,甚至会因此而身陨。

晏寻没想到,杨奇这尊玉皇境的修士,竟修行有如此恐怖的秘法,怪不得此人能够率兵下界,原来底蕴匪浅。

“梵天之眼在变得虚弱,是阿育王之怨的缘故吗?”

将自身意念沉入梵天之眼中,晏寻察觉到铜钉的封禁之力,亦是被强行削弱,不由得暗暗惊奇。

他可以借助自身天帝层次的力量,强行毁掉这些神秘的钉子,却会因此伤及到沉睡的慕湮,是以一直在小心翼翼冲击梵天之眼。

阿育王之怨在削弱铜钉时,不伤及到其中沉睡的慕湮,仅是汲取她的灵力,倒是帮了个大忙。

扬枪卷起阵法上的血煞,杨奇猛然朝着晏寻一刺。

刹那间,血煞之力化作一只血色孔雀,朝着他飞扑而来,让晏寻不免眉头一皱。

有心将这诅咒击溃,想到沉睡于梵天之眼中的慕湮,他又放弃了。

将长剑缓缓垂落,晏寻望着那近身的血色孔雀,直接选择了放弃抵抗,任其直接没入本体,身形为之一颤。

下一个瞬息,他眉心的青莲印记,以及那一身狂暴的天命之力,都是直接暗淡下来。

砰的一声,晏寻隐约感应到,琉璃天盏,彻底碎了。

不仅仅是如此,就连他手中的长剑,亦是重新幻化为了五行神符,在半空中悄然裂解成碎片。

与之相应的,他的境界则是快速跌落,从天命帝境一路直坠,竟是重新变成了练气五重,再无半分天帝威仪。

“上仙!”

金翅迦楼罗一惊,正要冲过来,却见两大神将同时出手,将之阻截下来。

“你,为何不阻挡我的诅咒?”杨奇一击得手,面容却有些不好看。

他并不认为,眼前的这个青年,会如此轻易中招。

这家伙看起来更像是故意引动诅咒入体!

难道说,他在一心求死?

可美男子不都是抱着一颗‘我这么帅,我不能死’的心态咩?

此人,脑子有坑?

“区区阿育王之怨,纵是不躲,又有何妨?”

悬空望着杨奇,晏寻真切感应到,他的那两件天命帝器,算是彻底毁在此人手里了。

不过,为了救出慕湮,区区两件帝器又算得了什么!

“你竟能认出这是阿育王之怨!”杨奇惊呆了,他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竟然不是印象中的傻白甜。

丫竟是个读过书的帅比!

还好,此人突然脑子发懵,只身承受了阿育王之怨,这一波是他杨某人赢了。

“我不止知道这是阿育王之怨,还知道梵天之眼内的那些铜钉,是西方界秘藏许久的——阿兰若之骨!”

晏寻微笑着,望着沉睡在血色瞳孔之中的慕湮,瞳孔中透出无尽的温柔。

也不知这一回,大美人是否能放下心结?

透过阿育王之怨,他发现了那些锈蚀铜钉的真面目,竟是为慕湮的遭遇感到庆幸。

阿兰若之骨封禁的,不止是人的力量,还有强大的元神。

同样的,这东西有着独特的效用——轮回!

它能将人的灵魂,送回最为痛苦的岁月,用以瓦解曾经的劫数,借此改变早已成真的过去。

若是无法改变,那么沉睡的人将永远不会醒来。

他相信慕湮,相信她一定能在过去的时空,改变曾经惨痛的前世,让有瑕疵的心境,就此变得圆满。

师傅曾说,慕湮此生会有一劫,或许指的就是阿兰若之骨!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劫数,必然带着变数,若能安然度过,则前途无量。

只是此后,慕湮的人生,将会诞生诸多变数。

晏寻作为这丫头的大师兄,必将受到这些变数的波及,甚至会倒霉一辈子。

不过,值了!

谁叫他长得这么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