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以身为鼎

夜晚来得很快。

碧泉别苑在黑夜的笼罩下显得幽静无比,只有一些清脆的虫鸣声音此起彼伏。

屋内灯光闪烁,此时的楚封天正在给杨依依进行每天必要的按摩活血,同时将自己的一丝丝玄气力量导入进入,看看他的双脚能否正常运行玄气。

虽然每次都失败了,但楚封天依旧在坚持着,就这样足足过了快一个多时辰,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旁边的小蝶赶紧把毛巾递过去,让他擦汗。

杨依依有些心疼,“为了我这样耽误到你的修行,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这有什么的。”

楚封温暖一笑,“我自己的妻子,我要是不心疼,难道指望别人来心疼吗?”

经过了这些日子那么多事情,楚封天和杨依依倒是互相都认可了各自的亲密身份,只不过这还是楚封天第一次那么大胆的直接说出来。

杨依依有些脸红,但是并没有反驳,一只手轻轻撑着脑袋,声音轻柔,“其实好不好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倒是今天师姐说的那武魂塔,既然那么危险,你现在要不就先别去试炼,等修为提升够了再说,至于那最高层,你可不能真的犯傻去闯啊,我怕你受伤...”

“放心吧,我会量力而行的。”

楚封天站起身来,摸了摸杨依依的脑袋,他当然不会真的就傻乎乎的以为自己就能闯到那最高层,然后把那些丹药奖励什么的全部纳入怀中。

这一次武魂塔试炼,楚封天只打算先去摸个大概的情况,先探探路再说,也为以后积累一些经验,这太玄武府那么大,时间也还那么长,以后的路得慢慢走才行。

等继续帮杨依依伤了些药物之后,杨依依便是要准备睡下了,虽然两个人现在感情逐渐产生了,也认同了妻子丈夫的身份,但是要真睡在一起,还是觉得很尴尬。

杨依依不好意思提,楚封天也不好意思开口,那样就显得自己太流氓了点,所以只悄悄帮她吹灭蜡烛,然后把门关上。

“做个好梦。”

楚封天出门前柔声道。

然后只听见对方细若蚊蝇的嗯了一声,还有“你也是”三个字。

小蝶也已经收拾好了一些琐碎事情,准备回房歇息去了,而此时她站在门外却是突然面色复杂的看着楚封天说道,“我发现你真的跟原来不一样了。”

“不一样?你见过我原来的样子?”

楚封天轻笑着摸了摸鼻子。

小蝶一时无言。

这倒的确是真的,从楚封天被当成奴仆运送到杨府,再加上又是异国之人,还把小姐许配给了他,当时的小蝶看楚封天几乎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而且楚封天来的时候就躺在一个破担架上,生死不知,还是杨依依好几天不眠不休的照顾,才总算缓和了他的伤势,小蝶当时就觉得,小姐自己都已经那么苦了,结果现在又来了个更大的累赘,他们以后在杨家的日子恐怕比起猪狗都还要不如。

但现在,自己和小姐却在他的庇护下,来到了极北之域最顶尖的宗门。

这几天的事情,在小蝶看来就如同做梦一样。

楚封天也是突然有些感慨,握着拳道,“我从小父母双亡,家道败落,好不容入赘了世家豪门,然而别人却嫌我经脉寸断,不能习武,所以把我当成废物也不如的人,即便我很努力,每天坚持锻体炼骨,可是武道离我的距离却遥远的像是天堑一般,最后不但被休,还要被人踩在脸上侮辱!这些事情都像是刀子一般从我心里剐去大片的血肉!如果不是因为依依好心救我,恐怕我这条命早就已经死了!就如同草芥一般,无人知晓!”

说着,楚封天一口长气吐出,仿佛排解除了心中的一丝愤懑,“我不想证明我会比谁优秀,我只要证明我不比别人差,我也不想再受到那些侮辱,所以你和依依也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想要变强,既是为了你们,更是为了自己,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你也早些睡吧。”

楚封天摆摆手,洒脱一笑,而后独自朝自己的屋子走了过去。

小蝶只怔怔的在原地看着,目光有些失神。

...回到屋内,楚封天并没有直接睡下,而是立刻进入了打坐修习的状态了,整个人如同老僧坐定一般,一动不动。

今天来自慕容遥的威压测试,让他现在浑身都感到无比的酸痛,如果不及时调理的话,很可能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于是就这样,控制着体内温润玄气四处游走,同时,《龙帝心经》的功法也已经运转了起来。

这《龙帝心经》虽然不是什么威力巨大的武技招数,然而对于玄气的提炼控制,和心神的淬养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功效,再加上今天也是靠着《龙帝心经》的力量撑过了威压测试,楚封天也是那时候才意识到,原来经由《龙帝心经》炼化过的玄气,比起他寻常凝练的那些,要精纯和强悍的多得多!

楚封天没有经脉,原本虽然能产生玄气,但是那些玄气就像是无法控制的野兽一样,在体内横冲直撞,根本无所拘束,而这也是他迟迟不能踏入武道的原因,毕竟就算是一个炼魂期的低阶修行者,都已经具备了初步控制玄气的能力。

但好在,这《龙帝心经》弥补了他的缺陷,不但如此,还因为没有经脉的桎梏,楚封天整个肉体就是一个巨大的玄气鼎炉!

所以他的玄气浓厚程度,更是常人的十数倍不止!这就是他的优势!

浑身的玄气波动愈发猛烈起来,屋内,一连串细微紧密的玄气炸响声音更是接连不断,楚封天在用这股强悍的玄气力量,洗涤全身各处!使身体变得更加坚硬!

这样的痛苦自然是十分巨大的,紧紧才半个时辰左右,楚封天的额头已然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更是如雨一般滴下!

嘭!

屋内的几块木板已经承受不住这股猛烈的能量,瞬间裂开!

同时一股强悍的玄气劲风,也在楚封天的身体四周不断环绕,形成了一圈防护罩似的存在。

而就在这时,只听嗖的一声轻响,窗外突然有个黑影掠入!

随后一柄在月光映衬下白的发亮的弯刀,带着极其汹涌的力量,朝楚封天的身体瞬间划了过去!直取他的喉间!

伴随着的,还有一道恶狠狠的声音,“畜生!今晚我就要让你下地狱去!给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