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刺客

突如其来的袭击发生的十分意外,此时楚封天正是疗伤的关键时刻,所以早就收起了感知,然而却没想到来太玄武府的第一天,自己就遇到了偷袭!

当!

还好自己玄气所凝结的防护罩足够扎实,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金铁响声,那弯刀却并没有顺利的刺进去,而是被直接挡了下来。

而楚封天也是瞬间朝后一跃,同时右手立刻将星魄枪掣在手中,往前狠狠一指!

“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

此时月华如练,屋内灯光黑暗,借着那一丝丝的光亮,楚封天只看到对面的人影似乎跟自己差不多高,虽然脸上蒙着一块黑布,然而看身形的话,推测其年纪也是一个少年郎。

见到楚封天反应了过来,那蒙面少年却是疑惑的轻咦了一声,“咦?难道我搞错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接着却是朝楚封天拱了拱手,“抱歉,我应该是认错人了,打扰到你还请见谅。”

说完整个人便是要从窗户那飞掠出去。

楚封天眉角一抽,顿时冷笑了起来,“搞错了?突然间进来刺杀我,现在说走就走?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楚封天可没有轻易放跑敌人的习惯,虽然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对方,然而刚刚那一招直取他的喉咙,如果不是自己玄气浓厚,那凝结的防护罩足够结实的话,说不定还真可能受伤!

所以在那蒙面少年身形刚要掠走的时候,楚封天整个人已经抢先一步,拦了上去!

咻咻咻!

几道枪影如同梨花带雨,瞬间笼罩下来,将对方能够逃跑的路线尽数封锁!

“我都说了我搞错了!你不要胡搅蛮缠,否则我可就要生气了!”

那蒙面少年被长枪左突右突,却根本没法脱身,只得有些气恼的叫嚣了一句,然后用手里的弯刀来回抵抗着,不过他的身法真是相当不错,虽然楚封天出枪的角度和方向极为刁钻,但居然还真是被他躲了过去!

“倒是有两下子,怪不得赶来做这种刺杀的勾当!”

楚封天冷哼一声,而后手中速度和力道瞬间加倍,带着凌厉空气啸声的星魄枪,顿时往前刺出了朴实到不能再朴实的一招!

对付这种偷袭的小人物,还用不着拿出自己的杀招,而且对方的实力几下交手后,楚封天也已经大概摸清楚了,只不过是道衍境巅峰而已,要擒下他还算不上有难度!

嗖!

枪尖如影,瞬息而至!

蒙面少年已经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大!

只不过在枪尖快要穿过他喉咙的时候,楚封天却是及时收手,反而拐了一个细小的弧度,朝他肋骨处捅了过去!

自己心里一大堆的疑问,当然就不能让他这么轻易死了!

“啊!”

饶是并非要害之处,然而当星魄枪带着沉重力道刺到身体上时,那蒙面少年还是不可自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嘭的一下撞到了墙上,整个人跌落在地,就连手里的弯刀也已经飞了出去!

然而此时的楚封天眉头却是一皱。

因为刚刚的那一枪,他并没有刺中肉体的感觉,反而像是刺到了一个坚硬之物。

果不其然,昏暗的灯光映照之下,那蒙面少年的衣服,从胸口到肋骨处已经被划开了足足一尺多长的口子,而在他的衣服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银光。

“我去!幸亏老子穿了软甲,要不然还正被你给弄死了!丫的!不玩了!溜了!”

蒙面少年嘴里怒骂一声,整个人立刻跃了起来,同时手里已经捏出了一道符篆。

接着不等楚封天再次动手,那符篆已经被他用玄气催动,朝着楚封天的身体直接抛了过去!

“退!”

这是楚封天心里瞬间涌上来的一个字,因为从那符篆当中,他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强悍的能量!

而就在他刚刚后退了六七米左右,砰!

一道猛烈的炸响声音,还伴随着几道闪烁着银色弧光的闪电!顿时将整个屋子都给炸开了一个大洞!

那蒙面少年身形如豹子一般,飞速的朝着炸出来的大洞掠了过去!

“想逃?做梦!”

看到那符篆带来的破坏力,楚封天也是有些愣神,不过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而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脚底下的龙游步瞬间跨出!

五步并作一步走,速度极快的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手里的星魄枪猛地一震,直接脱手飞出!

当!

即便身穿软甲,无法刺透,然而楚封天现在的力量,足以将一块巨大的岩石给轰成碎块!

汹涌的力量从星魄枪上猛灌而出,随后尽数倾泻到了那蒙面少年的身体之上!

噗嗤!

黑布之下,殷红的血液喷吐而出,蒙面少年脚步一软,蹭着地连滚了十几米远才停止,胸膛急促的起伏着,显然是已经受了伤。

楚封天已经收回枪走到了他的面前,面色霜寒密布。

“我第一天来太玄武府,应该没有与谁为敌,你是谁?为什么要来刺杀我?”

今夜说实话,当真是险之又险,楚封天倒是并不担心自己会受什么伤害,而是担心屋里的杨依依和小蝶。

如果这个人不是冲着楚封天,而是冲着她们两的话,恐怕当时还在凝神静气,认真疗伤的楚封天根本就无暇顾及!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说走就走,鬼知道他跑了以后还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而这时候,听见激烈的动静,小蝶也是跑出了屋,不远处还有刚刚打开门,一脸疑惑的杨依依。

“发生什么事了?”

小蝶推着杨依依过来,后者焦急问道。

她也才睡着没多久,便听见屋外传出激烈的响动,似乎还有炸响声音,心里一惊,还以为是楚封天晚上练功走火入魔了。

而等靠近的时候,两个人才发现,楚封天的面前正瘫坐着一个蒙面少年,看起来已经受伤了。

“少爷,这是?”

小蝶也一头雾水的询问。

“莫名其妙前来刺杀我的刺客,没得逞想跑路,所以我就打伤了他。”

楚封天随口答道,然后蹲下身,想去把对方的黑布揭开。

却没想那蒙面少年连连向后蹬腿,紧接着自己主动把黑布扯了下来,嘴里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布满了紧密的汗水,显然刚才那一击造成的疼痛感让他明显是吃不消了。

没几秒钟,那少年气不过似的埋怨声音幽幽传来,“我都说了我认错人了,你还想怎样吗?你要有胆你就杀了我吧!我莫小舟可不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