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莫小舟

说完,少年又重重咳了几声,努力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浑身早就没了力气,根本站不动,最后所幸朝旁边的石头上一靠,嘴里继续嘟囔,“下手没轻没重的,我都已经道了歉了,还想杀我,你也太狠了!”

楚封天一时倒有些想笑,明明自己才是被刺杀的人,怎么这个少年看起来比他还委屈。

而杨依依和小蝶,此刻就更一头雾水了。

“少爷,他难道也是太玄武府的弟子吗?要不我去请个师姐过来把他抓了吧。”

话音刚落,那少年瞬间有些急了,“别啊!千万别去!我再给你赔个礼行不行?你可千万不要请师姐过来,这件事情咱们私下解决如何?如果闹大了的话,我怕我就要被逐出武府了!”

“那你还敢过来刺杀?你是什么人,安的什么心?既然是这里的弟子,楚封天又哪里招惹到了你?”

杨依依听到后直接开口怒斥,秀美微蹙。

知道对方是此刻以后,她的脸色顿时冷冽到了极点。

“我也正想问你,行,那我先不去禀告师姐,但是今天你想走那是不可能了。”

楚封天威胁着说道,而后上前一只手拽着那少年的后衣领,就像是拎起一只小鸡。

接着转头对杨依依说道,“你们先回去睡吧,我审问审问他。”

杨依依见对方的确反抗不了,才放下心来,同时嘴里叮嘱道,“那你小心点,这虽然是个安全之地,但难保会有什么居心叵测之人要害你。”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楚封天点了点头,然后等杨依依和小蝶回屋后,自己的感知力也瞬间扩散而开,将整个碧泉别苑笼罩。

刚才他疗伤的时候一时收起了感知力,这才导致对方能够轻而易举的接近他的周围。

现在吃了教训,楚封天难保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同伙,所以还是要认真防范才行。

“哎呀你快放我下来!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少年一顿挣扎,然而却毫无用处。

接着被楚封天一手扔进了屋里,在地上连滚了几下,灰头土脸。

“你说你叫莫小舟是吧?为什么要刺杀我?最好交待的清楚一点,要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严刑逼供。”

楚封天也不同他客气,一只手握了握星魄枪,发出一阵凄厉枪鸣。

那枪尖在屋内昏暗光线的映照下,森冷到了极点。

这个叫做莫小舟的少年他从未听说过,完全是素不相识,这不禁让楚封天的心里更加疑惑起来。

此时的莫小舟,也有些后怕的吞了吞口水,不过嘴里还是很倔强道,“我就是认错了人,所以才有那么大误会,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就算杀了我也是如此!”

“好!那我便如你所愿!”

楚封天嘴角一笑,嗖的一声,枪尖直指莫小舟的喉咙!

浑身的凛然杀气暴涨开来,一时间倒还真有种要下狠手的感觉!

莫小舟嘴上说不怕,然而脸色已经唰的一下惨白无比,“喂!我说你不按套路来啊!我又没让你真杀了我!”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交待实情,谁指使你的,杀我的原因是什么,全都交待清楚。”

楚封天当然不是要真杀他的意思,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他罢了,说完已经收回了星魄枪。

莫小舟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瘫坐着,过了几秒钟才无奈道,“我今天本来在后山打坐修行的,正好看到你跟庞师姐一起路过,当时我只看到了你的背影,隐隐约约和我一个仇人很像,所以就偷偷摸摸趁着黑溜过来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喏,你也知道了。”

“仇人?很像?”

楚封天嘴角细微抽动,“我这张脸难道长的就那么招人仇恨吗?”

“当然不是!”

莫小舟赶紧摆摆手,嘴里解释道,“只是背影很像罢了,当时我也没看清楚,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的冒失如何?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对了你名字叫什么?”

心里很清楚眼前的男人很不好惹,莫小舟突然间客套起来。

“楚封天。”

楚封天淡淡的回了一句,这小子,看起来倒的确不像是个坏心眼的主,倒更像是一个蠢货,不过依旧是冷笑了一句,“若不是先前反应及时,说不定我先前就已经死在了你的刀下,你还好意思跟我说大人有大量?换做其他脾气暴烈的,你恐怕早就已经没命了!”

“你脾气不就挺暴烈的...”

莫小舟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

“嗯?”

楚封天皱了皱眉。

“不不不,我是说你说的对,这件事情的确是我错在先,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莫小舟连连讪笑辩解,脸色显得极其苦楚。

楚封天笑了笑,确认对方已经没有什么威胁,再度收起了长枪,“你跟那人仇恨倒是挺深,居然大晚上要刺杀他,不过这里是太玄武府,你如果被抓到的话,后果恐怕会很严重。”

听到楚封天的话,莫小舟却是并未反驳,整个人的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昏沉起来,接着拳头重重的砸在地上,“我跟他的仇恨不共戴天!他强bao了我妹妹!你说我该不该杀她?”

语气一下子激动起来。

楚封天神色一凝,“太玄武府的弟子干出这种事情,难道师尊他们不管吗?”

虽然来到这也才半天左右,但是从楚封天的观察看来,这太玄武府的门规和纪律算是相当森严的,下午顾歆师姐还特地交代了楚封天一些在太玄武府明令不能做的事情。

比如不能以武侍人,不能欺男霸女,不能偷盗劫掠,强bao这可是重罪,如果揭露出去的话,必定要受到宗门的鞭笞之苦,而后再被贬出宗门!

然而,莫小舟此时却一声苦笑,“他不一样,他是圣灵王朝的皇室之子,地位尊崇,一个月前才通过考核进入太玄武府,而在那之前,我妹妹就是被他所欺辱!我为了报仇也跟随进来,但是我天资太弱,考核完分配到六殿以后,就再没有见过他的踪影,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苦修,希望能有机会找到他,直到今天看见你的身形和他很像,我误认为你就是他,于是下定决心今晚就要取他狗命!早在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身死的准备,不论如何,我都一定要报仇!”

莫小舟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

“又是皇室宗亲。”

楚封天听到他的故事,心里微微有了些起伏,不知怎么的,听见这个强bao了莫小舟妹妹的皇室之子,楚封天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腾阳王朝镇北王世子云明飞,同样也是作恶多端,而且和他楚封天亦是有着耻辱之恨!

“不过看来我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这个仇没能力报了。”

蓦地,莫小舟突然有些失落。

楚封天疑惑的皱了皱眉,“为什么?你要放弃了?”

莫小舟自嘲一句说道,“你的修为应该是灵海境小成吧,我今天却连你都没有刺杀成功,而早在两个月前他就已经是灵海境大成了,我不是对手,我....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