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符印师

莫小舟垂下了头,看得出来今天虽然刺杀楚封天是个错误,但是惨败成这样还是让他的心里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而且他与楚封天交手更是几招就被擒下,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所以心里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无比巨大的落差感。

“灵海境大成?这样的修为在太玄武府的弟子里面应该也只是算是一般而已,你只要潜心修炼的话超过他的机会很大,到时候自然可以报仇。”

楚封天开口说道。

然而莫小舟听完,只是摇了摇头,“他是圣灵王朝的皇室之子,平常的修炼资源根本就不是我能够比的,如果真有机会的话,我何必急于这一时呢?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是想趁现在差距还不大的时候就先了结了他的狗命!”

莫小舟的语气有些激动,但更多的是无奈,楚封天却是也叹了一口气。

莫小舟说的事情的确很对。

像这些权贵豪门之子,从一出生就和他们拉开了很大的差距,他们背后的势力资源对于他们修炼的支持,更不是常人能够企及的,除非天赋极其妖孽,否则一个普通人想要追上权贵豪门那些纨绔子弟的修炼速度,基本上等同于妄想。

刚才的那一番话,倒是楚封天有些太理想化了。

事已至此,误会已经澄清,楚封天对于眼前的莫小舟倒是没有了一开始那么强的敌意,反而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不过脑袋这时候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楚封天皱了皱眉,说道,“如果你要暗杀他的话,我建议你不要亲自动手,以你的实力,恐怕刚靠近他的周围,便会被他的神念所感知到,到时候只会白白搭上性命。”

“那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啊,我知道自己硬拼不过他,所以偷袭暗杀是我唯一的机会。”

“不,你还有另外的手段。”

楚封天意味深长的一笑。

莫小舟愣了愣,然后便是看见楚封天指了指屋内那被他用符篆所炸出来的大洞。

“先前你的符篆里蕴藏着一股很强的力量,而且隐隐间还有电光雷鸣,我刚才若不是及时撤退的话,说不定倒还真可能受伤,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这种威力巨大的符篆你是如何得来的?”

在现今的这个武道世界,虽然是他们修武者的天下,然而在很久很久以前,符印师却是和他们修武者地位平齐的存在,甚至还要略胜他们一筹!

楚封天原来在书中看到过记载,说数万年前一些厉害的符印师,随手画出的一张符篆便能有搬山填海,驱云吞日的恐怖威力!

而且这符篆的功效涉及到方方面面,除了破坏,甚至还有修复,强化或者是其他各种匪夷所思的功能,可以说当初符印师在这个世界立足的时候,是可以令无数人抬头仰望,难以企及分毫!

然而后来的几千年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符印师这个光辉的职业却逐渐没落了,那些能够制作出破坏力极强符篆的人也越来越少,最终符篆的功效演变成了一种辅助用的道具。

像是楚封天纳戒当中的传送符篆,还有几枚诸葛明送的武器强化符篆,都是本身不具备什么威力,但是可以帮助修武者平常修炼,对敌亦或是逃跑之用。

符篆的没落,代表的是武道昌盛,修武者的强势崛起!

所以现在这片大陆上,一些残存的符印师也早就已经失去了传承,于是大部分符印师也转而开始修习武道,再不以炼制符文为主。

而先前莫小舟的那张符篆,却正是已经绝迹好久了的具备破坏力的扶符篆,楚封天心里吃惊之余,自然好奇他的来历。

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那么自己以后有多了一招克敌制胜的手段,而且还可以给杨依依和小蝶都装备一些,那样即便楚封天不在她们身边,她们两人也会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而听见楚封天的问话,莫小舟原本失落的面庞,此时却突然浮现出一抹极为骄傲神色,“嘿嘿,那枚符篆名字叫做风雷符,是由我亲手炼制的初阶符篆,没想到你居然对他那么感兴趣,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你还会炼符?你是一名符印师?”

楚封天有些不太相信。

没想到莫小舟此时却挺起了胸膛,语气更加傲然了,“那是当然!炼制符文这种东西我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而且说出来不怕吓到你,我们莫家在圣灵王朝可是威名显赫的符文大家,是少有的历经千年都未断传承的家族,炼符的技术在极北之域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说着,音量都拔高了起来,看得出,他的确很为自己的家族所自豪。

楚封天微眯着眼思考几下,那么厉害的家族自己倒还真是从没听说过,而且既然是大家族,怎么会...“那你还被皇室之子给欺负成这样?你妹妹受了如此侮辱,你莫家应该会誓死为她讨回公道才对,怎么会需要你一个用暗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难道他们不知道一旦你出了意外,你们莫家的传承可能从此就要断了吗?”

再度一句话问出,而此时,莫小舟听完,整个人的神情不消几秒钟,又是变得黯淡起来,“我说的,都是家族很久以前的荣光罢了。”

“嗯?你的意思是没落了?”

楚封天皱了皱眉。

莫小舟点点头道,“没错,你也清楚现在这个世界是修武者为尊的世界,一些顶尖武者的武技的威力已经达到了超凡脱俗,毁天灭地的程度,而我的家族又是专长于炼制破坏力的符篆,对于那些辅助武者修行或是养心炼神的符篆却并不擅长,再加上炼制一枚破坏符篆所需的材料基本都不简单,所以价格也不便宜,自然而然的,就没有人会继续买了...”

“不至于吧,能多一种对敌的手段不也是极好?”

楚封天依旧狐疑了一句。

而莫小舟却是连连摇头否决,“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先前跟你交手时用的那枚风雷符,只是简单的初级符篆,然而需要的材料就已经超过了五种,而且其中还包括了价格比较贵的三级兽核,十年灵草的汁液,以及雷鸣虫的虫卵等,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基本上得有三四十两白银了!而买符篆的几乎都是豪门世家,一买就是很大的数量,数十两银子看似没多少,可是你要知道雇佣一名道衍境的高手当保镖的话,每月也不过才二十两银子,对比之下哪个划算还用我说吗?”

莫小舟摊了摊手,满脸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