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你教我如何?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玩意威力那么大,但是却没见有人用过,传送符篆和一些武器强化符篆我倒是见过不少,可惜跟这比起来确实显得不太稀奇了。

楚封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莫小舟这时却嘴角一笑道:“那些传送和强化符篆,只不过是比较低级的技术罢了,和我们莫家传承的这破坏符篆比起来,当然是弱了太多太多!而且如果真把这符印之术修到顶级的话,到时候那神通本领,基本上就和神都无异了!”

这并不是吹嘘,顶级的符印师,那是连最巅峰的修武者都极其畏惧的存在!

而这句话一落,楚封天顿时感到心脏砰的跳动一下。

而后一双眼睛闪烁着极其古怪的光彩,望向了莫小舟的身形。

莫小舟还在兴头上,刚准备继续开口吹嘘一番,然后便是感受到了楚封天望过来的异样目光,隐隐的还带着几分狂热神采。

身体瞬间一个激灵,莫小舟下意识的朝后缩了缩,“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今天说的可没有一句假话!你难道还不算放过我?”

“我又没说要杀你。”

楚封天嘴角一咧,而后朝前凑近,眉头一挑,“你说的这个符印师,有没有什么条件?”

“条件?”

莫小舟眨巴了几下眼睛。

“就是要成为一名符印师的话是是否需要某些特定的条件,就像武者要修武道的话必须能够在体内产生玄气一样。”

“你说这个啊,那倒是没有...反正我小时候就是照着家里给的一本古籍直接练了,然后就是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应该没有条件吧,如果说真有的话倒是对意志力有一定要求,因为炼制符篆的时候需要用肉体承受那符篆狂暴的力量,在上面刻下字来,那种剧烈到极点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莫小舟满脑袋的问号,而后倏地,瞬间反应过来,张大了嘴巴,“难不成你是要?你要学习符印之术,成为一名符印师?”

“有何不可?”

楚封天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从一开始莫小舟介绍那风雷符篆的时候,楚封天就已经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想要学习的渴望在心头一顿滋长。

而当莫小舟说到真正的符印师有着通天彻地的威能的时候,楚封天心里早就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既修武道,又学符印术,这样自己以后就会有着更多的底力,而且这符印的功效那么广泛,如果真能钻透的话,那自己的战斗力将会双倍增长!还能帮助他达到更高的境界也说不定!

楚封天怎么可能不心动?

然而莫小舟见他这满脸感兴趣的模样,却连连否决,“不可能的,不可能,你以为符印术那么简单好学?虽然是没什么入门条件,但是符印术自学的话根本是一头雾水,最好有个修为高深的老师领进门才行!而且现在这个世界,关于符印术的古文书籍已经越来越少了,就算有大部分也都是残缺不全,根本不足以支撑你长久学习下去!如果你非要学的话,最后很可能也是浪费时间,反而耽搁了自己在武道上的修行!”

莫小舟说的并不是假话,符印术相比于修武来讲,其中的门路跟术语更加晦涩难懂,所以必须要有专门的指导师傅才行,而这也是符印之术传承艰难的原因所在!

甚至如果没人教导,别说进行学习了,就连古籍里的一些用词你都看不明白!

当然还有更大的一个问题,学习符印术,除了需要大量的时间,还需要大量的金钱!

不等同于武者,随便静心打个坐都算是修行的一部分,符印师平常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材料收集上,而一些罕见稀奇的材料,价格更是高的离谱,没有足够的金钱,谁能承担的起这样的消耗,同时还伴随着巨大的失败风险!

学习符印术,入门无条件,但是想前进一步,难上加难!

楚封天却并没有被莫小舟的话给劝退,目光中的那极感兴趣的神采却是根本更加浓厚了,而后淡然开口,“今天你刺杀我的事情,我可以不向师姐和师尊汇报,就当无事发生过。”

“啥?你说真的?”

莫小舟不敢置信道,一脸狂喜。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虽然楚封天说不杀他,但是如果把事情朝上汇报的话,就算这其中说白了是场误会,但自己恐怕依旧逃脱不了严惩,甚至贬出宗门都有可能。

毕竟太玄武府虽然不禁止私斗,然而却严禁互下死手,对于这偌大的宗门来讲,弟子是他能够屹立不倒,几百年来威势依旧的根源所在,当然不愿意平常会发生一些不愿看到的惨剧。

然而莫小舟刚要道谢,楚封天的下一句话,直接把他的脑袋给震得一片空白,“条件就是,你要教给我符印之术。”

楚封天嘴角带笑,语气温和,不过还有着几分狡黠。

“我...你...这...”

莫小舟一时半会,居然结巴了。

然后猛吞了一下口水,手来回摇晃,宛如铃铛,“不行不行!这不行!符印之术乃是我莫家秘传!虽然莫家败落了,但也不能教给外人,我莫家的传承古籍,是决不能让外人看的!”

态度坚决无比,莫小舟拒绝的语气十分坚定。

楚封天摸了摸鼻子,“我又没说要看你莫家的古籍,我只是想试着学一下这符印之术罢了,正好你有这本领,可以做我的老师,你现在只需要教我一些粗浅的即可,比如那风雷符的制作方法,这应该不算是很困难的事情吧?”

“不行!我还是拒绝!你最好想都别想!”

莫小舟没有商量余地的说道。

“基础入门这种最简单的也不行?”

“不行不行!”

“你确定?”

“百分百确定!”

“好,那我还是向师姐他们汇报一下今晚发生的事情吧。”

楚封天瞬间收起了笑容,脸色重新变得极为冰凉起来。

莫小舟听了,虽然很害怕,但却依旧执拗道,“这符印之术你学了没用,而且连能不能学成都不清楚,耗费的精力跟时间都太大!我如果教你的话等于是在浪费你修行武道的时间,等同于在害你!你要是执意不听那你就去告诉师姐好了,反正大不了被逐出宗门嘛,我莫小舟敢作敢当!”

“好一个敢作敢当!”

楚封天拍了拍手,然后嘴角倏地翘起了一抹弧度,语气戏笑道,“那你就不怕死吗?”

“你要杀我?”

莫小舟身体一顿,脊背有些发凉,从今晚他跟这楚封天交手的时候,对方出招的狠厉程度,的确是个敢下死手的亡命之人!

而他现在要是杀人灭口的话,这太玄武府还真是没人能察觉!

不过楚封天听完,却是摇了摇头,“我说我不杀你,这句话不会食言,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是蓝掌教师尊的亲传弟子,是被她亲自收入门下的人,你刺杀她的亲传弟子,这要是让她知道了,你觉得她可能会放过你吗?”

楚封天语气幽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