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解围

汉密尔无法置信的望着手中的信函,他愤怒的将这封羊皮写就的军令扔到了地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些蠢货一定是搞错了!”

“发生了什么事,汉密尔?”哈米斯关切的问道,他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弟弟像这次一样发这么大的火,依照他的推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否则,以冷静著称的汉密尔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发这么大的火。

“你可以自己看看!”汉密尔有气无力的说道,他看了一眼已经被自己揉得不成样子的羊皮纸。

哈米斯弯腰捡起来,想从中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消息让汉密尔如此激动。“什么?罗兰人已经快推进到加尔基城了!三十万人!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哈米斯激动地咆哮起来。

汉密尔面对哥哥的咆哮,反而开始清醒下来。“怎么可能呢?罗兰人从哪里找到这么多的人?他们怎么会跑到我们后面去的呢?”汉密尔开始冷静的思考起来。“哈米斯,不要再吵了!让我们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哈米斯依然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汉密尔,这是一个骗局,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一定有内奸想要从中破坏我们的远征计划,罗兰人完全没有可能会跑到我们身后去!……”

汉密尔挥了挥手,然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哈米斯想要说什么。“好了,哈米斯,听我说!你的猜测我都已经想过了,那都是不可能的。要知道,敌人想要制造谣言是件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加尔基也不可能没有会出卖自己祖国的败类。但有一点你要注意,罗兰人已经控制了边界上的几座大的城市,没有军队,我不相信他们可以轻易的夺取那些守备森严的城市。至于所谓的三十万军团,我认为未必就有那么多,不过十万人的话,应该是个合理的数字!”

哈米斯奇怪的问到:“那么他们是怎么跑到我们身后去的呢?要知道,我们的海军一直控制着这一带的所有海岸,罗兰人绝对没有可能从我们身后飞过去!”

汉密尔苦笑着说:“哈米斯,看看安息多,他们一定是在那里转道过去的!我记得在安息多作战的罗兰军团有十几万人,如果他们大胆一些、小心一些,偷袭加尔基并不是件很难的事!”

哈米斯听了汉密尔的话,心里立刻就明白了,本来他就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对于这样的解释他几乎是立刻就接受了!“那么说,加尔基真的有危险了!那和密斯怎么办?难道我们要抛弃已经咬到嘴边的肥肉!”

汉密尔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苦笑。“你以为我们还有得选择么?我完全有把握在加尔基被敌人攻占前拿下和密斯,但那样的话,我们元老院里那些‘尊贵的长老们’一定会把我们送上断头台的,没办法,我们只能回去了!海军的舰队早已经等在海边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哈米斯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弟弟,他实在不相信汉密尔会如此轻易的就放弃了好不容易取得的胜利果实。汉密尔似乎看出了兄长眼中的疑惑。“哈米斯,要知道,有时候我们必须学会适当的放弃一些东西。虽然我们暂时失去了他,但以后我们一定有机会再次夺回他,当然,如果我们抗命不从的话,我们可能就会永远失去夺回他的机会!好了,告诉我们的人,马上准备离开这里!”

“什么?”哈米斯惊讶的喊到。“难道不需要什么准备么?我们必须要防止罗兰人的反击!”

汉密尔并没有再次解释自己的命令,“完全没有必要哈米斯,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登船离开这里,和密斯里的罗兰人绝对不会敢有什么动作!”说完,汉密尔摆摆手,示意哈米斯不要再继续浪费他的时间了。哈米斯知道汉密尔的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去营地里传达命令去了!

当阿喀努斯听到加尔基人撤离的消息时,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任何表情,他疲惫的抬起胳膊,示意传令兵离开。

因为和汉密尔交过几次手,所以阿喀努斯认为加尔基人这次一定是在耍什么阴谋,他想不到任何加尔基撤退的理由。加尔基人眼看着就要赢了,再过几天,加尔基人即使不攻进来,和密斯城中的守军也会被饿死。

现在加尔基人离开,阿喀努斯认为这纯粹是加尔基人的诱兵之计,目的无非就是想更加轻松的消灭他们。想到这里,已经饿得有些头晕的阿喀努斯喊住了正准备离去的传令兵。“传达我的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出城!还有,注意敌人的最新动向!”

阿喀努斯费力的说完几句话,然后又躺到在椅子上,现在躺着似乎是最让他感到舒服的姿势。据说阿喀努斯晚年最引以为恨的就是这件事,为了这片刻的舒服,他失去了获得不世奇功的机会。

加尔基人就这样在阿喀努斯的眼皮子底下井然有序的撤退了,而罗兰士兵就静静地一直在城头看着加尔基人离开,虽然每个人心里都恨不得杀光他们眼前的敌人,但理智告诉他们,作为罗兰军人就必须服从军官的命令。就这样,双方似乎非常有默契的进行了气氛古怪的告别。

李龙飞此刻在加尔基正策划着新的一轮进攻,现在米尔曼已经成了轩辕军团的前进基地。每天李龙飞都会派出自己的士兵去周围的城镇劫掠,然后在需要补给的时候回到米尔曼休息。

罗兰士兵在劫掠村镇的时候会烧毁村庄,抢劫粮食和所有可以带走的财物,甚至他们会屠杀占领区的平民。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时候的仁慈只能带来敌人凶猛的报复,在敌人的领土上活动,这样做是非常有必要的。再说了,即使李龙飞不同意,萨利乌斯和提克里特他们依然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对于不投降的敌人,罗兰人一直都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从根本山铲除他们。士兵们对此也习以为常,毕竟他们都是罗兰精锐军团的士兵,多年的战争经验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必须得这么做,除非他们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得不耐烦了。

加尔基人境内确实已经没有了多少可以作战的兵团,所有精锐的军团都被汉密尔带去参加了远征,由于过分相信自己的安息多邻居,加尔基元老院甚至没有在这个方向布置军团的计划。各个城镇只有自己组建的城防军,这些城防军不仅武器和装备很差,战斗力更是低得令人发指。

这些天来,李龙飞他们一直都是在和那些勉强称得上是“战士”的城防军作战,跟正规的加尔基军团相比,这些城防军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弱了,他们的军官机会也没有任何指挥作战的经验,所以,李龙飞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在进行着单方面的屠杀。李龙飞相信,如果加尔基人的远征军团还不尽快回师救援的话,再过两天,他就可以在加尔基城里挑选自己的战利品了。不过似乎从来都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帆风顺的,这次也是。

“李,你真的让我好找!我得到了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好的消息!”提克里特气喘吁吁的从马背上跃下,一边走向李龙飞,一边嘟囔着他刚刚得到的消息。“发生了什么事,提克里特!”李龙飞急切的问到。

“李,阿布扎伊的人碰到了加尔基人的正规军团,他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已经开始后撤了!敌人战斗的非常顽强,而且数量也非常可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估计这些人应该是从罗兰战场上撤回来的!”

“他们的损失大不大?”李龙飞问道。

“前来送信的人说他们吃了大亏,估计损失不会太小。”提克里特回忆了一下刚才使者说得话,得出了自己的分析。

李龙飞紧绷的一颗心顿时松懈了下来,本来他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原来,不过是自己早已经预料到的事情。安息多人本来就是顺道打秋风的,这些见利忘义的临时盟友并不是很靠得住,现在让他们提前受点教训也好。

“那就太好了,我们已经等了他们很久了,现在,我想我们该进行我们的游戏了!提克里特,告诉萨利乌斯他们,我们准备撤离这里,所有的军官晚上到我的帐篷里开会,好了,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