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阿布扎伊的旅程

阿布扎伊带领安息多军团独自在加尔基人的腹地游曳,自从安息多人熟悉了这里的气候之后,这些大漠里出生的战士开始了他们的战斗一开始由于水土不服,虚弱的安息多人只能靠着轩辕军团保护,现在恢复了活力的他们已经把轩辕军团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靠着骆驼的机动力,安息多人跑到了更远的地方,他们沿途发现了许多加尔基城镇。平日里安息多人多以商人的身份示人,而现在他们凶残的一面终于暴露了,安息多骑兵队经过的城镇进行了无差别的劫杀。他们通常会逼迫镇民交出所有财物,然后会对镇子里的女性下手,在发泄完他们的兽欲后,他们会杀掉镇子里所有人。

很快安息多人的恶名就传遍了加尔基,他们在攻占一座加尔基城市后,对这座城市进行了同样的劫掠手段。但是由于城市实在是太大了,安息多人的清扫工作进行的并不彻底,大部分安息多士兵都在惦念能抢到多少财物,所以有很多市民逃出了城市。逃出来的居民四处传播安息多人的恶行,而有些贵族直接选择了去加尔基元老院去寻求帮助。

加尔基元老院对安息多人入侵的消息既愤恨又惶恐,他们没想到自己的邻居竟然会选择这个时候对加尔基下手。他们不是没考虑过自己的邻居,因为双方都是商贸国家,所以都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是由于彼此的武力都达不到消灭对方的程度,所以他们才达成了某种平衡。现在,可恶的安息多人竟然趁着加尔基军队主力远征罗兰的时机攻击加尔基,这是元老院从未想到过的。

按照元老院之前得到的情报,安息多人和罗兰人的叛军已经勾结在了一起,他们正在对罗兰帝国的军队进行攻击。这也是元老院下定决心全力攻击罗兰帝国的原因,大家一起上,就是打不死罗兰人,也能从他的躯体上咬下一块肉来。元老院没料到的是安息多人竟然是如此的毫无底线,在经历了一场大败之后竟然会和自己的对手媾和。

“汉密尔军团要赶回来还需要时间!”元老院的会议上,加尔基首席元老加利拉说道。

“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的话,安息多人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达加尔基城下。我请求出动元老院的禁卫军,加尔基人一定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前来求援的贵族跪伏在地上,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这些贵族离开了自己的封地就失去了经济来源,所以他想元老院出兵打退安息多人。

“加尔基和元老院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能派出禁卫军团,但是我们可以动用南部军团!”一名元老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是的,元老院的安全是加尔基最重要的利益,南部军团已经很多年没打过仗了,就派他们去好了。”加利拉的意见代表了元老院最终的决议,没有哪个元老觉得自己的安全不重要,这些精锐的禁卫军他们是绝不会外派的。

阿布扎伊手下的骆驼骑兵已经失去了他们的机动能力,这些天来,安息多人劫掠了太多太多的财富,他们不得不让自己的骆驼驼上更多的财物。这些沉重的金银和各类奢侈品让安息多人的坐骑再也无法肆意奔跑。

阿布扎伊一开始是不允许士兵们这样做的,但是这一路劫掠实在是太顺利了,他们几乎从未遇到过像样的抵抗。那些加尔基城防军胆小的如同老鼠,大多数时候见到他们就跑了,阿布扎伊根本没打算追击这些无能的对手,劫掠财物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想要占领加尔基,那是不可能的事,他们夺取的那些城市也无法带走,他们唯一能夺取的就是这些金银珠宝了。

安息多人刚刚又夺取了一座城市,这里的城防军倒是还有些血性,最起码在他们拔出弯刀前,这些城防军还没有逃跑。不过只是简单的交手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损失的加尔基城防军就像受惊的兔子快速的逃出了城市。这些城防军已经听说过安息多人的凶名,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小命丢在这里。

城中的居民开始扶老携幼的外逃,安息多人没时间管这些人,除了那些妨碍他们获取金银的和挡道的。很快,大街上就倒毙了一地的尸体,遗落在地上的各种行礼散布在街头巷尾,安息多士兵抢夺一切对他们有用的东西,金银财宝、漂亮女人还有美酒。加尔基的葡萄酒可是在安息多非常有名的美酒,这些士兵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品尝,而现在他们多得甚至可以用这些葡萄酒泡脚。

“这些加尔基人很快就会忘记我们带给他们的痛苦!”阿布扎伊的副手站在城头,发出了自己感慨。

“我们应该给这些人留点纪念!”阿布扎伊望着城中的景象,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作为指挥官的好处就是不需要自己亲自下场去抢劫,最终所有士兵都要从他们的战利品中拿出一份贡献给阿布扎伊和国王阿布贴。

“来一场大火吧,这座城市有太多地方需要修缮了!”阿布扎伊望着城中高耸的建筑,心里幻想着这些建筑被烈火烘托的场景,在安息多是看不到如此高大的建筑的,所以阿布扎伊要毁掉他们。

最终,在撤走之前,阿布扎伊命令手下的士兵在城中四处放起了火,熊熊的烈火和浓厚的黑烟很快就遮蔽了这座古老的城市。

阿布扎伊回头看了看已经陷入火海中的城市,脸上再次挂上了残忍的微笑。这座城市实在是太富饶了,尽管他们抢夺了城里所有的车辆,但还是无法运走这里全部的财富,那么自己只能毁了这里。

南部军团是加尔基人口中俗称的“养老军团”,这里汇聚了几乎整个加尔基的老兵。由于加尔基南部周边都是大海,而加尔基强大的海军也杜绝了敌人从海上入侵的可能,所以南部军团几乎没有什么作战任务。

各地的精锐军团为了保持战斗力他们通常会把还在服役期,但是年龄已经偏大的老兵想方设法调派到这里。虽然是号称养老军团,但是南部军团的军官配备甚至比常规军团还要完善。这里的军官只有两种,一种是平民出身从军事学院毕业的军官,一种是出身显赫,为了日后踏入权利核心而来此镀金的年轻贵族。

南部军团的指挥官拉加德不属于上面任何一种,拉加德年轻的时候就在加尔基的精锐军团服役,他靠着勇敢作战积累战功,一路做到了将军的位置。不过或许是在军队里待得久了,拉加德在一次前往元老院述职的时候,得罪了元老院的长老,然后他就被发配到这个毫无建功可能的南部军团。

拉加德并没有放弃,他依然坚持按照正规军团的操练计划来操练自己手下的士兵,而手下这帮老兵油子对这些小儿科的操练也习以为常。只有那些出身贵族的年轻军官会偶尔抱怨几句,他们来这里是镀金的,不是来拼命的。

按照加尔基元老院的规定,任何加尔基核心政务部门的主官必须要有三年以上的从军经历,而要进入元老院则必须要有五年以上的军队资历。这些贵族青年实在找不到比南部军团更合适的镀金圣地了,在这里他们不用担心上战场,毕竟他们的小命比普通人的要值钱。

“打起精神来,先生们,一会到我那去开会,我们很快就要上前线了!”拉加德高兴的对年轻的军官们喊道,他似乎没有看到手下这帮贵族军官脸色的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