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南部军团

“劳埃德,听说了吗,我们马上又要重新去打仗了?”说话的是南部军团的老兵乔,他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还有两年就可以退役回家了。

“是吗,乔?我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劳埃德曾经在帝国的精锐军团服役,他经历过无数次腥风血雨,现在听到即将再赴疆场的消息,他依然保持着往日的平淡。

“对那些贵族老爷们来说,这当然是个坏消息。”乔哈哈一笑,这些天那些贵族军官们似乎集中开始发病,有肚子不明原因疼痛的,有突然无法走路的,只有少数几个心高气傲的家伙正在准备华丽的盔甲,准备去战场上建功立业。

“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又多了领赏金的机会。相信我,乔,那些安息多人的脑袋很容易砍……”劳埃德刚准备讲述他辉煌的往昔,就被人打断了。

“我们都知道了,你曾经一次就砍了三个安息多人的脑袋,这些年我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说话的是路过的百夫长迈尔斯,他毕业于加尔基皇家骑兵学院,毕业后没有任何门路的他被分到了最没有前途的南部军团。

“迈尔斯长官,怎么有那么好的兴致来跟我们聊天!”劳埃德问道。

“还不是那些少爷们,现在他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现在很多工作只能由我们这些副手顶上。”迈尔斯有些无奈,他熬了这么久,没想到第一次升职竟然是如此的戏剧性。

“还好,有你们在,不然军团肯定得乱套。”乔嘟囔了一句,元老院似乎也知道这帮贵族少爷的脾气,所以给南部军团超编了许多毕业于军事院校的平民军官。现在,这些军官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迈尔斯长官,没什么好担心的。相信我,那些安息多人的脑袋很容易砍……”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当时一个人就砍了三个安息多脑子!你们忙吧,我得去看看其他人准备的怎么样了。”迈尔斯在劳埃德再次讲述他的光辉历史之前,找了个借口赶紧开溜。

“劳埃德,我真的怀疑你当时到底有没有砍下过那些脑袋。”乔一句玩笑话,却让劳埃德急了眼。

“你说什么?你竟然怀疑我,告诉你,乔,我当年可是在精锐的边防军团的百夫长。”劳埃德无意中说出了他曾经不为人知的身份。

“你竟然当过百夫长?”乔有些不敢相信。

“就是因为我砍得那三颗安息多人的脑袋,也因为那三颗脑袋我才来到了这里。”劳埃德似乎陷入了当年的回忆。

当年的劳埃德意气风发,一心想要在边境建功立业。当时的加尔基四处都没有什么战事,但是处于安息多边境的边境军团却时刻需要防备小股的武装越境份子。

安息多深处大漠腹地,由于远离产盐地,在安息多食盐的价格非常昂贵。而安息多人的邻居加尔基则有大部分国土伸入大海,加尔基的食盐便宜的几乎让人咋舌,巨大的利润差让很多安息多人和加尔基人加入了走私食盐的生意。

一开始加尔基并没有阻拦,但是当了解到其中巨大的利润后,元老院就在边境地带增设了关卡,对所有过境的食盐征收高额的商税。那些安息多商人怎么肯看着自己的大部分利润被加尔基元老院拿走,所以他们就开始由小规模的走私发展为大规模的武装越境。

这些私盐贩子靠着赚取的巨额财富给自己的雇佣兵装备了来自罗兰的铠甲和来自东方的刀剑,他们打算用武力来撬开加尔基人的边境封锁。

劳埃德就是在这时候加入了边境军团,他们隔三差五就会同这些食盐贩子干一仗,所以劳埃德对于安息多人的实力才会如此了解。在一次战斗中,劳埃德仗着自己的勇猛和战友的配合,砍掉了三个私盐贩子头目的脑袋,很快他就受到了嘉奖被提升为百夫长。不过很快,送去报功的脑袋里就发现了加尔基北方行省总督侄儿的脑袋,不巧的是这颗脑袋正好是劳埃德砍得。接过,刚刚被晋升了没几天的劳埃德就被发送到了南部军团,本来总督是不打算放过劳埃德的,但是不巧的是就在劳埃德被发配不久,总督大人就因为在跟政敌的一次辩论中急怒攻心,一命呜呼了。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经历!”对于这个新的故事,乔听得非常入迷。

“好了,快点准备去吧,我们马上要出发了。”

阿布扎伊此时正带着他手下的安息多勇士龟速前进,是的,没错,现在所有的安息多勇士都从他们的骆驼上下来,改为了步行。他们曾经骑坐的骆驼上已经装载了太多的财物,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乘坐,即使如此这些骆驼也无法快行,只能慢步行走。

看着已经转职为步兵的骆驼骑士,阿布扎伊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士兵也不轻松,他们个个身上都背着有名贵织物临时做成的包袱,包袱里面是各种各样的金银器物。

阿布扎伊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他获得的财物远比这些普通的士兵要多,现在这些东西就装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五辆大马车里。

现在还能骑着骆驼的不用看都是安息多军团的军官,这些人还保留着他们的体面,而那些低级军官则高兴的加入了士兵们的行列。

“太热了,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处林子休息一下。”阿布扎伊晃动着他的头巾,虽然沙漠里的太阳也很毒辣,但是加尔基这湿漉漉的空气可真是让人难以忍受,现在阿布扎伊感觉自己就像在蒸笼里一样,浑身上下都难受。

“前面不远就是了,那里有一片很大的丛林。”阿布扎伊的副手用手搭着望棚往远方望去。

“那就快点赶过去!”阿布扎伊丝毫不担心会遇到埋伏,那些胆小的加尔基城防军给阿布扎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说了,现在阿布扎伊已经没有高机动的骑兵前去进行侦查了。

拉加德此刻正带着他的军团埋伏在前面的丛林里,加尔基有很多高大的山脉,这些山脉周围总是有不少这样的丛林。这些丛林虽然植被茂密,但绝对没有原始森林那样的幽深恐怖。丛林里多数都有各种人工开辟的道路,加尔基人设计通行帝国各处的驿道时已经考虑到了舒适和便捷的问题,所以有很多驿道都设计在穿过从林的地方。

这么大一片丛林,隐藏一支军团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特别是这些老兵对于伏击这种事情多数都熟门熟路,虽然拉加德没有下达具体的指令,但是老兵们依旧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布置好了陷阱,设置好了自己的伪装。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等待不远处的猎物慢慢走进陷阱。

“终于找到一处凉快点的地方了!”先头的安息多士兵已经走进了丛林,丛林里的树荫总算给他们带来了一丝清凉。

听到自己同伴的感叹,后面的安息多士兵开始争先恐后的蜂拥着跑向树林,他们本来就没什么队形了,现在几乎成了一盘散沙。

纪律一直是安息多军官头疼的大问题,这些沙漠里出生的战士,似乎天生就散漫惯了。他们牵着各自的骆驼,随意的在林间的空地里穿梭,看到自己合适的地方,就连人带骆驼倒在地上休息。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手。现在让大家都准备好他们的弓箭。”拉加德悄悄下达了自己的命令,现在猎物刚刚走进陷阱,他知道这时候还不能心急。

骑着骆驼的阿布扎伊带着自己的副手和一众军官终于走进了丛林,虽然有骆驼,但是一向小心谨慎的阿布扎伊还是故意落在了士兵的后面。

“就是现在,放箭!”随着拉加德一声喊,一阵急骤的箭雨迅速的射向了分布在林间各处的安息多士兵。

“该死,有埋伏!”阿布扎伊刚走进丛林,没想到迎接自己的竟然是一波箭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