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主权

第三天的任务时,陈末又重新担当起了诱饵,可能老鼠们真的是颜控,随着陈末的暗自发力,收获又多了起来,最终最后一天一共猎杀了二百三十支异变老鼠。

当任务结束时,三人小队以四大学院第一的总成绩狠狠的火了一把,总计足足比第二多了三百多只。

成绩往往伴随着奖励,在获得了大量的学分后,三人小队的学院排名一跃从工商联合学院的倒数第二跳到了中游水平。

这可让一直倒数第一的胖子和达雅两人高兴的不行,蓝胖子更是抹着大鼻涕狠狠抱住陈末,大声哭喊着诸如你是我们的福星之类的话。

陈末到是没啥感觉,不过也不想打击队友的心情,只能挂上一如既往的假笑,装作开心的样子。

在经过第二次任务后,返回学校的三人在这学期倒是不准备再接任务了,已经远远超过之前几个学期的成绩令达雅和蓝胖子都很满足。

对于期末考试很佛系的两人也不像其他学生一样很努力的备战擂台战,所以在回到学校后,两人就被各自的家人给接走了。

只留下孤零零的陈末一个人回到教室继续上课,当然,上课对陈末也只是意味着睡觉罢了。

老羊圈胡子最近心情不错,原因自然是他们班级随着蓝胖子小队摆脱了倒数第一的位置,整个班级的平均分大大提高,这让一向瞧不起陈末的他看陈末都顺眼了不少。

“各位同学要好好准备期末考试,要知道每年的期末考试前三名都可以获得独自面见先知大人的机会,很多的学生借此机会直接晋升成为火炬,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拿个好名次!”

“就算没有拿到前三名,只要名次靠前,期末考试时超过一半的人类先知会来观赛,说不定哪位先知就看上你了,给你开开小灶,也是难得的机遇!”

“好好努力吧,下课!”

老羊圈胡子似乎很满意自己对学生们灌的鸡汤,屁颠屁颠的走了。

老羊圈胡子刚走,教室的大门便被一条大长腿粗暴的踹开,冰冷的声音传来:

“谁是陈末?”

班级里还未离开的学生在认清来的人是谁后,纷纷都吸一口凉气,议论声响起。

“天啊,那不是钟泽文吗?”

“嘶,这可是四年级学年第一啊,陈末哪里惹到这疯女人了?”

“我听说,在上次任务中,陈末把它弟弟手臂给捏爆了,估计是来报仇的吧!”

“啧啧啧,这陈末也不是个善茬啊”

“.......”

随着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仍然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黑发少年。钟泽文气势汹汹地走进班级,一掌拍在桌子上,冷冷的道:

“你就是陈末?”

这时,趴在桌子上的少年才缓缓起身,简单的伸了个懒腰,无视对方越来越黑的脸色,睡眼惺忪的问道:

“有事?”

钟泽文沉着脸,乌黑的眼瞳中压抑着怒火,

冷冷的出声道:

“就是你打了我弟弟?”

“你弟弟?”

少年疑惑的朝着钟泽文的胯下看了一眼,玩味的问道:

“我没打过你弟弟啊?”

钟泽文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混蛋!”便一拳朝着打来。

“咦”陈末刚发出一声轻咦,身体就倒飞出去,撞飞了众多的桌椅,掀起了大量的烟尘。

钟泽文在出了一拳后,也没有再动手,静静的等待着。

“有意思,类似于直感吗?”

烟尘缓缓散尽,暴露出毫发无伤的黑发少年,少年若有所思的盯着钟泽文上下打量着。

就在刚才,陈末依靠着一直以来的战斗经验快速做出了最正确的规避,但钟泽文的拳头像是带着导航一样紧贴着少年的运动轨迹打了过来,最终结结实实的打到了少年身上。

环视了一圈疯狂吃瓜的围观群众,陈末有些烦恼的叹了口气。

“人太多了,有些麻烦啊!”

钟泽文盯着毫发无伤的陈末,冷笑道:

“还算有点实力,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打我钟泽文的弟弟,这样,你废了他一条手臂,我也废你一条手臂好了!”

说完,钟泽文修长的大腿猛的一蹬地,化掌为人,直勾勾地劈向少年的左臂。

不少的女同学捂住了眼睛,害怕血液飞溅的血腥场面,而更多的同学则是有些不满,无论怎么说,在他们的班级里,这样欺负他们的同班同学,有些过了。

“叮——-”

像风铃版清脆的叮叮声突然响起,紧接着想不通溅落的水滴般,一圈一圈的向外扩散出涟漪。

只见,冲着陈末冲来的钟泽文保持着前冲的姿势静止在空中,在空中的钟泽文挣扎着不断说着什么,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陈末松了口气,惬意的出声道:

“来的真及时啊,阿莉西亚!”

银发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陈末的身前,阿莉西亚蓬松的银发飞舞着,像是降临人间的精灵。

先是狠狠的瞪了陈末一眼,似乎在怪罪为什么陈末连招惹的敌人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女,之后少女用更加冰冷的眼神盯向了仍在半空中挣扎的钟泽文。

仅仅是被阿莉西亚的眼神注视着,钟泽文便感觉有一座巨山压在自己的身上,根本喘不过气来。

前方传来的凶狠的气势让她感觉仿佛眼前的少女根本就不是人类,像是钟泽文曾经小时候见到过的第九天灾一般,不,比第九天灾还要恐怖!

眼看钟泽文的精神就要崩溃掉,陈末赶忙拍了拍阿莉西亚的小脑袋,俯身到少女的耳边说道:

“可以了,阿莉西亚,这里是学校,人太多,太张扬的话会暴露的。”

阿莉西亚这才冷哼一声,空中的钟泽文应声掉落在地,直接在精神和心理上的双重羞辱下昏了过去。

阿莉西亚强势地反搂住比他要高上半个头的陈末,然后在陈末一脸懵逼的表情中冷冷的开口道:

“我不管你们是谁,在陈末上学的这段时间里,再敢招惹陈末,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还有,女生都离陈末远一点,陈末他只能是我的!”

少女霸气的主权宣言响彻在偌大的教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