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陪伴

“据属下现在了解到的情报,斯芬奇口里的加文应该指的是加文·马卡罗夫。”

吉克艰难的吞了口唾沫,看着坐在长椅上亲昵互动的少年少女,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加文·马卡罗夫?”陈末张开嘴巴咬住阿莉西亚喂过来的苹果,支支吾吾的说道。

“是的,加文·马卡罗夫是工商联合学院的四位副院长之一,同时也是人类中较有名气的一位先知。”

“他早年是的称号是雷电之子,拥有雷电规则系的最顶尖强化,先后参加了对马德里,莫琳和雅达克里斯大人的讨伐战,战功赫赫。”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正值壮年的他在经历过对雅达克里斯大人的讨伐战后,突然退出前线,加入了工商联合学院,开始了科研生涯。”

吉克一口气把自己打探到的内容说完,之后便恭敬的把头低下,生怕惹的长椅上的两人不喜。

偷偷瞥了一眼陈末和阿莉西亚,只见陈末一脸惬意的躺在少女白嫩修长的大腿上,少女齿白唇红,温柔的抚摸着少年的黑发。

察觉到两人压根没注意自己的吉克差点喷出一口老血,陈末没有叫他走,他也不敢走,在这里站着,既要承受狗粮的贴脸打击,又要忍受装孙子的心灵屈辱。

吉克: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良久之后,陈末才慢悠悠的开口道:

“好的,我知道了,继续打探更多关于他的消息,你可以先走了。”

吉克大叹一口气,裹紧黑袍子,无视周围学生怪异的眼光,急匆匆的逃掉了。

只留下躺在学校长椅上的两人,就这样享受着属于彼此的时间。

陈末躺在少女腿上,轻嗅着少女身上茉莉花般的清香,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天空上在地狱里从未出现过的人造太阳散发出温和的光芒,风儿有些喧嚣,吹过银发少女黑色的长裙,裙子上的蕾纱轻轻的摩擦在长椅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真好呢,阿莉西亚低头打量着小憩的少年,细碎的刘海随着少年平躺而倾斜,长长的睫毛轻颤着,阳光打在少年刀削般的脸颊上,别样的和谐。

少女浅浅的笑着,心中默念:无论是在太阴,还是在地狱里,抑或现在来到的天堂基地,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哪怕是死,也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陈末做了一个很熟悉的梦,或者说他至今为止一直在逃避的事实。

焰火喧嚣尘上的黑夜里,少年的左腿上的血洞已经凝痂,大片大片的烧伤令少年看上去无比的狼狈,泥土、鲜血、炸药残留的石灰形成的混合物在少年的身上不匀称的分布着。

少年还有着微弱的意识,他睁开肿胀的双眼盯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与此同时庞然大物同样注视着少年。

想要我的身体吗...少年笑了,在意识模糊前,看到的是一只充满高贵的金色巨瞳。

陈末忽的起身,嘴唇不偏不倚的与低下头来的少女的红唇碰到一起。已经不知道接吻过多少次的两人并没有觉得尴尬,双唇自然的分开。

“做梦了?”阿莉西亚关切的问道。

“嗯”陈末又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感受到少女担心的眼神,陈末揉了揉阿莉西亚顺滑的银色长发,轻声道:

“不用担心我!先告诉我计划准备的如何了。”

阿莉西亚很享受少年的亲昵,一脸幸福的开口道: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雅达克里斯的躯干和双眼,只需要再找到头颅和手臂就可以复活他了。”

“现在,马德里那边已经知道了手臂的下落了,而头颅至今不知道身在何处,计划仍然难以实施。”

“我知道,当时让我入学的目的就是探查头颅的消息。”陈末点点头,接过话来:

“不过我现在已经有眉目了,你还记得雅达克里斯的双眼是在哪里发现的吗?”

阿莉西亚歪了下小脑袋,双眼闪过一丝明悟之色,说道:“你是说那只猫,不对,是那个老教授,不不不,是那个加文!”

陈末微微一笑:

“八九不离十,估计雅达克里斯的头颅就在他手中。”

“那就继续按照计划进行吧,不过到时候人类一半以上的先知都在...”阿莉西亚担忧的问道。

陈末瞳中金色一闪,没有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能源科技公司F区分公司的小公主最近心情并不是很好。

尤其是上次下意识的想要去抚摸陈末的脸蛋后,少女的梦中最近总会有出现陈末的身影。

陈末同学真的很好呢,达雅躺在自己的床上,默默的想道。

想和陈末同学一样的强大啊,可是....想到了自己那屁用没有的性格强化,少女发出一声苦笑。

就在达雅不停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声音传来:

“想要变强吗,我的孩子!”

霎时间,在达雅的视角里,一切都变成了金黄色,紧接着,达雅惊奇的发现一切都变的静止起来。

一道看不清身影的金色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达雅的床头,身上散发出无比圣洁高贵的气息。

达雅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是....什么人?”

身影挺直了身躯,他的身后出现了无比浩瀚的星图,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

“我是你的父亲,不要惊讶,所有的人类的都是我的孩子,是我创造了你们。”

少女瞪大了眼睛,发出惊呼声:

“你,你是地球意识?”

威严的声音变得温柔了些许:

“没错,我的孩子,其实我们很早就应该见面了,我已经期待好久了。”

“地球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达雅小心翼翼的发声道。

“我的孩子,你身上有着独一无二的才能。”

地球意识裹着金光的手轻柔地抚摸着达雅的小脑袋。

像是回归到母亲的怀抱一样,大手的抚摸让达雅格外的舒适。

“我有才能吗,可是您只给了我最没用的性格强化啊...”达雅委屈的说道。

金色身影摇摇头,开口道:

“才能并非是我赐予你们的,是你们本身具有的,你的才能是我见过至今为止最特别的才能,它让我看到了在先知之外人类新的出路。”

“———-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