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葬礼

斯芬奇作为工商联合学院的老教授,在整个天堂第一学院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至少他的葬礼那天,所有的工商联合学院的师生集体默哀了三分钟。

卡隆·奥科吉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老爷子已经八十多岁了,但腰板儿依然笔直,花白的头发被梳理的整齐,看上去精气神很足。

天堂里是没有雨天的,在天堂基地里人造太阳永远会挂在白天的上空,而在夜晚熄灭。

所以,这群哀悼的人穿着整齐划一的西装打着雨伞,单纯的只是模仿旧时代的葬礼,创造出一些仪式感。

王修是工商联合学院的另一位副院长,虽然他并非人类先知,但他拥有和先知不相上下的力量,被称为最有可能成为先知的人之一。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家伙。”王修个头不高,但长的很英俊,消瘦的脸庞,蓬松的三七分,更吸引人的是他那刀锋般尖锐的目光。

卡隆·奥科吉收起雨伞,眼睑下垂,出声道:

“我也不喜欢他,但不可否认,他为人类做出了很多贡献。”

王修看着又些消沉的老朋友,他轻叹了一口气,手抬起一半然后又放下了。

“当初,我就不认同,他和马卡罗夫那家伙进入学校。这几年,他们坑害了不少有潜力的学生。”

是的,早在加文带着他派系的人意图要加入工商联合学院时,当时还是卡隆·奥科吉学生的王修就带头提出反对。

因为当时的加文·马卡罗夫刚刚退出前线,先是去往天堂第二学院成为了半科半教的学士,后来又因为对学生的人体试验而被第二学院驱逐。

离开了第二学院的加文当时人人喊打,最后找到了多年的战友卡隆·奥科吉,卡隆顶着无数的争议,将加文收入工商联合书院,一时也收到了不少质疑。

“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王修冷笑着呶了下嘴。

穿着一身白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加文撑着黑伞走了过来,他面无表情,眼角比常人要宽上一些,鹰钩般挺翘的鼻子令他看上去高高在上,超出常人一等。

加文虽然看上去年轻,但他实际的年龄并未比卡隆·奥科吉小多少,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到一起,一高一矮,一个目光如炬,一个眼神淡漠。

卡隆·奥科吉率先开口了:

“他是你养大的孩子,你应该来看看的。”

斯芬奇五十二岁,加文七十六岁,在斯芬奇八岁的时候,加文正式遇到了在雪地里奄奄一息的斯芬奇。

(虽然天堂基地没有雨天,但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先知来操控雨雪,模拟旧时代的环境!)

盯着眼前苍老的男人,加文轻轻点头,便跨了过去,直奔斯芬奇的墓地。

“唉!”

王修看着腰板虽然挺直,但难掩苍老之态的院长,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是奥科吉的学生,他知道这个老者的追求和抱负,也知道他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这些年都做出了怎样的努力,甚至不得不做出违背良心的选择。

老人的肩膀并不宽大,反而有点类似女人般瘦小,但他的肩膀上扛了太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有压垮老人的腰,但压垮了老人的灵魂!

加文来了,老人也没理由再留下来了,他收起黑伞,化伞为拐,和王修一起离开了墓地。

在墓园的不远处,是一家专门为扫墓的准备的休息驿站,一男一女正一边惬意的喝着果汁,一边看着墓园中进进出出的人群。

“马德里那家伙还真是聪明呢,那个进去的家伙就是加文·马卡罗夫吧,果真在墓地出现了。”

阿莉西亚咬着吸管,盯着远处穿着白袍子的男子。

陈末的目光却并没有在加文身上,反而是在挺着腰板儿的老人。

“诶?陈末,那个老头走过来了诶?要不要做掉它?”阿莉西亚轻轻怼了下发呆的陈末,陈末这才反应过来,咧嘴一笑道:

“不用!”

老人和王修不紧不慢的向着驿站走来,陈末和阿莉西亚也不紧不慢的等待着。

很快,老人就进入了驿站,手里的雨伞砸在地上,发出“吭吭”的响声。

在距离陈末只有半张桌子的距离处,老人停下脚步,身后的王修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一把匕首。

平静的看着的盯着自己的少年,老人沙哑的出声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陈末轻笑一声,礼貌的回答道:

“当然可以,尊敬的卡隆·奥科吉先生。”

“你认识我?”老人平静的入座,整个过程显得十分的柔和。

“大名鼎鼎的人类英雄又有谁不认识呢?”陈末冷笑道。

“我是人类的英雄,但不是你们的英雄。”老人拿起菜单,没有任何语气波澜的说道。

听到老人回答的阿莉西亚立刻起身,同样老人身后的王修也迅速摆出戒备姿态,少女刚想动手,就被陈末抬手制止住了。

“我本以为你和马德里的合作要因为斯芬奇的死而终止了呢!”陈末喝了口果汁,平静的开口道。

是的,无论是陈末以一个地狱子民的身份入学,还是在学校里杀死一位有名的教授而没被发现,一切都和眼前的老人有关。

具体发生了什么,陈末也不太清楚,他只知道在他进入天堂之前,马德里和老者做了一步交易,然后马德里告诉他,在进入工商联合学院后,有事情可以找老者而已。

“我并不知道,加文把头颅藏在哪里。”

老人把话题岔开,似乎并不想谈论关于交易的事情。

服务员已经把老者点好的菜上齐了,老人拿起刀叉,慢条斯理的说道:

“墓园里有很多沉睡的人类英雄,他们的沉睡不应该被打扰。”

陈末冷冷的凝视着老者许久,才开口道:

“这是你的条件吗?”

老者没有说话,将自己埋在饭菜中,虽然拿着刀叉,但老者吃饭的动作一点也不优雅。

看见老者没有搭理自己,陈末也未再多说,拉起了阿莉西亚的手,向着驿站出口离去。

“喂,大英雄!”已经半只脚踏出驿站的陈末突然回头道:

“当英雄可是很累的!”